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雅白嫩的双颊带有两朵红晕,红唇张合轻喘,媚眼迷离的盯着摆放整齐的洗浴套装,露出一抹甜笑。

    姐夫在姐姐打扫的浴室里操她,真期待姐姐知道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

    身子像灵蛇那样软软的顺着浴池壁滑到水里。

    慕子恒大手捞起她,就感觉手臂上的可人好像没有骨头软趴趴的,白里透粉的酥胸上红豆挺立。

    凤眸眼窝凹陷,看着那不屈的红豆顿然眸眼深邃,一手托着背脊,一手覆盖在白嫩的乳肉上大力揉搓。

    少女的乳房软弹且饱满,男人爱不释手,恨不得每日都能肉上一肉。

    看来下次,得先试试这对大奶子!

    “唔……姐夫,姐夫捏的清雅好舒服,哈啊……”手上的乳肉又向上挺了几分,想要男人更多的爱抚。

    可是这次慕子恒没有随了她的意,手上一松,女孩失重的落回了浴池里,吓得她惊叫连连,x中的软肉骚出痉挛,淫水从蜜穴中又挤了出来。

    慕子恒慢条斯文的穿上浴袍,冷眼扫了一眼在浴缸中还在发骚的顾清雅,嘴角冷笑道:

    “发完骚就赶紧走。”

    在他手触摸到门把手时又回头警告她:“记住,千万别让你姐姐发现!”

    顾清雅身子温度骤然下降,燥火被男人的冷水全部扑灭,媚眼闪过一丝恨意,但很快就被委屈掩埋。

    她柔弱的趴在浴缸壁上,水灵灵的大眼睛满含雾气,透着委屈道:

    “姐夫~下次射在清雅的小穴里吧,这样,姐姐绝对闻不到咱俩的一丝味道。”

    慕子恒看着她渴望的眼神,皓齿咬唇又露出勾引他的骚样,他抬手扯了扯衣领,忍住邪火,讽刺道:

    “闻不到咱俩的气味,但看得到你的孕肚!怎么,想怀上我的种儿上位?呵~”

    他冷笑,漆黑的眸子像死水那般沉寂漠然,又如同王者那般的威严尊贵直接向她宣判,“痴心妄想。”

    把手一扭,慕子恒一点迟疑都没有的抬脚离开,独留冷漠的背影及潮热的风给顾清雅。

    女人冷哼,小手伸向股缝间上下摩擦,感受着男人留下的万千种子,食指一挑再一拔出,整根手指都沾满了白浊。

    媚眼迷离的看着那根手指,樱唇轻启就把手指放进嘴里,灵蛇卷动,仿佛再给男人肉棒按摩一样,这场景是多么淫荡,多么奢靡。

    慕子恒带了一副金丝眼睛,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向后拢去,浴袍交错随着上楼的步伐,隐约露出精壮的胸肌。

    他走到主卧,看到顾轻轻正在为自己铺床,他嘴角宠笑,慵懒的靠在门框边,欣赏着玲珑女人为他忙碌。

    感觉到门外的身影,顾轻轻抬眼看去,手上一顿,眸眼闪过一丝不自在。

    她扯了扯嘴角,僵硬一笑,“老公,你洗完了。”

    红润的小唇在夕阳的照射下更显亮泽诱人,男人伸出舌头不禁舔舐一圈嘴角,随意的甩了一下头上的水,大步迈向女人。

    腰身一弯,俯身抱起曼妙女人,他忽而蹙眉。

    怎么还这么瘦?

    顾轻轻同顾清雅一样,都是绝美身姿,该有的地方一点也不差,但慕子恒对她们的要求却不一样。

    顾清雅就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只需要解决生理问题。

    而顾轻轻是他追了五年,明媒正娶的女人,他可以让她的身材走样,因为在他眼里,她什么样子都是绝美的。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让她为自己生一个孩子,这女人虽然嫁给了他,但是他心里总感觉不真实,他急切地需要一个孩子把她牢牢拴住。

    他又心疼她,怕在做爱的时候弄伤她,怕自己的动作激烈带给她恐惧。

    所以,在顾清雅勾引他的时候,身上埋没已久的野兽终于忍不住的叫嚣,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驰骋,根本就不在乎会不会把她操烂c伤。

    他知道自己出轨了,不过是身体上的出轨,他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因为他感觉自己还爱着顾轻轻,只要心里还爱着她,从根本上来说就不叫出轨!

