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当场抓包的何轻就像被拎住耳朵的兔子一样。

    毫无挣扎能力。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被成壑撞见!

    本来跟林秉川已经聊的差不多了,何轻委婉的表示了自己坚定的决心,不想跟他打交道。

    林秉川对她的喜欢已经不掩饰了,何轻也没有办法装作不知道,况且成壑这样介意,她……唉,虽然林秉川长的很帅,但是她是个有节操的人呀。

    她自认态度和蔼,说完一番话后,林秉川只叹了口气。

    好吧。他这样说道。

    何轻点点头,打算再说几句场面话就走人,她出来已经有好一会儿了,再晚点说不定成壑都回来了。

    结果她忽然感受到一阵凉意,坐在她对面的林秉川看着她后面,露出一个微微惊讶的表情。

    何轻心跳的飞快,她有种不好的感觉,战战兢兢的扭头一看。

    差点没晕过去,成壑正在不远处站着。

    气温一下子跌倒零下。

    所以——裴欢看着哭的两只眼都肿起来的何轻,有些无语:你就这么被当场捉奸了?

    何轻哭的更大声了,拿手里的抱枕锤她:没有!不是捉奸!我……哇啊阿啊阿啊阿——

    她一边哭一边打嗝,抽抽噎噎道:我真的不喜欢林秉川,成壑,我怎么知道他也在那儿!

    裴欢一点也不同情她,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迟早要翻车……你不喜欢林秉川会天天跟他吃饭?我记得上次那个谁来着,死缠烂打追你来着,你有跟人家吃过一顿吗?

    她对何轻对性格非常了解:成壑那种人,能容忍你一而再再而叁的出轨吗?

    我没有出轨!何轻抽了张纸,擦了下鼻涕,对这个颠倒黑白的女人翻了个白眼。

    她或许,可能对林秉川的脸动过心,但是她最喜欢的是成壑呀,她追了那么久才追到他,怎么会轻易变心……

    裴大小姐听她这解释,嗤笑一声:可你明明答应了成壑,却转眼又跑去赴林秉川的约……小轻轻,不是我说你,你这样是谁都要气死的。

    她望着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的何轻,稍微提点了下她。

    成壑在意的,是这个笨蛋的欺骗呀。

    但是这一次有些不一样,那天跟成壑一起的还有其他人,没过几天,所有人都知道何轻干的事情了。

    成帆还打电话取笑她:听说你把我哥惹毛了?跟林家大少爷烛光晚餐被我哥当场抓包?

    何轻把他臭骂一顿,表示要把他的性取向公布于众。

    你说呗!现在我哥还理你不?小何轻,你这次玩大发了……成帆凉凉道,他哥这几天人不知道去哪儿了,那天估摸着被气得不轻。

    这个被他哥宠的无法无天的小混蛋,终于遭报应了。

    成二少幸灾乐祸半天,不过原泽问他的时候,他还是解释了下。

    逗她的啦……这个傻子,也不想想这么大个帝都,怎么就那么巧被我哥抓到——

    成帆脸上带着笑,语气漫不经心:我哥大概是准备晾她几天,何轻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被他惯的,哼——什么人都敢接触,林秉川,这人是那么好惹的?

    这话原泽挺认同的,不由得叹了口气:还要何轻自己想明白,她不见得多喜欢林家那位,我听她提过,想来也是被那位坑了一把。

    他看了眼成帆,对他道:裴大小姐估摸着不会帮她,她要是想不明白,你……帮她说点好话。

    这还是原泽第一次求他,纵然成帆再想看好戏,也不得不去帮何轻一把。

    行吧行吧,你都开口了,我能不帮她吗?成帆语气酸溜溜的,又补了句:你可真心她。

    原泽笑笑,语气无奈:她年纪小,招人疼……跟你哥哥到底差了些年岁,一个弄不好说不定就掰了,到时候又要哭死。

    成帆听了也叹了口气,原泽说的不假,何轻才多大,又孩子气,他哥说实话不适合跟她这种小女孩谈恋爱,全靠那傻丫头一腔喜欢,也不知道以后要闹成什么样。

    他忽然瞥见原泽的眉眼,心里觉得他应该是有一点喜欢何轻的。

    但是也说不准,他替何轻担心,但是看看自己的路,好像更难。

    成帆低低笑了声。

    成帆替原泽盯着,眼看着那个傻丫头哄他哥,哄了半个月终于有点效果时。

    他妈忽然跟他提了件事:

    我听你爸说,你哥最近好了不少?

