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肉穴的软肉被一次的扫过,那层层累积的快感会把她b出泪水的。

    後半夜里男人心疼娇柔的子宫,故转移阵地攻略起女人私密花园深处的花心,如农民所用的打桩机般不停歇、不改变速度,一下下的操进嫣红且合闭不上的花穴。

    她嗓子都哑了,男人还不放过!

    她都睡了,男人y是把她g醒了两、三回!

    她都主动迎合只求男人开恩了,他还是做到天亮後才大发慈悲的拔离!

    等到菲丝琪再次醒来时,偌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个,随手拿起浴袍穿上小心翼翼地下床。为什麽要穿浴袍呢?因为她的行李没有带来,所以只好将就一下!

    做贼般在门口左顾右盼确定没有人,菲丝琪赤脚如精灵在花海飞舞的轻盈移动,很快地发现一件事,豪华的寝宫异常冷情与外头顺势攀爬向艳生长的绿植呈鲜明的对比,明明ya艳艳高照却无端生冷。

    这种莫名地孤独感让菲丝琪停下脚步,脑海里蓦然想起“黑眸王子”的故事,她看着几步远的转角里走出了一个男人,内心掀起波澜使她扑向眼前人,不管不顾的抱住他一头栽进他的怀里。

    安洛不明所以但还是紧紧回抱着她,温和到让人沉溺的嗓音在菲丝琪的头顶响起:「昨晚不是累着了吗,怎麽不多睡一会。」

    一瞬之间菲丝琪的心思千回百转,最终的最终化为娇柔的一句「想你了!」

    「小黏人精真不乖。」安洛垂眸看见女人的细足轻笑说道。

    下一秒他猛然打横抱起了菲丝琪,与她讶异的目光相视而笑,强劲的臂弯稳稳抱着他的女人回房。

    阳光斜照,光线打在冷硬走廊上的一对男女的身上,浅浅地温暖渐渐感染了一切

    接连几天菲丝琪在练习和睡觉之间徘徊,练习魔法包括精神力的掌控和感应魔力,至於睡觉包含夜晚的运动和锻链体力以及单纯的睡眠~

    而闲暇的日子终於迎来了风雨欲来的前兆--

    「砰」

    菲丝琪惊了一下,手心上巴掌大的火团抖了一下,暗紫色的火看着深邃且神秘,如今她可以自己释放出一个手掌大的火焰了。

    「姐姐!怎麽了吗?」菲丝琪一心二用的边控制火团边和突然闯入的安娜对话。

    「大事不好了!」安娜说完这句话就停下来喘气,y是把菲丝琪的好奇心g了起来。

    安娜再等菲丝琪主动开口询问,可菲丝琪却老老实实的等着安娜自己开口,这状况让安娜心塞。她接下来说的话如果让安洛知道是她“主动”说出来的话,免不了又是一场训斥、压榨、奴役!

    想到最近忙的不可开交,夜晚还不能上床睡觉的日子,安娜滋生起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决心,反正在忙也就这样了怕什麽!而且这种事也该让菲丝琪知道才对,与其由外人来说倒不如让她这个便宜姐姐先替菲丝琪打个预防针!

    安娜替自己不嫌事大、想看热闹的心找了个强大又理直气壮的藉口,建立好心理建设後就装模作样的对菲丝琪叙述。

    「我前天跟你说过安洛和我在忙什麽吧!」

    「嗯」菲丝琪点头乖巧的应了声。

    安娜和安洛是绿央国的公主与王子,他们的父亲也就是绿央国国王病痛缠身、心郁成结人快不行了,而他们的皇叔蠢蠢欲动想趁机夺得王权。安洛要这王位是为了自己,菲丝琪很明白所以这些天都没拒绝男人的求欢,乖乖待在他的寝宫里不出门、不提问。

    「我们那位手伸太长的叔叔把他的脏手伸向了安洛。」安娜翘了翘眉毛,玩味的笑意在眼里稍纵即逝,「他自作主张拉皮条,帮安洛订下了个未婚妻。」γūщàńɡsんě.dě(yuwangshe.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