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吃白馒头似的,唐诚贪心地吞咽着,软绵绵的乳肉充盈着口腔,每一寸都不放过,恨不得两只都塞进嘴里。

    奶子上全都是他的口水,好几次差点从嘴里滑出来了。

    金边眼镜的镜框随着他的动作,时不时摩擦到奶头,凉得林菀忍不住颤抖。

    “别吃了……”

    她夹着腿催他,唐诚以为是自己咬得太用力弄疼她了,只能不舍地松了口,结果,低头的功夫,就见身上的衬衣纽扣全被解开了,白皙的小手恰好按住了皮带的搭扣,再晚一秒也要被解开了。

    林菀被抓了个正着,又怕他拒绝,干脆直接把手伸进了裤头,隔着内裤摸他的阴茎。

    “求求你,就弄一次,一次。”

    她求他,唐诚也被摸得起了反应,裤裆鼓鼓囊囊的,撑起了一个大包。

    算了,出了汗,说不定发烧就好了。

    “说好了一次,到了,不许再求我。”

    他郑重其事,语气也严肃了不少,就是不知道这话是说给她听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林菀点头,乖乖把手抽出来。

    唐诚脱下衬衣,又拿过西装外套垫在她屁股下。

    她水多,没等高潮,下面就湿得一塌糊涂了,这里又不是家里……林菀下面早湿了,蜜水从他顶弄奶头就开始泛滥,要不是底下还有条内裤撑着,早就沿着穴口留下去渗进床单了……

    她也不闲着,主动脱下病号服往床下一丢,身上光溜溜的,只剩下一条内裤就等着唐诚来脱。

    唐诚托住她的屁股,手指拨开内裤的衬布往里探,滑腻腻的,糊得整个穴口都是濡湿的。

    林菀配合地屈着膝盖,拉他的手抓住内裤边缘的蕾丝缓缓往下,结果,阴唇黏着薄薄的衬布,蜜水沾连出一道透明的银丝,拉了好远才断开。

    真色情……

    唐诚干脆摘下眼镜,掰开她的腿俯身凑过去,粉嫩的阴唇微张,露出一个漆黑的小洞,还带着股淫糜的热气,阴蒂一抽一抽地抖动着,连手指都没插进去呢,已经迫不及待了,看了一会的功夫,小洞里又流了,几滴蜜水沿着阴唇,流过股缝,最后渗进了黑色的西装里。

    “都湿成这样了。”

    他不自觉地感叹了一句,想想还觉得挺可怜的,手指捏住被浸润得亮晶晶的阴蒂,温热的气息扑在最敏感的地方,痒得林菀屁股都扭起来了。

    “别看了,你快……呀……”

    话没说完,小穴就被含住了。

    他伸出舌尖沿着阴唇边缘舔,先把粘连在周围的水舔干净,又把舌头往穴口里搅,甬道里本就积蓄了不少蜜水,全都被舌头卷了进去。

    “啧啧啧”的声音充斥了这个房间,就跟吃冰激凌似的……

    林菀觉得自己快被他吸得魂都散了,却依旧咬着唇缩着穴,努力压抑要喷水的欲望,就怕自己高潮了他就不插进来了。

    “别……吃了,快……插进来。”

    她喘着气儿,小手在他身上乱摸,想抓住他的阴茎,可摸着摸着,竟然摸到了他的囊袋,她无意识的捏了捏。

    唐诚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被她捏射了。

    他干脆扛起林菀的腿架在腰间,使劲儿扒开了穴口,“噗嗤”一声,粗长的阴茎直接顶了进去。

    这一下力道太重,林菀被插得尖叫。

    “啊……好胀……”还有点痛……

    她整个人不住地颤抖,连阴道里的媚肉都缩了起来,唐诚被夹得尾椎都发麻,越发用力的抽插,一边插还捏她的阴蒂。

    其实,林菀的那点小心思他还是知道的,原本只是打算帮她口到高潮就算了,偏偏她就是不听话,使劲儿缩穴,差点把他舌头都夹住了。

    “就想着我插你,对不对?这样,够不够?爽不爽?嗯?”

    唐诚是存了心要弄她,插得又狠又重,蜜水肆意飞溅,交合处简直泥泞不堪,林菀爽得话都说不清了。

    “够了……爽……啊……慢……慢点……”

    已经慢不了了,饶是冷静克制的他,此刻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肏她,往死里肏她……

    白色的墙壁上落下了两个重影子,病床咯吱咯吱作响,怎么听都有种快要散架的错觉,渐渐的,林菀也适应了一点。

    “亲亲我。”

    她想和他接吻,舌头贴着舌头的那种。

    唐诚照做,一边插一边吸她的舌根,手还捏着她的奶子,哪儿哪儿都不耽误。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回过了神,今晚没带套,他要时刻保持理智的,免得上了头,一不小心射进去,林菀又要吃药。

    他深吸了一口气,略微放慢抽插的频率,紧绷的交合处也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蜜水沿着缝隙涌出了不少,捏住阴蒂的手指也沾到了,很快,手掌都湿透了,水珠儿沿着指缝流到了手背,一滴一滴往下淌,最后全部渗进了垫在她屁股底下的那件黑色西装里……

    就在这时,一股热流突然从阴道深处澎涌而出。

    “啊……啊!”

    林菀尖叫着潮吹了。

    蜜水浇灌着阴茎,龟头都得抖了一下,射意紧接而来,唐诚也忍不住了,刚想把阴茎拔出来,她却快一步夹住了他的腰。

    “射,射进来,今天,很安全的。”

    于是,满腔浓稠的精液全都射进了林菀的子宫里。

    临睡前,唐诚问她:“今天,到底怎么了?”

    林菀抱着他的腰,整个人埋在他的胸口,鼻息间是让她安心的气息。

    她摇摇头说没事。

    “就是……想爸爸了。”

    我又来了更新了!

    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