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琼峰高逾万丈,日光也比山下来得早。

    明成歌睁开眼睛,他听到了门扉打开发出的咯吱声,从树上跳了下来。

    姜瑶看到他的时候僵硬了一瞬,她想起来之前他将她和那两个人关在一起的事情。那时屈辱、恶心和愤怒的情绪又回到她心头,似乎从未褪去。

    明成歌恍若未觉,唇边带笑,唤了她一声,视线却多是落在她后面的人身上。她还是穿着昨日那身红白相间的齐腰长裙,上面绣着的杏花衬着她轻灵明丽,她正跟在姜瑶身后走出来,看到他的时候愣了愣,声音还带着清晨刚起床时的轻软:“二师兄。”

    芙鸾注意到了他被划破的衣袖,她知道二师兄很厉害,他身上留下伤口,只能说明,昨天晚上那场战斗,定然十分惊险。

    但是她却一个人跑了。

    昨夜被大师兄差点带走的恐惧消失后,引发这次战斗的不安和因为二师兄受伤而产生的愧疚感在这一刻溢上心尖,她茫然地呆愣了一会儿,抿了抿唇:“二师兄,你的伤......”

    姜瑶也注意到了,她皱了皱眉,有些奇怪他在青岚宗为什么还会受伤,看芙鸾的脸色,好像知道什么,但昨天晚上抱着她哭又是怎么一回事?她能感觉到她当时的害怕,她在害怕什么?

    她想了一会儿没把这些事情窜起来,也就放弃了。虽然说经过昨晚她跟芙鸾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也不代表她会像师尊师兄那样对她呵护备至,嘘寒问暖。

    她还是,不怎么看得惯芙鸾。

    明成歌并不在意他身上这道伤口,他是受了伤,但大师兄也好不到哪儿去,太常殿的询问,也足够他应付一段时间了。

    他现在只想带着小师妹赶紧离开宗门。

    明成歌拉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启明殿的方向走:“这个不碍事,早好了。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们先去掌门那儿领任务,领完就出发。”

    芙鸾被他拉着,不由自主地往前,但她还是记得要做的事情:“二师兄,我还有话要跟叁师姐说。”

    明成歌停下脚步,芙鸾试着抽出自己的手,他却没有松手,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

    握得那样紧。

    芙鸾下意识去看他的眼睛。

    他低头,眼里似乎含着几分疑惑,静静地看着她。

    芙鸾克制住身体的僵硬,看了看她单手抱着的小白猫,轻声道:“二师兄,小白要掉了.....”

    明成歌伸出手,轻而易举地将她怀里的小白猫拎起来,放到自己肩膀上。

    “我来替你带着它吧,免得你不方便。”

    这下不止芙鸾,小白猫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它僵着身体趴在明成歌肩上,深刻怀疑是不是昨天晚上那件事刺激到他了,才导致它家饲主的二师兄,身上也有了奇怪的变化。

    芙鸾沉默了下。

    明成歌感觉到,被他握在掌心里的小手犹豫的,轻轻回握住他,拉着他,往姜瑶的方向走过去。他眼里晃过真心实意的笑意,顺着她的力道走了几步。

    芙鸾走到姜瑶面前:“师姐,昨天晚上谢谢你了。”

    她说着,像是对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些踌躇不定,几番纠结后郑重开口:“这次下山历练,希望师姐武运昌隆,一路平安。”

    宗门内部弟子要出远门,长辈或者相熟的同门都会对他说类似的话,这不算什么大事,却也能够体现师门内部是否和谐友爱,然而云琼峰上衡华真人不可能会对她说这些,大师兄会说,但也不过是例行惯事,二师兄从来不在乎这些虚礼,所以在今天,她收到同门师妹正儿八经的祝福时,难得有些恍惚。

    明成歌将注意力从芙鸾身上挪开,听了这句话,吟吟笑着,也顺口说了一句:“叁师妹路上小心。”

    始于清晨薄雾弥漫中的一场送别,同门师兄妹之间相互祝福,告别,再温馨不过的一幕,然而许多年后,姜瑶事后回想起来,才终于明了当时心内生出的不安感来自于何处。

    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

    掌门交给他们的任务是去除一只为祸乡里的厉鬼。

    如今的修仙界以宗门和世家为主,不立皇朝,除修仙者外,多数凡人只能依赖宗门和世家的保护。如青岚宗,虽然宗门本部仅仅占据数十座灵脉,但其所辖范围极广,大大小小的城镇也有几百之数。与其说是依附,不如说是青岚宗向这些城镇提供庇护,如有妖邪孽鬼作祟,可上报宗门,宗门整理后在灵宝阁中发布任务,城镇付出的报酬宗门抽取十分之一,余下交由完成任务的弟子,并记录为功勋,达到一定数额,方可进入灵宝阁对应的楼层。

    李虹知道这是芙鸾第一次出任务,之前她被衡华真人保护得太过,连后山那种专门拿给弟子练手的妖兽都未曾接触过,因此交给她的任务不算太难,筑基后期的修为足以应付,何况有明成歌在旁边看着,不会出什么大事。

    他将封存着任务内容的玉简交给芙鸾,觉得他还是得提前说一声,于是看向明成歌:“这次的任务是交给她的,若是她没有危险,你不要胡乱出手,知道吗?”

    他就怕明成歌也像他师弟那样,对芙鸾过度保护,抢着把厉鬼给灭了。那这次历练还有什么意义?

    明成歌笑了起来:“师叔,你这也太不信任我了吧?我怎么会抢小师妹的事情做?”

    掌门重重地哼了一声:“信任你?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昨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你跟你大师兄,怎么打起来的?你们之后就没看看那儿变成什么样子了?”

    看来大师兄那边也没告诉掌门真相啊,明成歌若有所思,语气随意道:“云琼峰也有些年头了吧?正好借这次机会动动土,翻新一下不好吗?”

    掌门险些被他这样不以为意的态度给气笑了:“你倒是会给自己找理由,要不是这次你要陪同芙鸾下山,我真该把你扣下来去关禁闭。”

    他看了一眼旁边乖乖巧巧的芙鸾,心里止不住想着,整个云琼峰,除了芙鸾,就没一个让他省心的!不管是他师弟还是他的几个徒弟,傅雪舟这孩子之前他看着挺进退有度的,结果二话不说跟明成歌打了一架,掌门把他叫过来时,神色倒是温温和和的,对于要受到的处罚也没有半点不情愿,但问及原因,他就不说话了。

    那固执的脾气,该说不愧是他师弟的徒弟吗?

    明成歌素来没个正行,听了他这句话也没放在心上,微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师叔可以等我回来了再补上,我也不会逃的。”

    对云琼峰深感心累的掌门将人赶了出去,连带无辜被卷入里面的芙鸾。

    掌门看着两人走出大殿,又处理了一会儿宗门内的大小事务,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之前他叫傅雪舟来启明殿时,他最后问的两个问题。

    傅雪舟问他,陪同小师妹下山的人能不能改动。

    被他拒绝后,傅雪舟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他问道:“小师妹去的地方,是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