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那又是一年入学季。

    青涩懵懂的少年人怀揣着对四月美好的憧憬踏进校园,匆忙的脚步卷起飘飘扬扬的樱花瓣,给春日阳光带来一场浪漫的樱吹雪。

    同样也卷起少女的裙摆。

    素白的手指压在红黑两间的格子裙上,还是不太习惯日式制服的少女无奈一笑,顺着台阶拾步而上。

    飘摇纤瘦的身躯转而消弭于一众新生里。

    柔姬挽起碎发,露出精致的耳骨,不经意间往后一瞥,一抹跳跃的红色划过眼角,却又随着她不停歇的脚步消失殆尽。

    ——唔,霓虹的发色真的好多啊。

    清冷的眸子微微一弯,随意感叹一句后,少女便抛之脑后。

    ……

    飞机上空气有些干燥,睡在角落的长发女人无意识地扯了扯眼罩,窝在头等舱座椅上的身体挪动了好几次。

    几声呓语后,额角微微的细汗冷不丁地凝成珠,顺着光洁的脸颊滑下。

    早就注意到这边的空姐机灵地走过来,扬起亲切的微笑,俯身正要柔声唤醒她。

    “女士,女……”

    空姐突然噤声。

    ——一只手从斜里出现,制止了她。

    ……

    太聒噪了。

    柔姬低垂下眼眸,鸦羽般的睫毛完美地遮挡住她眼里的不耐烦,抬头间却又是一幅纯然无辜的模样。

    “……成天一副可怜样,你他妈的装给谁看呢!”

    「婊子!」

    站在面前的女生满眼戾气,本该姣好的面容也被盛气凌人的姿态扭曲得不成样子,从柔姬的角度看,只觉得她眼线都要飞出脑门了。

    “好了吧,她也没做什么……”

    “呦!这就迫不及待护上了?!”

    「妈的又勾引人!真想划烂她的脸!」

    刚要开口劝说的男生立马被蛮横的女生呛了回去,尤嫌不够,机关枪一样的讥讽嘲笑突突地横扫整个教室。

    “嗤!怎么?成天跟人家献殷勤,也没见她多看你们一眼啊?呵,人家大小姐是你们肖想的吗,你们……”

    好吵。

    柔姬低下头暗自摁了摁心口。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总是躁动的,在这开放的校园风气中,她喜欢他,他又喜欢她的戏码层出不穷,暗恋更是一杯水、一支笔、一句话的事。

    但他们又同时是要面子的。

    成绩好,长得漂亮,性格又好的女孩儿总是被推上“女神”的宝座,在女生的嫉妒中、男生们红着脸窃窃私语中被献殷勤。

    但私下里打趣是一回事,被当众说出来,还是被如此阴阳怪气地说出来,就显得很“掉价”。

    「艹,这臭女人嚷嚷什么?!」

    就像现在。

    即使“女神”被人羞辱,一众男生涨红了脸也不敢出头。

    甚至……

    或许心里还有点儿隐秘的快感?

    毕竟高高在上的女神从不对他们亲近,疏离又礼貌,好似一尘不染,此时的“脆弱”就显得“难得珍贵”。

    更何况,反正她也听不见。

    「他妈的,一个残废,傲什么。」

    从来没有人问过女孩儿的意见。

    但女孩儿本人其实也不在意。

    被蛮横霸道的不良女生拦着无法离开,柔姬百无聊赖地掰着手指玩。

    太无聊了。

    淡漠的眸子扫过周围的人,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

    她还记得刚入学的时候,被班主任特意点出她有听力障碍,请大家多照顾她时,同学们的亲切和怜悯。

    转眼还没一个学期,眼前的种种与当初对比,真是……

    少女静静地坐在自己座位上,仿佛与周围的闹剧隔了一层屏障,无端生出些寂寥的味道。

    少年和好友一脚踏进教室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啧。」

    少女若有所闻地抬起头,双目对视。

    「好傻。」

    周防尊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野兽般的气场惊醒了一场闹剧中的众人,围在外围的男生惊慌地回头,此时才发现那个像狮子一样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周,周防同学……”

