在江九晗叽哩哇啦的喊叫声中,龙晋额角青筋迭起,边努力稳住身形,边伸脚去踹他,但江九晗灵活得很,不但躲过他的脚,还始终抓着他的腰带不放,当二人你拉我扯落到地面时,龙晋的腰带都被他扯掉了一半,幸亏里头还有贴身衣物,否则就要闹个大笑话。

    “滚开!”

    龙晋忍无可忍,用力打掉江九晗的手,现在落到地上,江九晗也无须抓他了,往后一跳避开龙晋,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朝四周眺望道:

    “果然有另一番天地,这是个什么地方?”

    龙晋狠狠剜了他一眼,恨不得拿刀捅死他,边系腰带边恶声恶气地道:“我怎么知道!”

    江九晗也不介意他的态度,随便选了个方向迈腿朝前走去,他的侍卫连忙跟上,而龙晋那边的侍卫则小心询问主子的意思:

    “少主,咱们要跟上吗?”

    龙晋不想和江九晗一起,但江九晗这个招财体质又让他舍不下,咬了咬牙,还是道:

    “跟上!”

    一行人往前走了没多远,江九晗就咦了一声,指着前方道:

    “那不是那什么魔君么?”

    龙晋定睛一看,果然瞧见远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正是和他们一同进入通天塔的七鵺。

    而在这道身影之后,则是一道立于天地之间的庞大石门,即使隔得这样远,仍能感觉到门上传来的悠远古朴气息,仿佛一头沉睡万年的古龙,等待着被人唤醒。

    “那是…通向何处的门?”

    龙晋不由怔住,脚下一时忘了迈步,江九晗却眼睛一亮,嗖地向石门跑去,又在离七鵺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下,谨慎地绕了个大圈,生怕离他太近。

    七鵺看着主动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江九晗,冷冷嗤笑一声,眼里露出一抹讥讽,倒是没有对他出手,这时龙晋也走了过来,向他一抱拳,恭敬有礼地道:

    “见过魔君,晚辈一行人寻找试炼出口时看见了上面的旋涡,便被带到此处,不知魔君来了多久?可有什么发现?”

    七鵺虽厌恶江九晗,但对龙晋却并没有什么恶感,就算是看在海主的面子上,他也不会无视他。

    “我也到这里没多久,正在研究这扇门。”七鵺答道。

    龙晋看向石门,面露疑惑:“这里居然凭空立了扇门,也不知有何用意?”

    正在这时,已经靠近石门的江九晗上下左右瞄了个遍,没瞧出什么端倪,就大着胆子伸手去摸其中的一个龙首。

    林妙妙一惊,下意识就要喊他住手,但她声音还没出口,江九晗的手已经放到了龙首之上。

    林妙妙蓦地睁大眼,心口猛地攥紧,几乎已经预见到下一息会出现的汹汹龙影,将江九晗撕碎或者重创。

    而七鵺也被江九晗的举动吸引,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个不可察觉的弧度,似乎很期待即将降临在江九晗身上的事。

    然而下一刻,却并没有出现两人以为的画面,江九晗的手在龙首上摸来摸去,仔细端详龙首的模样,口中念念有词:

    “这龙头雕得还挺逼真的嘛。”

    那只龙首在他的触碰下没有产生任何异状,就好像真的只是一尊寻常石雕而已。

    七鵺瞳仁微缩,紧接着眸色就是一沉,此人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何没有触动石门上的禁制?

    亦或是…那龙影有触发条件,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出现?

    ————————————————————————————————

    七鵺的心情变化:暗自窃喜→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