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诚的房子卖了,就连车子都没了。

    林菀说过要“养”他,也不是开玩笑的。

    她原本打算和他一起去住爸爸留下的别墅,唐诚觉得距离博物馆太远,为了她上班方便,就提议一起回单位分配的宿舍。

    最后,两人一同搬了过去。

    宿舍虽然小,住着却温馨。

    等事情全部尘埃落地,两人才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原本林菀并不打算办婚礼,她在N市也没什么亲朋好友,陈君因为唐氏集团的财务问题受到了检察院的诉讼,证据确凿,已经进入了收监阶段,当然,即便她没事,林菀也不会叫她。

    不过,唐诚还是想给她一个仪式。

    于是,在她生日的那个晚上和她求了婚,地点就在N市大酒店的顶楼。

    林菀看着单膝跪地的他,终究还是没控制住地泪雨如下。

    很快,就到了婚礼的那一天。

    唐诚去隔壁H市找了个空旷的教堂,仪式加上神父,统共就四个人。

    新郎新娘外加一个伴郎和伴娘。

    伴郎是宋临,伴娘则是唐琳,两人都是唐诚找来的。

    其实,在看到唐琳的前一刻林菀还在担心,好在,唐琳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非但不怪她,还同她说对不起,希望那些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到此为止,也希望她和哥哥能幸福快乐过接下来的生活。

    仪式开始前,林菀把戒指先给唐琳保管,按照流程,需要伴娘将新人的戒指拿上去。

    唐琳接过,看着这对并不算相称的戒指,忍不住吐槽。

    唐诚的戒指是林菀新买的,至于她的,则是用了五年前他买的那个。

    原本也想去买个新的,她不让,说这个戒指并没有什么不好。

    那是承载了他五年思念的戒指,是独一无二的。

    仪式开始了,唐诚看着穿着婚纱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林菀,突然想起她刚离开N市的那段日子。

    其实,早在半个月后,他就知道了她的行踪,当然也有亲自去找过的。

    恰好,还真就被他遇上了。

    当时的林菀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手里捧着一迭书,她没有发现自己,只是按着自己的步伐慢慢往教学楼走。

    几天不见,她似乎又瘦了,眼神也没有光彩,整个人都是死气沉沉的。

    唐诚知道她肯定也不好受,离开N市,离开他对于当时的林菀而言,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一刻,他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一年,十年,二十年,只要她还活着,他就会一直等一直等,哪怕只是这么远远地看着她。

    老天爷大概是怜悯他的,第五个年头,她真的回来了。

    既然回来了,那么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

    办完了婚礼,唐诚特意陪着她,一起去给张馆长送喜糖。

    林菀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时可是亲口说过自己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结果到最后,打脸的又是自己。

    所幸,张馆长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恭喜他们,还作势想给红包。

    林菀调了年休假,和唐诚去度蜜月。

    这么多年,两人真正意义上不算是一起出去玩过。

    地点是林菀选的,冰岛。

    这个季节去是最好的,能看到极光。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到了雷克雅未克市。

    唐诚提前订好了酒店,工作人员早在机场等着,帮他们把行李装上车,也算是轻松了不少。

    这是家温泉酒店,每个套间都有独立露天的温泉。

    林菀换好衣服,走过去的时候,唐诚已经下去了。

    他光着膀子靠着温泉的石壁,半阖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唐诚也有年休假,不过,建筑院的工作量大,所有事情全部要提前安排好,忙前忙后的,连着加了好几天的班。

    然后,又是十几个小时的旅途,林菀知道,这几天他一直都没睡好。

    她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要吵醒他,可脚尖刚触碰到略热的温泉,还是没忍住哆嗦了一下,结果还是把唐诚弄醒了。

    他不自觉地蹙眉,一看到是林菀眼神一下就变温柔了。

    “来了。”

    说着,朝她伸手。

    林菀点头,便扶着他的手慢慢往温泉里躺。

    水温有一点点过热,好在,多少还是适应了一点。

    唐诚将她抱进怀里,顺势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手还是一贯不老实地伸进了她的领口,揉摸着她软和的奶子。

    林菀也不管他,乖乖靠着他的肩膀。

    “刚才问了大堂经理,他说这几天的极光出现的不太稳定,时不时的,叫我们别担心,总能看到的。”

    其实,极光不极光的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和他一起就好。

    林菀想了想,决定把心里话告诉他,刚抬头,却见唐诚的眼下是淡淡的黑青。

    于是,原本准备好的话有替换成了。

    “要不要我帮你按摩?”

    不过,此刻的唐诚有更想做的事。

    “不要按摩。”

    他拒绝,动作却快一步地扯开了她浴袍腰间的系带。

    算起来,两人也有几天没做了,长途旅行就是这点不太方便,林菀也挺想的。

    灼热的阴茎就贴在她的阴唇处,唐诚在小幅度地摩擦,穴口扩张得还不够,直接插进去,她肯定会疼的。

    他也不闲着,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还勾着和她舌吻,快喘不上气的时候,才放开。

    一条细密的银丝黏连在两人之间,温泉里氤氲着水蒸气,林菀整个人几乎是抹了把湿润的嘴角,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空虚,甚至连脑子感觉都没办法思考。

    石壁旁边放了一杯冰的柠檬酒,唐诚喝了一半,还剩一半,林菀直接拿起来,干脆一饮而尽。

    动作快得连唐诚都来不及阻拦。

    这酒看上去像是饮料,可度数是真的高,果真,才喝完反应就来了。

    “老公,你快插进来。”

    这一声老公喊得唐诚魂都快被勾走了。

    他一把将人捞起来,让林菀趴在石壁上,随后又扶着她的腰,一个挺身就插了进去。

    阴茎进入穴口的时候,发出了一阵“噗嗤”的声响,两人都忍不住喟叹。

    真舒服。

    后入式让阴茎进了很深

    ,湿热的阴道箍着,夹得他尾椎发麻。

    唐诚越插越深,龟头抵着宫口摩擦,恨不得继续往里深入。

    囊袋拍打着会阴处,发出了“啪啪啪”的声响,渐渐的,两人的连接处肏得都出了白沫。

    唐诚并不能完全看到她的表情,便舔着她的耳朵,轻声问:“爽吗?”

    声音性感极了。

    林菀没忍住,又高潮了一次。

    这一次直接潮吹了。

    “啊……啊……爽,爽死了……”

    她忍不住感叹,身下的蜜水还在不住地喷涌,却还想再来一次。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到唐诚射精,林菀抱着他的肩膀,抬头往上看,漆黑的夜空突然多了不一样的色彩,一道一道的,连绵不断。

    是极光来了。

    啦啦啦啦啦,久违的番外终于来了~~真是非常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了这么久,这一篇大概,暂时到这里了,我会标上完结,大概可能还有一个番外,啥时候就等我下次登上来吧,我可太难了,T  T

    最后,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接下来呢,我要去绿JJ写另一篇了,大概需要3,4个月的时间(不要问我是谁~~~),顺道可以构思下一本,下一本,名字已经去好了,《迷途》兄妹骨科,谢谢大家。

    追更:γцsんцωц.δNё(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