    “滚。”

    低哑的嗓音从喉咙中溢出,含混着不耐烦的情绪。

    教室里快要被捅上天的气氛顿时冷寂下来。

    盛气凌人的女生不甘心地离开,强撑着姿态却不敢与周防尊对视。

    仿佛一只误入雄狮领域蹦跶的麻雀。

    柔姬看得有些好笑。

    还未笑出声,身边一股热气渐渐靠近。

    快晚秋的季节,少年的同伴都穿上厚实的外套了,他还是一身短袖。

    偏偏这样,身上还总是散发着勃勃的热气。

    一靠近就觉得要被灼烫。

    柔姬收敛了压根未露出的笑容,下意识地垂下眼眸,翻书的手却又忽得一停滞。

    ——「她为什么怕我?」

    身边人的疑惑清晰地传入她的心里。

    ……

    空姐顺着那只手疑惑抬头。

    男人略显清瘦,身材颀长,沉静的目光迅速在女人身上停顿扫视,看她未醒,这才转向空姐。

    他脸上的细框眼镜透出几分知性的气质,有礼地颔首,嘴边还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笑意,然而男人周身隐隐的压迫感却让空姐的心突然紧张。

    ……她之前怎么没注意这位帅哥?

    宗像礼司并不关心空姐的想法。

    他视线一直若有若无停留在睡不安稳的女人身上,清隽的眉头微微一皱,转而松开面向空姐。

    “请给我一杯温水,一条毛毯,谢谢。”

    特意压低的声音让空姐了然,专业的服务态度让她并未多问,只微笑着点点头,不一会儿就送来了东西。

    男人礼貌地接过,委婉地告知暂时不需要服务,空姐识趣地拉好这一侧的帘子,轻手轻脚离开了。

    一边走一边内心还在感叹这一对情侣的颜值。

    啊啊啊啊那帅哥也太体贴了,好帅呀!

    ……

    柔姬捂着头醒来。

    梦境的内容已经模糊不清,但留下的后遗症却让她仿佛比没睡前更累了。

    「醒了?」

    手指一颤,柔姬慢慢放下手,微微转头。

    午后的阳光明媚柔和,透过玻璃窗洒在教室里,然而在这个冬日却不足以让她温暖地睡个午觉。

    肩膀上搭着的外套让她稍稍有些诧异。

    唔,看来她的同桌终究还是个人类,冬天还是要穿外套的。

    她还以为他要一年四季都以短袖度过呢。

    “谢谢。”

    少女的嗓音细软发绵,却又像是久未开口一样艰涩。

    也是,十个聋子里面七个都被动成了哑巴。

    就算是能靠唇语正常读书上学,也少有同学与她交流;少女在老师眼里又过于乖巧懂事,怕戳到她痛点,就算是提问也少有点她。

    久而久之,她也就不怎么说话了。

    柔姬将外套还给红发少年,又恢复成了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安静地置于教室这一角。

    周防尊淡淡点头,随意将外套塞进桌洞里,身旁找他说话的十束多多良却不如他淡定,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透出两分不带恶意的惊奇。

    亚麻色的发梢划过柔姬的视野,她抬头静静看着十束。

    他不知何时绕到她这边了。

    “啊抱歉……是不是打扰你了……”

    青涩的少年屈指挠了挠脸,微偏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一时间没意识到眼前这尊“娃娃”是听不见的,在看不见他正面的时候,也读不到唇语。

    「……只是想跟她说,她声音很好听。」

    「以后可以多说说话。」

    「唔,不知道多说话对听力有没有帮助……」

    柔姬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十束多多良的“声音”虽然也像普通人那样繁多,但却让她并不觉得嘈杂或吵闹。