    顾轻轻被他轻柔地抱到床上,刚才一直是顾清雅在服侍爱抚着他,可现在,却是慕子恒在温柔的爱抚着顾轻轻。

    姐妹两人孰轻孰重一下就对比出来。

    男人温柔的吻上女人的樱唇,也没有像刚才那般撕咬。

    伸出红舌先是用舌尖勾勒出小甜嘴的轮廓,让她感觉到酥痒主动的张开小嘴迎合他。

    红唇相交,男人的舌头不断地缠绕里面的丁香小舌,用力的吸允里面的甜汁。

    女人被男人勾起情欲,不自觉得挺起胸脯,红唇错开轻轻喘息。

    猩红的舌尖顺着娇俏的面容一路下滑,所到之处在阳光下泛起亮光形成一条淫靡的水路。

    “啊哈……”

    小手忍不住的抓住x间的黑发,双腿不自觉得摆出m形,翘t更是动情的向上抬起。

    慕子恒嘴角挑笑,他很喜欢顾轻轻在他身下承欢的反应,这满足了他的征服欲和成就感。

    衣带解开,双手从里面穿到白皙细滑的脊背上稍稍一抬,单手一拽就把深色的丝绸睡衣丢到了地上。

    床上白到发光的顾轻轻顿觉身上一凉,赶忙用不大的小手捂住穴口,在胳膊的按压下,乳肉挤出秀色诱人。

    “老公,拉,拉帘……”女人粉嫩嫩的小脸又染上一层绯红,软糯糯害羞的躲在慕子恒的身下。

    “老婆,有我在,他们看不见你。”慕子恒张嘴吞吐着她充血的耳珠诱导。

    就在他刚把女人深色内裤脱下后,眼睛一瞥,看到一抹淡h出现在卧室门口。

    他回头仔细一看,竟然是顾清雅不知羞耻的站在那里!

    顾清雅对他挑衅一笑,微扬下巴,伸出湿润的小舌舔舐嘴角一圈,眼神情迷的看着他。

    慕子恒凤眼半阖,大手摸向身下粉白又浑圆的大奶子,不住的变换形式的揉捏按压。

    而门外的顾清雅把h裙从上脱到腰间,里面没有n罩,两只丰满的白兔争抢着弹跳出来。

    小手模仿男人大手揉捏的动作在自己的奶子上实践。

    姐姐被姐夫c着小穴,小姨子在门口自慰给姐夫看。

    这种禁忌淫靡的场景,给每个人都带来兴奋别样的冲击!

    慕子恒身下的肉棒又胀了几圈,他猛地把顾轻轻抱到床头一侧。

    这个位置极好,女人看不到妹妹的身影,而男人却能看到小姨子自慰的骚样。

    顾清雅见他为自己调换位置,心下大喜,蜜穴的湿度又加重几分。

    她看着姐夫把红紫润滑的巨棒一点点插进姐姐粉嫩的小穴里,自己骚逼也痒的难耐!

    她大胆的把腿抬起卡到门把手上,h裙别再腰带里,露出操到红肿硕大的阴部。

    用小手对着慕子恒将骚穴扒开,慕子恒一边卖力的c着顾轻轻,一边抬头看顾清雅的骚逼。

    这b还没c就吐了好多水了!

    真欠操!

    骚逼已经操出他肉棒的形状了,如果现在插进去,一定很合适!很舒爽!

    想到这里,慕子恒性欲大增,他猛然抱起顾轻轻,让她背对着顾清雅趴到自己的肩上,鸡8猛烈的抽插。

    “啊啊啊,太快了老公,哈啊,慢点……嗯啊……大,好大啊……”

    慕子恒隔着顾轻轻与顾清雅面对面的相看,仿佛他每c一下,都操到了顾清雅的花穴深处。

    小手模仿着肉棒同着慕子恒插进蜜穴里,跟随着姐夫c姐姐的动作,手指也在骚穴中进出抽插个不停。dàймёì.ìйfō(danmei.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