吩咐完白九,温白聿方回到席间。下人们已献上汤饭菜肴,见温大人回来,又叫教坊来人绕着宾客吹弹歌舞,好不热闹。

    顾家家风不正,子孙们在外浪荡成了习惯,今日被各自父母叁番五次的耳提面命后才在温太傅面前收敛几分,可上梁不正下梁歪,连他们的家主都是浸淫在声色犬马里的烂肉。

    根子坏了的家族,能指望些什么?酒过叁巡后当然一个个的丑态毕露,不知分寸的沉湎于嬉乐玩笑。

    顾清林胞弟顾清峰瞥见父亲叫来给自己送冰饮的婢子生的端丽,趁着人家跪立时一把将人扯进怀里,握着那圆乳便抓揉起来。

    那头顾家家主顾瑞正喝的头晕眼花,醺醺然不知今夕何夕,哪还顾得上等了许久未至的冰饮,直用烈酒冲服了两枚褐红丹药,笑呵呵的给戏台上腰肢摇摆的舞伎打拍子。

    美婢被顾青峰捂了嘴不能言语,只得奋力挣扎。乌发乱散,香腮红艳,男人心热的连亲几下从衣衫里掏出来的雪白胸脯,又埋首其间深吸女儿香气。

    大掌顺着往下,却非顾青峰想象中的纤纤细腰,反到是一个圆鼓的孕肚,瞬间惊醒他叁分酒意,松动了捂着美婢唇舌的手。

    那美婢这才啜泣着说自己乃其父新纳的姨娘,已孕至五月。顾青峰一时骑虎难下,呆楞住了。美婢见男人不仅一动不动,火热的大手还扣着自己孕肚,嘴里吮硬的乳果也没吐出来,夹裹在舌尖,又气恼又羞愤,伸着玉臂要推人。

    哪知顾青峰挣扎半天,还是挡不过精虫上脑,美婢的身份反使偷情并乱伦的刺激更甚。不待被推开,直接把女人压在独设的座席下,白生生剥了个精光。

    豆腐似的雪乳在他眼前颤巍巍如受惊的乳兔儿,他扑身上前大口吞咽,活似嗷嗷待哺的小儿,惹的美婢羞耻的阖上双眼。顾青峰见女人屈服,愈发猖狂淫乱的说着诨话:“姨娘,姨娘救救孩儿,孩儿饿了,母亲给孩儿喂喂奶水……”年过而立的壮年男子一个劲儿的唤着豆蔻年华的美婢,他成亲的早,少女怕是较他长子还小上岁余。

    美婢哪受过他这阵仗?她不过是府里新收的仆人,原是见她姿色尚可,买来做小姐的陪房,没想成一日被老爷瞥见,当场就在书房里污了她的身子。也算是运势到了,两叁回便有了身孕。就是可怜她未尝清男人阳物的味道就要做母亲。

    这下被男人压在身下,又是更强壮结实的青年男子,男人味把她稚嫩的身子团团包围,哪还挡的住水漫金山,媚眼如丝的勾着男人入她孕中饥渴的身子。

    “啊,乖儿,爷的好母亲,来了,爷就来了……”粗硬的阳具抵着穴口,手掌托住孕肚,啪的一声尽根入内,直捣花心。

    “啊!”女人短促大叫一声,留下快意的涎水:“入、入死妾身了,少爷入死奴奴了…”

    男人满是酒气的嘴巴乱拱在细嫩脖颈,将女人舔的湿漉漉如水洗:“乖儿,爷这就把你喂饱。”

    粗硬的阳具破开柔嫩软烂的小穴直达花心,鼓胀的子孙袋噼啪击打着穴口,酥麻的感觉从敏感的伞顶蔓延至四肢百骸,爽的顾青峰吸气不断,呃呃啊啊抱肏起美婢。

    突然的悬空让女人一阵惊慌,双腿紧绷下肉穴跟着狠狠夹了那粗莽肉棍几下,激的男人大叫一声,反手就甩了一巴掌给乱颤的嫩乳,打得女人痛呼下泄了身子。

    男人见美婢青涩的脸上滚下泪珠,梨花染露,顾青峰不禁想到自己家中那几个只懂得撒娇耍赖的小儿女,心中疼惜,大掌安抚的揉捏着肥乳:“乖乖,小母亲,儿子疼你,别哭了乖,母亲想要儿子怎么入?”

    女人被玩奶玩的咿咿呀呀,一副被蹂躏坏了的模样,流着涎水道:“要,要,大肉棒插,插奴奴孕肚,爷拂照拂照幼弟,嗯啊……”

    “好,母亲别急,爷就来看看爷的兄弟。”顾青峰伸手捂住孕肚,猛的挺胯,直把阳物送进深处,同娇嫩的宫口相抵。

    那处宛若一个小嘴,密密匝匝的吮吸着硕大的龟头,肉壁从四面八方紧裹,激的男人脑中白光大现,变成了只懂得挺腰射精的傀儡。

    美婢从未承接过如此浓稠烫人的热精,扭着圆屁股想要躲闪。可在男人高大健硕的身材之下她宛若一个套子,只能被扣住嫩乳孕肚,不断被抵着宫口灌满了精水。

    ————————

    追更: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