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愿望提都未提,柳家兄弟们就来了个露天席地、当着祖先牌位交合这种大戏。

    被肏得全身发热的时候,她迷迷蒙蒙地想,估计这个念想,是不能实现的了。

    这几兄弟,就爱在彼此附近,像是比着劲儿赛着肏弄她们母女俩,真真是个恶人恶趣味。可她又想,可不是恶人吗,他们从来未曾隐瞒过这一点。

    迷蒙间,王丹娘看到女儿陈婉的脸上也尽是兴奋,似乎真如那四叔所言,女儿嘴上叫着不要,心里却比谁都喜欢这样的境地下的淫戏……罢了罢了,她所有的念想,不过是想夫婿安好可靠,女儿以后日子幸福而已。

    至于前夫那一头,她已经不再不去想。

    还有三个儿子,她想,她不算是一个好母亲,知道相安就好,已经顾不得了……念想间她的眼神回到身上奋力驰骋的男人那。

    现在肏着她前头花穴的是柳三豹,他的脸上,是掩不住的依恋,让王丹娘的胸口暖暖的。

    然后菊穴那涨得慌一样痒得人心难稳的冤家哦,是那根熟悉又粗得可怕的黑鸡巴,虽然让她又胀又麻又疼,却能从相抵贴合中传来无可取代的心安。

    王丹娘主动扭头,娇言娇语:“一郎,亲亲奴奴可好。”

    柳一龙热烫的唇舌覆上时,她的心里,一片安定。

    会幸福的,她,以及她的婉婉,还有这几个恶人兄弟哦。

    以后,要一直安定地生活下去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