    她没有明说,成帆还愣了下,才明白指的是什么,其实他哥这几个月恢复的很好,他已经很久没关注过这个了。

    对,自从找了个小女朋友,心情就好了,我就说吧——成帆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成夫人若有所思的表情。

    怎么了?成帆有些意外。

    成夫人想了想,还是跟他说了:上次张夫人提了几句,他家那个小女儿,年纪正合适,我寻思着要不要给你哥介绍下——比较他都要叁十了。

    成帆心里咯噔一声,有点犹豫道:这不太好吧,我哥还跟人小姑娘谈念爱呢……

    不是说最近闹分手吗?成夫人语气淡淡,看样子什么都知道了。

    成帆赶紧道:小情侣吵架不是正常的吗,他俩谈了大半年都,我哥那臭脾气,人小姑娘这么长时间……哎妈,你跟哥说了没?

    成夫人摇了摇头,说道:和你爸说了,他说让看看……过两天我跟你哥说吧。

    成帆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成夫人说道:看你哥怎么说吧。

    把他想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知道这事后,成帆心里一直放不下,他按耐了几天后,终于在周末晚饭的时候,听他爸提了这件事。

    成壑没什么反应,沉默了会儿,就道:我知道了。

    成帆吃完饭就去找他哥,他现在有些看不懂了。

    哥,你打算去相亲?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嘻嘻,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成壑看了他一眼,皱眉道:看情况吧。

    成帆有些惊讶:你还真有这个意思啊,不是我说哥,咱们轻宝咋办啊?

    他心里开始打鼓,小何轻做小伏低半个月,他看着还以为哄好了。

    不是吧?

    成壑没跟他说什么,但是成帆特意在他妈那儿套近乎,没想到居然真的安排了个相亲局。

    成帆慌了,赶紧去研究这个张菲菲什么来路。

    张夫人说,几年前见过你哥一次,就上心了……估摸着挺喜欢你哥的。成夫人给他看了照片,确实挺漂亮一姑娘,长相大方,笑起来很甜。

    成帆一想何轻那娇气包样,心里更虚了,既然饭局定了,那他哥肯定是点了头的。

    成夫人看他久久不说话,有些疑惑:怎么了?

    没什么。成帆勉强笑了笑,刚刚他心里想了许多,有些走神。

    相亲局成帆没去,成夫人说他没个正形儿,不许他去。

    这话成帆不信,他觉得他妈可能看出来什么。

    想了想,去找成钺商量这事。

    哪里知道成钺最近也不太平,他那个温柔可亲的嫂子,已经提出离婚了。

    成帆十分震惊,他虽然知道这对夫妻出了问题,但是没想到——

    不是,钺哥,嫂子她——成帆刚想问为什么,但是一想起成钺结婚后干的那些混事,只得道:你答应了没?

    成钺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

    不过,现在不答应是不行了。

    成帆安慰了他半天,劝他早死早超生,早断早幸福。

    说句老实话,咱嫂子被你弄的……挺惨的。成帆虽然把他当亲哥哥看,但是还是忍不住道。

    这话要是前几天成钺听见,估计要把成帆揍死,但是现在他已经没话说了。

    成钺叹了口气:算了,你小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

    其实成帆本不打算说了,看成钺这个颓废样子,估摸着也给不了什么意见。

    果然,成钺听完他的担心,嘲笑道:你可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成帆:……

    成钺看着院子里的花,最近开了不少,但是没人打理,长的歪歪扭扭,他慢悠悠道:你哥都没说什么,你急有什么用……再说了,他这个年纪,还跟二十出头那时候一样?