    或许是,他内心的想法都很温暖、很阳光吧。

    ——就像……

    柔姬微微侧脸,红发少年像只慵懒的狮子一样,又在阳光下趴着了。

    ——就像她同桌身上的温度一样。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很少能听到周防尊的“声音”,但不可否认,这样的“安静”让她很舒适。

    ……

    空姐眼里很体贴的男人此刻正抱着女人喂水。

    “唔……”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柔姬的喉咙,长舌将裹着的水液慢慢送入她口中,滋润了干涸的唇舌,藏青发男人敛下眉眼,细细感受着舌尖的润滑和软嫩,不舍地勾了勾她敏感的上颚,退出时带出一条银丝。

    “又做噩梦了吗?还是……梦到谁了?”

    轻声的叹息自然得不到回复,宗像礼司吻去她唇边的水液,眼里氤氲着不明的晦涩,转瞬又变清明。

    盖着毛毯的女人被抱着半卧在他怀里,侧脸贴在宗像礼司颈项边,即使被哺喂了半杯水也没见醒,像是沉浸在什么中似的。

    男人轻轻拍抚着她后背,缱绻缠绵地吻她,另一只手从下面伸进毯子中,摸进柔姬细腻的腿根……

    “唔嗯……”

    ……

    即使高中生活不怎么顺心如意,时间也不会停下一分一秒。

    所有人都仿佛忙碌起来一样,或是准备出国留学,或是准备升学考,又或是找工作。

    柔姬收起国外几家大学的offer,窝在天台晒太阳。

    太奇怪了。

    她抬手遮挡在眼前,眯着眼看天上的云。

    明明惧怕这种耀眼的光,却又贪恋它的温度。

    害怕灼伤,又忍不住靠近。

    啧。

    柔姬晃神般地闭了闭眼,再次睁眼时已经被笼罩在了一片阴影下。

    金发少年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拉她起来。

    “躲在这里做什么,柔姬?”

    「还真是小孩子。」

    少女太轻,稍一用力便被拉得往前一扑。

    柔姬闻到了草薙出云胸口的烟味。

    她不讨厌他们抽的烟的味道,但不明白还是高中生的他和周防怎么会喜欢烟。

    “不去复习在这里做什么?”

    草薙还在问之前的问题,看着柔姬的目光稳重温和,浓浓的京都口音磁性低沉,像平成年代的贵公子一样。

    柔姬这才恍然,哦是啊,他们已经成年了。

    “不用复习。”

    少女开口说话还有些不习惯,却比之前流利了许多。

    草薙忍不住一笑,也难怪多多良老拉着她锲而不舍诱她多发音,这么好听的声音藏起来真是浪费了。

    “唔,小公主还蛮自信的,哈哈,要不要跟我们考一个学校?”

    柔姬平静地摇摇头。

    草薙比她和周防、十束都高两级,却宁愿留级也不毕业,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今年似乎是要陪同伴吧,终于有了毕业的打算。

    至于剩下两人,周防虽然一幅不良的校霸形象,但其实成绩很好,倒是十束稍微差一点,但考学也没问题。

    柔姬再次摇摇头,垂下眼眸。

    她似乎有些热了,便退到了天台的阴凉地。

    金发少年习惯性地摸出了打火机,却只是在手上把玩,橘黄色的火苗一闪一闪。

    见她摇头,草薙只是笑笑,心里有自己的思索。

    两人静静地晒了会太阳,就在少女快要昏昏欲睡时,手指一阵颤动。

    ——「你在躲尊吗?」

    毕业仿佛也是一转眼的事。

    柔姬陪安娜去吃了她喜欢的蛋糕。

    她的班主任栉名穗波,同时是她的小姨,安娜的姑妈。

    不同的是,她和安娜皆是具有特殊能力的权外者,而穗波只是普通人而已。

    ——权外者,指超出德累斯顿石盘系统王权体系之外,天生具有特殊能力的人群或动物,无需依靠王权者即可自行使用力量,是无主的能力者。

    柔姬默默回顾了一下这个定义。

    她和安娜的父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早逝,但似乎都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关。

