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确实是要和父母吃饭的日子。两人回到家后不久,父母就回来了。在饭桌上又是一顿例行的询问。

    “考得怎么样?”

    “应该问题不大。”

    “那你要好好准备文化课了,如果要上A大文化课分数不能低。”

    池颜本身的志愿就是A大或者Y美这两所国内美术专业top的院校。只是对于池家父母来说考上A大会比去Y美说出去的名声要好,因为A大还是国内的顶尖综合性大学,Y美却是专门的美术类院校。普通人不知道Y美有多厉害但一定知道A大有多牛。

    她深知父母所想,但也不作反驳,只是“嗯”了一声。

    池家父母问完了池颜就转头向池骏询问,特别强调他第一要在接下来的期末考保持第一名,不然会丢了他们的面子云云。

    对此池骏也早已习惯,跟姐姐一样只是“嗯嗯嗯”的过去了,最多态度表现得更为真挚一点,让人一看就觉得他不是在敷衍。

    向两个子女问候完近况之后,池家父母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饭桌上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只剩碗筷和餐具的轻微碰撞声。在池家四口都在的时候,这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尴尬。

    池颜胃口不大,率先放下了筷子,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就站起身,“我吃完了,先回房间了。”

    刚艺考完的日子对池颜来说简直是久违的闲暇,她先把房间里累积了很久的快递一一拆开。其中她买了两套睡裙,一套是米白色的蕾丝长袖长裙,一套是吊带的短裙。

    她两件都试了试,面料都挺舒服,穿起来也好看。只是长裙的领口比她想象的还低,低到不仅能看到她胸前雪白的肌肤,从正面看都还能隐隐约约露出半球;而那件吊带裙是按照她闭关之前的码数买的,不知道是不是她又长高了一点,裙尾居然只是堪堪遮住了屁股,坐下来之后甚至能褪到腿根,露出内裤。

    怎么看起来都好像有点色情?

    她的这些快递都是之前为了解压的时候买的,早就过了能退货的时间了。但转头一想,反正是睡裙,也不需要穿到外面给别人看,自己穿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所谓。

    她点点头,把两件的标签都拆掉,跟其他买回来的衣服都丢到洗衣机,调了洗完接烘干的那档。

    最近天气比较凉,今晚就穿那条米白色的裙子吧。

    池骏整理好了他高一高二的笔记,就去敲了池颜的房门。

    “进来。”χyǔsんǔщ℮ℕ.cΘм(xyushuwen.com)

    池颜刚洗完澡出来,正坐在椅子上侧对着他用毛巾擦着头发。

    池骏一边关房门一边说,“姐,我这里有高一高二的笔记,你需要吗?”

    池颜转过身,看到他拎着的笔记本,只有厚厚的一本,就知道他肯定是为了自己专门整理出来的。

    她内心感动,觉得自己平时没白疼这个弟弟,“当然需要啊,这可是年级第一的笔记耶!”

    她抬起手想让他走近递过来,等了半刻都没什么动静。

    她抬起眼眸,发现自己弟弟呆呆的站在门口,眼睛看向别处,只是耳朵和整张脸都泛起了粉红。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最近天气有点转凉了,是不是发烧了?”

    池骏像刚被惊醒,连忙摆手,“没有没有”,脚步紊乱的走过来,无视了池颜的手,径直地把笔记本放在她的书桌上,半刻都没停留就想转身就走。

    “等一下。”

    池颜拉住他,扯着他转过身,本来想伸手摸他的额头,但看到他胡乱飞舞的眼神,瞬间就get到了什么。

    这样不淡定的弟弟,有点可爱怎么办。不自觉就想逗逗他。

    她把毛巾丢到桌上,拿出吹风机放到他手上,“刚好你来了,帮我吹吹头发。”

    池骏一般很听姐姐的话,而且他也没想到可以拒绝的理由,他以往就经常帮姐姐吹头发。他小声的应了一句“好”,就去找插板。

    池颜看着他的手一抖一抖的将吹风机的插头插上,内心不自觉地笑出声。

    她的弟弟也太纯情了一点。

    池骏打开吹风机,一只手顺着她的头发。本来池颜用的洗发水就带有香味,凑近些就能闻到。现在被吹风机一吹,池骏只感觉那股花香猝不及防扑鼻而来,被那香味扰乱得他连她的发顶都不忍直视。