    定下来也就这两年的事情了,他还能怎样?那小妞要是大一点,说不定——我在想什么,成帆你别一天天骂我渣男……是!我是渣,可当初我还是硬把你嫂子娶到手的——他咧着嘴笑,低头喝口水。

    成帆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又道:阿壑从小就比咱俩乖,他的路他自己很明白,这大半年说实话也算是让他轻松一下,以后会更难的。

    那小妞他是挺喜欢的,但是那性子,年纪小了这么多,成帆,其实我不说你应该明白。

    成帆不说话,他明白成钺的意思。

    当初杨月曦背景也不差,性子人品都是一等一的好,这些年也是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

    而小何轻,光是性子年龄这两条,估计就……

    阿壑未必是要结婚,去相亲也是没办法,总要给你妈表个态,他要是年轻几岁,说不定还能拖,可怜咱们轻宝,估计要哭死。成钺笑的很没良心。

    成帆耸耸肩:说不定,不是还有个林秉川等着呢。

    他心说林秉川这货运气真好,刚跳出来搞事,现在又出了这么个破事。

    成钺轻笑:林家那位?就他?阿壑都要被催婚,他能怎么样?

    这话一说,成帆也觉得差不多,他估摸着成壑应该看不上那个张菲菲,这相亲应该是要黄了的,不如先不告诉何轻,反正她应该不会知道。

    这样天真的想法,只能说成帆的幻想很美好。

    差不多是饭局结束的第二天,消息就传了出去。

    成帆问他哥:你不怕小何轻咬死你啊?

    成壑冷笑一声:正好让她长长记性,以为就她有人惦记着吗?

    他转头问成帆:你天天陪着她跟原家那小子吃饭,到底是干嘛?

    成帆心一跳,尴尬道:不是,哥我不是帮你盯着何轻吗……

    又坑了把何轻的成帆,有些心虚。

    他没想到的事,何轻很快就知道这件事了。

    裴大小姐第一个通知的,然后就是林秉川。

    何轻把林秉川拉黑了无数次,但是他就是能联系到她。

    何轻,我不是趁机说什么坏话,但是……林秉川语气很无奈,这件事已经传开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你说,你们现在这样,他——

    你闭嘴吧。正在气头上的何轻,冷冷的挂了电话。

    林秉川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他大概能猜到成壑的态度,相亲也是无奈,估计是不成的,顺便吓唬吓唬何轻。

    真是瞌睡送枕头,太好了。

    成帆被何轻抓去拷问的时候,裴欢也在。

    跟他一脸无语不一样,裴大小姐可开心了:你问他做什么?不信我,这事知道的人可不少,张家那边露的口风,据说成的可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成帆暴躁的打断了:你别胡说八道!没有的事!

    裴欢反问道:没有的事?是没有相亲,还是没有张菲菲?

    成帆一顿,扭头看何轻,无可奈何道:他不可能跟张菲菲结婚的,纯粹是吓唬你,谁让你天天乱搞的……

    没想到何轻只安静的问了句:所以的确是去相亲了?

    成帆心说不好,就听见她声音很轻很轻:难怪不告诉我。

    她脸上表情很平静,但是一双眼睛里却含了泪。

    看的人心里难受,连一直巴不得赶紧分手的裴欢也慌了神,赶紧哄她:好啦好啦不哭啊,我逗你玩的,你别哭我替你打听……不是,我替你去问成壑!宝咱不哭了行不?

    何轻知道这件事后,直到现在才哭,裴大小姐现在终于知道不好了。

    怎么哄也哄不好,最后还是何轻一个同学打电话来,有急事找她,才让她好一点。

    何轻去外面跟同学打电话去了,剩下裴欢跟成帆大眼对小眼。

    快把你哥搞来!说清楚!裴大小姐快要烦死了。

    垃圾作者有话说:年龄的差距……社会阅历的差距,导致这样的矛盾。

    说穿了还是信任的问题,番外其实更加理想化,壑宝这个年纪,结婚是必然的,但是……

    目前何轻还是很好哄的,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壑宝相亲为了堵父母,他饭局上还是很不配合的,不能不去,但是态度搁那儿了。

    为什么不能不去……他也没有办法呀,成夫人明知道他有女朋友还是要给他相亲,就是摆明了态度了。

    壑宝压力越来越大,还要管着何轻,还有个不停找茬的林秉川,嘿嘿。

    还有未出场的岳父大人,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