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雪舟知道芙鸾进入后山时勃然变色,他顾不得处置失职的守山弟子,匆匆召出飞剑。

    姜瑶之前找他询问修行方面的问题,因而事出时也在。她看着傅雪舟脸上不曾掩饰的焦急,又恨又气,脱口而出:“大师兄,我跟你一起去找师妹吧?”

    傅雪舟犹豫了下,点点头。

    几名守山弟子擅离职守,不可能就在这里干等着,于是傅雪舟和姜瑶二人驾着飞剑在前,其余几名守山弟子紧紧跟在后面,朝芙鸾气息消失的地方而去。

    白猫也想不明白,芙鸾进入山洞时,一只妖兽也没碰到,顺顺利利地就来到魔蜘蛛巢穴外。而傅雪舟几人找到她的时候,虽然衣衫整洁,气息却有些不稳,显然是和洞里的妖兽交过手。

    傅雪舟找着了她,先是松口气,上来数落她:“师尊不是说过禁止你来这些地方吗?这里妖兽遍地,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姜瑶在旁边听着,只觉得心里酸涩得很。衡华真人四个弟子,除了芙鸾,其他几个谁没进入过后山?就是不说云琼峰上,青岚宗其他峰,又有哪个峰主不要求自己门下弟子前去历练的?只有芙鸾,不仅可以不去,衡华真人甚至禁止她前去,生怕她受伤了。

    她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连头发丝儿都没伤着,大师兄却急急忙忙地进来救她。姜瑶自己呢?即使在里面受了重伤,出来的时候也不过得大师兄一句安慰。

    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所以她也不怨大师兄,但是为什么非要有芙鸾这个例外呢?

    芙鸾伸手勾住傅雪舟的衣袖:“师兄,我好奇呀。你们平日里都不让我进来,可我都已经筑基了,在里面不会有危险的。”

    她轻轻摇了摇他的衣袖,仰起脸,眉眼弯弯:“所以,师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下次不敢了。”

    “还敢有下次?”傅雪舟气得用手指点她的额头,见她乖乖巧巧地站着,丝毫不躲闪的样子,又忍不住心里一软,伸出去的手在半路一转,却是拂过她鬓边的发丝,将她散乱的头发理顺,“没有下次了,知道吗?”

    “要是再有下次,可是要罚你了。”

    傅雪舟要为芙鸾整理发丝,往她那边又走了一步,两人的距离缩短了,眼瞧着,却像是一对登对的璧人了。

    姜瑶横看竖看不顺眼,堵着气别过脸。

    傅雪舟见她完好无缺,便要带她回去:“好了,回去吧。”

    话音刚落,他们身后传来咯哒咯哒的声音,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敲击着洞壁,声音先是很小,慢慢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杂乱。

    傅雪舟神色微变,一把将芙鸾抱在怀里,立刻出声示警:“是蜘蛛群,不要纠缠,迅速离开!”

    几乎在他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一道白光从黑得看不清五指的洞穴伸出喷出,气势汹汹地朝着众人而来。

    傅雪舟抱着芙鸾,手腕一抖,长剑翻出,与白碰撞,发出“铮——”的一声,白光被长剑上的灵气弹开,仔细一瞧,却是带着粘液的蛛丝。蛛丝掉在草丛里,发出“滋滋”的声音,不消片刻,那丛草已经尽数枯萎。

    蛛丝有毒。

    但这还不是最要紧的事情,他们不知为何,惊动了蜘蛛群,无数大小不一的八脚蜘蛛从洞穴深处钻出,大的足有两人高,尖锐的蜘蛛腿牢牢插进洞穴岩石,挂在洞穴两壁、头顶,密密麻麻的数量让人头皮发麻,而在它们后面,似乎还有数不清的蜘蛛正在往这边赶来。

    傅雪舟已经没有去细思为什么蜘蛛群会突然跑出来,他迅速判断了方向,对众人下令:“东北方有停歇室,去那里!”

    停歇室是青岚宗在后山建立的安全点,里面有强大的阵法,妖兽轻易无法进入,是用来给那些重伤弟子休息疗养的地方。

    众人于是一同往停歇室跑去,一边斩杀后面追上来的蜘蛛。

    其余守山弟子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有些手忙脚乱,好几次险象环生时,一道剑光劈来,数只蜘蛛尽数死于剑下。

    傅雪舟解救了遇到危险的弟子,面上却不显轻松。他一手抱着芙鸾,将剑舞得密不透风,不消片刻,死去的蜘蛛已经堆了一地。

    姜瑶师承衡华真人,同样使得一手好剑。她一剑穿过一只蜘蛛的要害之处,不经意转头,却看见芙鸾被傅雪舟护在怀里,身上的衣服干净整洁,连血都没溅上去。

    姜瑶蓦地拽紧了剑。

    芙鸾似乎感觉到了这边的视线,茫然地歪了歪头,对着她的视线像是有些疑惑似的,迟疑着对她笑了笑。

    那笑容有些苍白无力,像是被蜘蛛群吓到了。

    姜瑶深深吸了一口气,扭过头不去看她,反手一剑刺出,剑身上的灵气在蜘蛛体内陡然爆开,连带着这只蜘蛛一起,被炸得血肉横飞。

    在她身边的守山弟子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身血,他本能地转过头想说什么,却见云琼峰的叁师姐冷着一张脸,气势凶狠地收割着蜘蛛的性命。

    他咽了咽口水,不敢再说话了。

    姜师姐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大脾气?

    “叁师妹,冷静些,保留体力,不要过多纠缠。”

    傅雪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姜瑶一惊回神,才发觉自己因为愤怒气昏了头脑。她呼出一口气,冷静了下来,顺手杀掉挡路的蜘蛛,就要继续追着傅雪舟几人。

    “啊——!”

    突然一声惨叫,姜瑶回头,看到一名弟子被蜘蛛群追上,那铺天盖地的蜘蛛让他心生恐惧,手下一时失了分寸,手忙脚乱起来。

    傅雪舟皱了皱眉,还是停下来,正要出手相救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深红色的藤蔓,正在那名弟子身侧不远处。

    傅雪舟变了脸色:“住手!”

    但是他说得已经晚了,顶上的月蚀花受到惊扰,闭合的花瓣接连抖开,花柱上的花粉扑簌簌的抖落,黏稠香甜的香气霎时间充斥着整个山洞。

    月蚀花,平日里温和无害,受到攻击会喷出花粉,沾染上的人如中情毒,非男女交合不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