    不自觉地把眼睛又往下挪了一点,结果看到的景象比他在门口的时候看到的还要香艳。

    这件睡裙的领口本身就大,正面已经能隐隐约约透露的风光,从上往下的俯视简直是一览无遗。不仅能看到整个酥乳,还能看到那温软雪白上的红晕。从头上散乱的风还很调皮的玩弄着领口,那两颗娇嫩美俏的乳头总是在他的眼里忽隐忽现。

    池骏感觉腹部生起了一团火,让他浑身燥热无比,他拼命地压制才能稳住他手上的动作。

    池颜坐在他的身前,刚好能对住的是他的腰腹部,稍微往下就能看到他的裆部。虽然池骏已经换了宽松的家居裤,而且是深色的,但池颜仔细看还是看到了裤裆部的变化。

    这个效果确实意想不到。没想到让他吹吹头发他就能想到那么多。

    池颜压根没想到俯视的效果到底有多火爆。

    池骏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帮她吹干头发,还保持着理智,跟之前一样帮她喷了护发精油,又把头发梳顺了,强撑着跟她说了句晚安,才迈着自以为正常实际明显慌乱的脚步走出房间。

    池颜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突然很想把这一幕记录下来,跑去书包里拿出了速写本。

    她脑子一直想着他隐隐变大的裆部,又联想到之前她在篮球上看到他性感的腰腹。一时感觉有点口渴,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而她的手更是没有自觉地就把脑海里的想法给画了出来。

    她回过神来一看。

    她居然把她的弟弟画的这么……欲???

    但不得不说,这样的弟弟太吸引她了!简直向在对她色诱!她好可以!!

    不行不行,这本画册不能被任何人看见。

    池颜用的是活页纸。她把它从本子上取下来后,新开了一个活页本,把它夹了进去,再把它放在了一个带锁的柜子的深处。

    做完这些事她才意识到,她好像对她的亲弟弟产生了不好的想法。

    池骏回到房间后第一时间照了一下镜子。他从那劲爆的第一眼开始就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下部起了反应。一直担心暴露,所以吹头发的时候甚至把她很多头发都拨到了脸前。

    看了看裤裆的地方,好像不是很明显。他突然很庆幸自己早早就洗澡换了衣服。

    姐姐应该发现不了吧?

    池骏还是觉得很忐忑,羞耻地把自己的脸埋到枕头里,脑里控制不住地循环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姐姐精致的锁骨,姐姐那一大片雪白的皮肤,还有……姐姐的胸部,姐姐的乳头。

    那是他的姐姐,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拼命地甩头想把这个画面甩出去,但它好像紧紧地扒住了自己的脑袋,还一直诱惑着他。

    半睡半醒地时候他甚至看到自己放下了吹风机,伸出邪恶的双手将姐姐的胸乳从领口处掏出,不停地揉搓着。

    姐姐饱满的乳球在他的指缝中溢出,又在他手里面被捏成了各种形状。

    他仿佛听到了姐姐发出轻微细小的呻吟和娇喘。他抬头一看,姐姐紧咬着双唇,美丽的双眸盯着他,其中仿佛带着某种乞求。

    他顿时抑制不住,有什么东西喷洒而出。

    他睁开眼睛,发现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感觉到裤裆部分的湿润,掀开被子,他震惊地盯着那滩湿掉的地方。

    草。

    乖弟弟池骏,难得爆了一句粗口。

    被姐姐看一眼,弟弟就性高潮了,太纯情了吧(doge

    真的好喜欢逗弄这种纯情小男生哦嘤嘤嘤,写得好爽!

    刚开始想的这篇文的设定开始在夏天。但是查了一下艺考流程,啊这,怎么13月才考完????但是没!关!系!总有些地方在这段时间长期夏天,偶尔秋天,偶尔冬天,四季变换,应有尽有!

    所以姐姐现在高叁,弟弟高二。(所以第一章改动了点地方,但不影响整体剧情

    突然发现收藏居然破单位数了,震惊!感谢大家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