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七点,天色已黑,昏黄的路灯亮起,正好照到下方停靠的车。

    黑车前后剧烈晃动,尤其从车前的窗户那里可以看到一个白皙纤瘦的背脊顶在方向盘上。

    “啊啊啊……嗯啊……”

    顾清雅双腿圈住慕子恒精g的腰,男人扶住杨柳腰低头注视着红紫的粗根在充血的小穴上进进出出。

    他嘴角忽然上g,伸出粗粝的手指按向挺硬的小红豆。

    “啊唔……”顾清雅身子一阵颤栗,亢奋的向后仰头,暗h的光打在发粉的小脸上,更加魅惑四s。

    “姐夫嗯,不要……别捻那里,受哈……受不了了啊啊……”

    越听她这么说,男人的手就越整个不停,弹一下,她抽一下,压一下阴蒂,她整个身子都弓起来了。

    身后的方向盘都把她硌疼了,但下体又传来强烈的爽感,爽到眼角流泪。

    “不要,不要的,你怎么爽,嗯?小东西。”手指不停地在撩拨,淫液沾满整根手指还蹭到了手背上。

    “啊啊停下,要死了,妹妹要被姐夫的手爽死了,嗯啊……”

    圈在慕子恒身后的一双小脚,突然脚指紧紧蜷缩,粉红的身体僵直,仰头呆愣的看着车顶,大脑一片空白,阴蒂第一次快感还没过去,紧接着又被手指肉到第二次高潮。

    身下的皮革座湿了一片,脚垫子也接了不少的淫水和精液,由此可以看出他们做了多少次,有多疯狂。

    “小骚逼,光阴蒂就高潮到翻白眼了,那小穴高潮,不得晕死过去。”

    慕子恒掐住一按就吐水的臀瓣向上托,身下肉棒和蜜穴还紧密相连,他利落翻身将顾清雅压在身下。

    肌肉分明的臂膀架起青紫的双腿,肉棒在小穴内毫无章法的乱杵猛操。

    “啊啊啊,哈…啊姐夫慢点,小穴哈~快受不了了,别啊……别往里……再,再戳了啊……”

    “贱货!要我操的是你,要我不操的也是你,拿老子当什么了?不操了!”慕子恒冷脸,当即就把肉棒抽了出来。

    抽出时,还带出了很多透明的水,更有一些顺着肉棒流下来。

    没有棒棒的滋爱,顾清雅小穴立马瘙痒难耐,她扁着嘴,好看的眉毛难受的上扬,双手在空中乱抓,想去抓大鸡8解痒。

    “嗯~姐夫,c小穴嘛,清雅错了,操我,c穿小穴嘛,子宫,子宫没操进去呢还,姐夫~”

    水眸积攒了很多水,就跟她的嫩穴一样里面也有很多水,就等着男人的肉棒解救把它们挤出来。

    慕子恒冷峻的低头看她,冷笑:“还想指挥我操你子宫,顾清雅,你长能耐了。”

    “姐夫,清雅没有。”顾清雅把腿开到最大,露出操出形的骚穴来,用小手扒开小穴给慕子恒看,眼尾媚挑,整个一个骚狐狸样。

    “姐夫对姐姐这么好,一定不敢把她c伤了吧,所以你一直在克制,根本就没真正爽过,可是有了清雅在,姐夫随时随地都能爽!”

    少女见男人眼角微眯,知道他心动了,赶忙趁热打铁软软的撑死身子,伸手拉住大手,把酥胸相送。

    “听说子宫里面的感觉更美妙,姐夫你肯定没插过那么深吧。”

    ps: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dàймёì.ìйfō(danmei.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