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座之人轻轻咳嗽一声,掩去喉咙间的痒意。

    “这些日子,叁宗和世家都是些什么情况?”

    负责情报收集的冥十一从左侧走出,单腿跪在地上:“几大宗门都已经知晓封印异动的事,前不久月诺城抓了几个魔修严刑拷打,不过那几人都是后来才进入山海玄境的,属边缘人物,知晓不多,内部情报未曾泄露。”

    他顿了顿:“此外,衡华真人离开青岚宗,现在已到达月诺城,不日将抵达山海玄境。”

    “只他一人?”

    冥十一回答:“是。”

    上方之人不轻不重地道一句:“他倒是从容自若。”

    冥十一不知该如何接这句话,他只是觉得,衡华真人的确有自负的资本,大乘期巅峰,离登仙一步之遥,这世间鲜有敌手。而反观他们这边,圣主重伤未愈,大长老身有隐疾,十成功力最多发挥七八成,大祭司倒是修为高深莫测,可惜若非山海玄境有累卵之危,否则绝不出手。

    他到底是担忧,于是问道:“那大长老,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如何?”上方之人淡淡道,“他要入内查看,你们挡得住他吗?”

    冥十一垂首,放在膝盖上的拳头猛地握紧了。

    帐幔后的人轻敲扶手:“派人去送请柬,就说山海玄境门户大开,恭迎他入内做客。”

    冥十一愕然:“大长老?”

    这不是引狼入室吗?ⒽāǐτāиGsんùщù.νǐ⒫(haitangshuwu.vip)

    “他没你们想象的那么难缠。”上座之人道,“他是相信自己的剑,但不是蠢。”

    “世人都以为衡华真人孤高淡漠,不问俗事,但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城府。”

    “只是因为你们太弱,他才懒得算计你们。”

    猛虎捕食兔子时,会考虑兔子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他合了合眼,有些疲惫:“他一人能挡我和圣主,却挡不住千万魔修。山海玄境需要时间回复实力,叁宗也需要休养生息。”

    “这其中的利弊权衡,他是算得清的。”

    “你们需要做的,只是想办法告诉他,山海玄境这边,不弱于叁宗。”

    “弱则示敌以强,剩下的,无需我再告诉你们怎么做了吧?”

    众人齐声应是。

    在说完这件事之后,冥十一才将另外一件要紧事也做了禀告:“叁宗大比结束,各宗弟子陆续下山历练储君也在名单之中。”

    上方之人微顿。

    冥十一没有察觉这点异常,只是继续道:“圣主那边已经派了人,属下担心储君会落在他们手中,因此得到消息的时候立刻也派人去找储君殿下。”

    “此事未经长老许可,还请长老处罚。”

    “无妨。”上方之人道,“这事你没有做错。”

    “只是青岚宗不可能不做准备,加上圣主的人在旁边虎视眈眈,你们不一定能带她回来。”

    冥十一愣了愣:“那”

    他轻声道:“你们只需要阻拦他们,不让任何一方带走她就行了。”

    冥十一还是有些犹豫:“可是殿下自幼就被带走,她又在青岚宗呆了十年,心里说不定会对山海玄境有所芥蒂会愿意回来吗?”

    回应他的,是上方之人的沉默,许久之后,他才开口,声音虽轻,却十分笃定:“她会回来的。”

    冥十一仍有疑虑,但见大长老胸有成竹,也不好多问。

    上座之人静默片刻,忽然问道:“星移楼那边没有动静?”

    冥十一道:“大祭司仍旧闭门不出,其余祭司各在其职,都未曾外出。”

    大祭司此人,当是山海玄境中最为神秘莫测的存在了。那些想要争权夺势、建功立业的魔修多聚拢在圣主和大长老身边,大祭司手中几乎没有实权。但无论是圣主,还是大长老,都无法撼动大祭司在山海玄境的地位。

    因为山海玄境的遗民全心全意地信奉他。

    奉若神明。

    说完这些,上方之人已然十分疲倦。冥十一察言观色,与众人一同行礼告退。空荡荡的大殿一时安静下来,他微微侧头,从旁边打开的窗户看到了庭院中的摇光木,幽蓝色的花瓣窸窸窣窣地落了一地,有风而来,卷着落花飘飘荡荡,无处依附。

    他伸手,握了零星几朵,垂眼细看。

    山海玄境里的夜晚从来都是冷寂的,魔气的侵染下,月光都显得狰狞。

    他早已习惯这样的夜晚,只是想起,许多年前的夜晚,有那样一个小姑娘坐在木头搭成的秋千上,歪着脑袋问他:“哥哥,我能不能跟你要一样的名字呀?”

    她说:“要是我们共用一个名字,那是不是就能保证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呢?”

    他薄唇微张,像是恍惚中念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声音渐渐融在风中,化作一声叹息。

    “曦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