    然而接触到这个与众不同的领域后,她和安娜都清楚,在这看似平凡无奇的社会生活下,到底隐藏着些什么样的秩序和混乱。

    她和安娜无力追究过往的事情,却也不想掺和进去。

    即使她们一个“听力障碍”一个“视力障碍”,也不妨碍想要平静的生活。

    被周防尊找来是柔姬想过也没想过的事。

    栉名穗波是他班主任,而且是信任他的班主任,有这层关系在,他想找她很容易。

    但她并不觉得此刻的关系还合适。

    赤之王。

    他已经成为了王权者。

    ——德累斯顿石盘系统王权体系下的社会与普通人的生活有着巨大的差异,所以,处在王权体系下的人基本都会若有似无地远离普通人,包括过往的朋友,是种保护,也是种疏远。

    毕竟不是一个世界了。

    “你是权外者。”

    沙哑低沉的嗓音不容置疑地传到柔姬耳朵里,让她耳朵酥酥的,不禁一愣。

    ……头一次真正听到声音,感觉很奇妙。

    柔姬迟疑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

    王权者的能力吗?

    “……是。”柔姬不知他怎么知道的,但在这个系统下终归也不是秘密,她抿了下唇,低头承认。

    周防尊大刀阔斧地坐在她身边,仰着头靠在沙发上,懒散的状态仿佛又回到了学校一样,体内暴躁的情绪与躁动的力量同时安静了下来。

    柔姬有那么一会儿的茫然,在她家的客厅里,这位的姿态比她还像主人家。

    男人突然轻笑一声,长年吸烟的嗓音沙哑得厉害,只这一笑便有些颗粒感一样,磨得柔姬耳朵发麻。

    他问她:“我被石盘召唤的那天,你在吗?”

    被德累斯顿石盘召唤,也就是成为赤之王那天。

    柔姬眼神微动,摇了摇头。

    「说话。」

    这一句是直接传到她心里的,柔姬手指一颤,下意识扣住了沙发。

    “不在。”

    周防尊淡淡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意外,他身上还残留着万宝路的味道,这味道随着他起身离开,留在了柔姬家客厅里。

    少女迟疑地打开手机,最终却没拨出去。

    草薙之前说,十束也有安抚周防能量暴动的能力,那应该不会想到她,刚才估计是随意一问……吧。

    她忍不住摸着后腰想。

    ……

    “唔嗯……”

    女人在睡梦中蹙眉,控制不住地呻吟出声,却被抱着她的男人温柔吻住唇,吞咽了尾音的缠绵。

    修长的指节埋在女人湿软的花谷里细细摩挲,顺着敏感的褶皱甬道抽插顶弄,偶尔摁着花穴内的一点撩拨弹压,惹得女体颤颤巍巍地娇吟,试图并起双腿。

    欲望在毛毯的遮盖下肆意蔓延,宗像礼司勾着笑慢慢抚慰女人,将缓慢的快感推给她,任由她难耐不住,在他怀里扭动。

    毛毯渐渐滑落,露出早就被男人剥光的赤裸躯体,情欲的细汗凝在雪白的肌肤上,熏蒸出一片粉嫩,在飞机的头等舱内,隔着一道遮掩旁人视野的布帘,痉挛着献祭给云层上的高空。

    广播传来飞机即将落地的提醒,宗像礼司不慌不忙,抱着颤抖的女人像哄孩子般拍抚,诱她从性欲的高空缓缓降落。

    抽出的手指上沾染了晶莹的液体,男人勾着唇角舔去,垂眸品味,似是不太满意般紧了紧眉头,旋即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来,又从毛毯下送进她还湿润的体内,这才松开眉心。

    寥寥开胃菜不能让男人尽兴,却也足矣让他愉悦,宗像礼司仔细梳理好睡梦中柔姬的头发,又给她穿好衣服。

    飞机落地正是夜晚,斜斜的月光下,女人妩媚的腰间有什么红色印记一闪而过,像是半个纹身一般又隐藏在拉高的裙子中。

    宗像礼司轻松抱起酣眠的柔姬,路过微笑的空姐时点头示意,轻声走下飞机。

    留下空姐在后面咬手绢,妈耶,这什么绝世好男友哎。

    ……

    收到十束的求救信息时,柔姬正在商场里买衣服。

    [快来,王的力量控制不住了!]

