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猫来到屋外的空地上,它烦躁地拍着尾巴,看着叁个方向迟疑不决。

    可是屋内传来的哭叫声容不得它过多考虑,它踌躇片刻,终于选定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

    芙鸾修为不算低,筑基后期,即使在外行走,不说杀敌,自保也是绰绰有余的。只是她对上的是她的师兄,同样的天才,年纪轻轻的金丹期修士,轻而易举地将她所有的挣扎都镇压下去。

    傅雪舟微微低头,薄唇印上她的额头,吻上眼睛时她下意识闭了起来。唇下的睫毛被泪水濡湿,颤动着,如同被人抓在手里的蝴蝶,震动着翅膀想要逃离。

    那样惹人怜爱。

    傅雪舟神色愈发柔和,他顺着她的面颊一路向下,落到唇边浅浅一吻。或许是这样温柔的态度迷惑了她,她仓皇地睁开眼睛,眼含期待地看着他,声音也是颤抖的:“大,大师兄......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傅雪舟淡淡微笑起来,呼吸间炽热的气息带着酒香,声音缱绻低哑:“不可以。”

    “小师妹......”他捧着她的脸,如捧珍宝,低哑的声音里是已经难以压制的情意,“大师兄病了......这病只有小师妹才能治好......”

    “小师妹平日里那么乖,那么听话,所以愿意帮大师兄的,对不对?”

    他指尖勾上她腰间的细带,稍稍用力,结扣被松开,穿戴整齐的衣服失了约束,松散开来。衣服并不好脱,他已经等了那样久,那样难熬的时间都过去了,不会这点耐心都没有,何况他亦不想过于着急。

    修长的手探入衣襟,轻而易举地其中一只玉乳握在手里。那对儿乳儿白嫩又绵软,吸附于掌心,柔顺地被他揉捏着。

    傅雪舟呼吸急促,他极力克制着自不要太过用力,但是手上的触感太好,而床上躺着的也是他一想到下身就发紧发胀疼得厉害的姑娘,忍不住用了力,将那团绵软掐弄成各种形状,指腹揉戳着乳尖,看着那点嫣红加深,如同绽放在雪地上的红梅,让他的眼睛愈发暗沉晦涩。

    他压在她身上,胯间炙热的肉棒隔着薄薄的衣料抵在她的腿心,那样高的温度,烫得她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芙鸾的挣扎太过无力,她无助地啜泣着,恳求他就此停下。她说他是大师兄,她说这样是不对的,她想说她真的很害怕,可是傅雪舟依旧温柔而残忍地镇压了她所有的努力。

    他彻底拨开少女半掩着的衣襟,吻着她纤细的脖颈,时不时吮吸,在上面留下濡湿暧昧的痕迹。他的吻一路向下,舌尖在乳尖上一卷,将乳儿吸在嘴里,含弄舔舐,像是要从里面吸出香甜的汁水儿来。

    她还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呢?芙鸾惊慌失措地,脑子里乱糟糟的闪过无数想法,却没有一条告诉她该如何办。在他手指拨开花唇的时候,芙鸾终于压制不住地哭喊出来。

    “大师兄,你放过我吧!”

    “我是你师妹!你不能这么做!”

    “我会讨厌你的!我会恨你的!”

    她的身体发着抖,敏感的花心随同主人,在他指尖微微颤抖,如同含泪一般吐出晶莹的液体,滴落在床单上。

    傅雪舟用指尖沾了一点,含着嘴里品尝,如他预想中一般甘甜,却似乎比他喝的酒还要醇香醉人。

    他想要她,一直都在想。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因为想到她而睡不着。他曾幻想着她在他身上婉转承欢的模样,才能射出来。可是等那阵情欲过去,他又开始自厌起来。

    他的小师妹不会知道,她视若兄长的大师兄一直在肖想她,无数次想过她身着红妆笑着答应嫁给他的模样。然而这样的幻想又很快被打碎,小师妹没有穿嫁衣,只是不断退后着、退后着,惊恐的看着他。

    就像现在这样。

    她在害怕他。

    傅雪舟曾在暗地里发誓要保护好她,不让任何人欺她、辱她,她只需要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就好。

    可是如今,伤害她的却变成了他。

    外面忽地传来脚步声,小白猫喵喵地在外面直叫唤,一道声音接着响起,似乎是有些迟疑地,喊了她一声:“芙鸾师妹?”

    是叁师妹,姜瑶。

    他看到小师妹猛地转过头,眼里盛满了希冀的光。

    “叁师姐?”

    姜瑶在外面皱了皱眉,她其实不想来的,只是这小白猫不知怎么回事,非要扯着她的衣角往外走。这是芙鸾的猫,她可不敢随意打杀了,只能不情不愿地把它送回去。

    她喊了一声,没打算进去,芙鸾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沙哑犹带着鼻音,像是生病了。

    姜瑶不觉挑眉,这倒是稀罕事儿。她几位师尊师兄心尖上的人居然还有生病的一天,要是他们知道指不定心里急成什么样了。想到这儿她就有些不高兴,想到这几日老是躲在她的师兄更是心情郁郁。

    她不想跟芙鸾继续说话,转身就要走:“猫给你放这儿,你自己出来看看。”

    芙鸾神色焦急,想要叫住她。

    傅雪舟倾身,吻住了她。

    芙鸾瞳孔一缩。

    但是这次傅雪舟并没有停留很久,他留恋似的轻轻厮磨着,薄唇移开,在她耳边轻声开口:“我不动你了,让她走吧。”

    芙鸾安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偏过头看着屋外,嘴唇张合:“......谢谢你,叁师姐。”

    姜瑶只回头看了一眼。

    傅雪舟松开她时,才发现她的手腕在之前的挣扎中已经通红一片,这让他沉默许久。

    他低了眉眼,轻轻地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他怀里。这个过程中,她的身体有些微的僵硬,不过看他似乎没有别的想法,也只能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傅雪舟抱着她,头埋在她颈间,声音低不可闻,带着深深的疲倦和绝望。

    “小师妹,大师兄很爱你。从始至终,想要你想到快要发疯的程度。”

    芙鸾垂着眉眼,不说话。

    PS:正文部分女主大概率不会失身,最多就像这样被摸摸搞搞,或者被幻想?番外可以写女主前几周目翻车后的结局,肉多,你们想看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