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继俞从来没有失控过,这是第一次在完全没有控制住的情况下射精,还是被她玩出来的,让他的性欲格外高涨。她军裤下是真空的,屁股早就湿透了,连臀肉上都是水,韩继俞将她的屁股掰开插进去,瞬间就把孟夏顶得往前一倾。唔!

    太长了,孟夏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撑着桌边缘,褪下的军裤挂在大腿中间,被他突然进入的大肉棒插得双腿打颤。他今天格外粗,尤其是茎身,几乎快和龟头一样鼓胀,把甬道的每一处褶皱都撑开。

    而且以前孟夏总穿着精致的连衣裙,还有细细的高跟鞋,韩继俞担心把她插坏了,但今天她穿着军装,军靴结结实实的踩在地上,他有种可以完全用力的感觉。不怕她坏掉,就当是训练一下,让她以后能承受他的欲望。

    他抓住孟夏的臀肉噗嗤进出,孟夏刚释放的快感又在花心堆积,小屁股夹得紧紧的,感觉宫口都快被他捅穿。韩继俞一下抓紧她的臀肉彻底掰开。

    站稳。

    她不稳他都不好使劲了。

    孟夏用屁股顶了他两下,怎么站稳嘛,他快一米九的身高,结实的腹肌撞在她身上,她哪里承受得住。于是韩继俞干脆直接从后面捞住她的腰,让她的屁股彻底紧贴在腭部,就算站不稳也只能在他身上晃。这下韩继俞可以用力了。

    他砰砰的撞击,大肉棒一次次将甬道破开,孟夏双腿打抖捂住小腹,温热的蜜液l顺着大腿恨部往下流,撞击间打温他的囊袋和大腿,那里的肌肉格外结实,用力时绷出性感的线条。轻点轻点!唔!深深一点!

    她又要轻又要深,韩继俞都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只能越插越用力,满足她深入的要求。

    啊!

    孟夏惊叫一声,小宫口被狠狠破开。

    她想抓住桌边缘,但韩继俞搂着她的腰够不到,只能不停把屁股往后顶,让两人有地方连在一起,用来支撑她身体的重星。胯部拍打臀肉发出的水声格外清脆,可以想到插穴的地方有多软多腻,紧紧吮吸着肉棍不放。

    见她额边的发丝被汗水打湿,韩继俞掰开她的屁股往下一看,看到她的小穴都被他插红了,旁边的阴户彻底鼓起来,被蹂躏的很是可怜。但他还是想继续蹂躏她。

    他把她抱到桌子上坐下,不用绳子,直接一只手把她的手腕按在背后,勾住她另一条腿俯身插了进去。

    孟夏能清楚的看到他眼底翻滚的欲望。

    他稍稍放慢速度深插了十来下,最后一下肉棒不小心滑出来,他又握住肉棒根部用大龟头顺着她的肉缝洞口来回蹭。

    蹭得龟头滑溜溜的、小阴唇敏感的抖动。

    这时孟夏才感觉他有多大,光是龟头都可以压住她整个小穴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插进她的小洞里的。将龟头对准穴口,韩继俞慢慢挤了进去。

    其实他很喜欢正面的角度,孟夏虽然揉起来有肉感,但对他来说还是很瘦,尤其是腰,细得过分,内棒太长插进去的时候真的会在小腹下方有隐隐的凸起。虽然只是一点,但足够让韩继俞兴奋了。

    或者说足够让所有男人兴奋了。

    她真的把他吃了进去,吃得那么深,那么紧,动一动小身体就止不住的颤抖。

    韩继俞压住她猛烈的进出,他额头的汗滴到孟夏身上,顺着孟夏的锁骨往下滑,孟夏去舔他的脸,被他含住舌尖一顿吮吸。

    他在喘息,小穴里的肉棒在不停跳动,虽然射过一次,但硬度一点也不减,甚至再射两次也没关系。

    他将孟夏翻过来跪在桌边,从后面拉住孟夏的手,孟夏跪着翘起小骚臀,还没来得及晃就被粗肉棍插了进去。

    她喜欢这样插,身体完全被他掌控,胸脯被迫挺起,乳房翘出完美的曲度。

    她仰头呻吟,韩继俞抓着她狠狠撞击,甚至让她觉得有些疼。

    轻点!啊!轻点!

    这次孟夏是真的要轻点了,可韩继俞已经停不下来,他对准她的阴户猛烈顶撞,要不是还穿着裤子,孟夏的膝盖都要被磨红。

    强烈的快感和胀感让孟夏的眼角渗出了生理性眼泪,她好舒服,但也好痛,她也要欺负他。ⓟo➊➑zんаń.©oм(po18zhan.com)

    她在他手下使劲挣扎,韩继俞不得不把她按紧,越发将她的身体往下压。

    这样肉棒也就捅得越深了。我要在上面,我要在上面!

    孟夏不停挣扎,韩继俞只好满足她的要求。

    好,在上面,要不是怕她摔下来他肯定狠狠抽她。

    韩继俞从孟夏的身体抽出,孟夏把他扑倒,让他完全躺在沙发上,军裤都没脱,分开双腿就跪在他两侧,握住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墨了进去。

    好烫,还粗,她一手都握不住。

    她把双手撑在他腹肌上使劲坐他,韩继俞也配合她往上顶,孟夏小腹下方的痕迹更明显了。

    被插到爽的时候她握起拳头在他胸口狠狠一打。

    你混蛋!

    他哪里混蛋?没有让她舒服吗?被她玩一会儿就射给她了,她还要他怎么样。

    怎么,想来了吗?

    才不!

    孟夏不停用发红的小屁股坐他,发出噗嗤清脆的水声。

    都怪他,之前把她憋起来的快感咬散了,她现在好爽,舒服得脚趾都蜷起来,花心也胀得不行,但就是到不了高潮。

    刚才她不要高潮他给她,现在她要又到不了了。

    那么长干什么!堆积的爽感都戳没了。

    原来是到不了,他还以为她怎么了,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插深些就好了。

    他双手握住她的腰,把她整个身体提起来,再往下狠狠一放,孟夏所有的重星都撞在他肉棒顶端,不仅让韩继俞舒爽的闷哼,也让孟夏的花心

    震颤不已。

    她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能咬着唇一直哆嗦,明显已经意乱情迷。

    如此重复几十下,孟夏的小穴彻底被撞透,稍微戳一下就在高潮边缘,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胸瞠,指尖陷进他的肉里。

    要来了轻点不重点啊

    话音刚落韩继俞就松开她的身体只用胯部顶了起来。

    粗长的肉棒在穴里乱戳,孟夏被震得发丝颤动,再也憋不住直接喷了出来。

    阿!阿啊阿啊啊!

    因为憋了太久,这次的水量格外多,一股股往外射,韩继俞的腹肌全部湿透,顺着肌肉纹络往侧面流。

    孟夏的小穴还在抽搐,喷完后她无力的坐在他肉棒上,黏糊糊的精液顺着肉棒和穴口的边缘流出,她忍不住用手指一摸,好多白色的混合液体。

    她还敢用手摸,韩继俞真想让她吞下他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