    微微一愣,柔姬没多想就往酒吧赶去。

    虽然不想掺和进来,但王权者的暴动可不是小事情,一旦力量的强度接近威兹曼临界值,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会掉落!到那时候,就不是死一两个人的问题了!

    ……

    …………

    话是这么说。

    “你确定?”柔姬疑惑地问。

    十束拽着自己亚麻色短发打着哈哈,拼命使眼色给吧台后的草薙。

    金发男人看着成年了也还跟小孩似的十束无奈一笑,转过头来示意柔姬看酒吧里那一群满脸写着“怎么还没有架可打”的颓废众人。

    ——王怎么可能暴动啦。

    柔姬默默看了眼一脸不好意思的十束,瞥过脸去。

    晃着小脚丫,坐在吧台吃番茄蛋包饭的安娜歪歪头,拿起红色玻璃珠对着柔姬。

    另一边草薙倒了杯果汁推给少女,替十束说话:“柔姬别怪他,他只是担心王而已。”

    少女静静回看他。

    草薙揉了揉她头,温和的声音还是那熟悉的京都味,他又去擦他那古董吧台。

    “尊为了控制力量,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一直半睡半醒的……最近好多天不出门了。”

    柔姬听着,慢慢喝果汁。

    她一直游离在系统边缘,不想太多踏进来。

    总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告诉自己,会有危险。

    自从那次周防尊找她之后,她虽然没有和他们断了联系,但也是很久才来一次酒吧坐坐,多数也是来找安娜。

    是的,安娜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第叁王权者赤王的氏族。

    但因为安娜的能力之一便是能够感知未来,所以柔姬并没有多问。

    她们虽然是亲人姐妹,但彼此尊重,更何况,周防尊也是安娜救命恩人,柔姬自己保持界限,但不会阻拦安娜的决定。

    “姐姐。”

    穿着洛丽塔洋装的女孩轻轻开口,白色的长发随着她说话微微摇晃,柔姬闻声看来,安娜正透过红色玻璃球看她。

    “姐姐的身上,有好多颜色。”

    纯然的声音有种超乎年龄的成熟,但终究是个孩子,安娜说出了自己看到的,却说不出为什么,忍不住有些气闷。

    柔姬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结论,并没有什么表情,倒是草薙和十束有些惊讶。

    他们以为,不论怎样,就算有颜色……那也该是红色……

    算了,也许安娜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呢。

    草薙安慰自己。

    倒是十束多多良,抱起吉他后又笑着对少女说:“既然来了,就去看看王吧。”

    柔姬看了看二楼。

    ……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柔姬暂时离开了日本。

    也因此,认识了同样跳级、同样天才、同样来国外留学的宗像礼司。

    而命运的转轮总在不经意间重复命运。

    宗像礼司,第四王权者,青之王。

    作者:

    感谢大家……老实说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可爱等待更新,觉得受宠若惊,不过现在无法支撑日更也是真的,毕业后叁次元事情就无厘头得繁琐,大家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来看看,我就很感动了,么么~

    至于abo剧场,有一部分原因是觉得自己写不下去,并不是没有灵感或者xp,是怎么说呢,总觉得写了正文后,对人物就有感情了,在abo剧场里调教就'下不去手',整个就是'麻爪'的状态,要平衡爱与调教的度,就很难,所以先放放吧,要是有灵感会再写的~

    不知道大家喜欢《k》的设定吗?感觉看这个的可能没那么多,大家选择性阅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