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子恒在顾清雅还在沉溺于高潮过程时,手臂用力一翻,拦腰把她抱起,让她躺在桌面上正对自己。

    身下的巨根没有拔出,清晰的感觉到肉壁包裹的紧实感,慕子恒爽到叹息,“哦……别夹,小浪货!”

    还没等到两秒钟,他就开始抽动起男根在小穴里快速打桩,穴逢边的淫水被捣到发白起沫。

    很快,整个楼层又传出急促的娇喘声,空荡的楼层像是传声筒,把脸红心跳的声音传到每个角落。

    “啊啊啊哈好快,慢一点……嗯嗯啊,轻,轻一点,小穴别……撞坏了……啊,啊啊……”

    光姐瘫软的坐在门口,她双眼迷离的看着激烈做爱的两个人,看到男人搬起一条白皙修长的腿搭在肩膀上,小脚上还挂有一只摇摇欲坠的高跟鞋,在疯狂表示着他二人的激情。

    “啊老公,太深了……太深了,好涨……好麻啊,啊啊唔……”

    顾清雅海藻般柔顺的黄色长发,已经被汗水打湿,她挂在慕子恒的身上,享受偷情的快感,偷用姐姐的大鸡巴,竟一点愧疚都没有。

    “小贱货,你知道哪里是你的媚肉吗?”慕子恒趴在她身上,咬住她的耳垂儿,身下不断地调整方位,像个老师一样教她认识更深的自己。

    “在这里,感觉到了吗,我每戳一次这里,你都会抖个不停!”

    身下的肉棒每戳那块软肉,顾清雅就浪叫不断,下体无法控制的抖动。

    “啊啊别肏那了!换……换个地方……肏啊啊哈啊,要死了啊啊啊……快来了……要来了,不要了,不要了……”

    顾清雅被肏到胡言乱语,眼角流出生理泪水,双手拖住男人劲力的腰肢,想让他停下缓缓,但又不舍得这激烈的快感。

    “老公……嗯啊哼啊……慢一点,快,快撞飞了啊……呀,呀啊哈……老公,老公……好爽……啊啊啊…”

    慕子恒听到她一直叫自己老公,没有说什么,反而享受着她所带来的出轨禁忌之欲。

    光姐在迷离之际,听到电梯响起,她怕被人发现自己在这里偷窥,于是赶忙起身偷偷顺着楼梯溜走。

    在光姐起身的瞬间,却被看向门外的顾清雅瞧见了,顾清雅知道有人偷窥她和姐夫做爱,嘴里就叫的更欢了。

    “啊,啊啊,老公好棒!老公有人发现咱们在这里做爱怎么办?”

    顾轻轻踩着高跟鞋优雅走向慕子恒的办公室,一手拿着文件夹,一手拨弄了下乌亮的秀发,嘴角挂着抹淡笑,妩媚又不失清雅。

    刚走下楼的光姐想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上来,于是隐匿楼侧偷偷观望。

    居然是新来的小骚货。

    哼~等你进去,慕总肯定会开除你。

    “咔哒”一声轻响。

    光姐没有如愿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以及男人的暴吼声,相反,传遍楼层的叫床声,变小了。

    她好奇的探出头,猛然身子一僵,眼眶里的瞳孔紧了又紧,鼻腔莫名的停止呼吸。

    ps:χyцsんцωēň.cδ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