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堂哥就到逐个房间敲门提供人工叫醒服务,带领各个小辈回老宅跟跟各位长辈拜年。

    池颜本来以为昨晚会像之前陷入性幻想的每晚一样,想着一堆和弟弟赤身裸体的画面难以入眠。但大概好歹高潮过一次,堂姐躺上床之后没多久,她就因为疲累无知无觉地睡了过去,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还算精神。

    池颜做贼心虚,她老会觉得如果显得特别憔悴,别人就会看出她昨晚干了什么不好的事。动作也磨磨唧唧的,脑子里一直在回想昨晚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还在想池骏被练了那么多年的酒量,会不会今年就突增?醉得没那么厉害?然后记得她昨晚做过的事情?

    她昨晚色欲熏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现在反倒有点后怕了。

    后面还是堂姐看着时间不多了,催她动作快一点,她才回过神匆匆忙忙地收拾好自己。

    男生动作都比较快,跟堂姐一起打开门出去的时候,他们人都早早就在那里等着了。池颜跟每个堂兄弟姐妹都道了句新年好之后,才克制住自己的慌乱跟弟弟打了招呼:“阿骏新年好啊。”

    池骏笑着回了她一声:“姐姐新年好啊。”

    看他的表情好像也不像发现了什么的样子,但池颜还不敢放下心来,多问了一句:“阿骏昨晚睡得好吗?”

    “嗯……我昨天又不小心醉倒了,醒来就天亮了。”池骏还是为自己浅薄的酒量感到不好意思,“应该没有做什么让姐姐为难的事吧?”

    那么多年了,他还是知道自己醉酒之后只会粘着自己姐姐的。

    池颜心里才勉勉强强的把那颗悬着的大石放下,回他道:“当然没有。”

    反倒是我做了很多让你为难的事情。

    过年的项目固定而老套。先是回老宅跟几个长辈一一拜年讨要了红包,大年初一晚上包括之后的几天都是去各个的旁系亲戚家拜访和吃饭。大人们有了其他的灌酒对象就不会像年夜饭那样起哄小辈喝酒,自然就没有像除夕夜那样的珍稀时间。

    池颜早早就料到,但还是有点失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长辈能让他们喝多两口酒。

    池家父母常驻外地,过年期间依然忙碌,年初叁就跟他们两姐弟分道扬镳,赶回他们的生意主场。

    两姐弟和其他小辈在长辈们身边陪笑到大年初五,才终于各回各家。

    池骏年初八才开学,想要玩的话回去还能玩个两叁天。但池颜作为准高考生,本身进度就落了别人一大截。而且过完年后不久也要一模了,这次没有艺考成绩的遮掩也就不能像上次那样让班主任帮忙糊弄过去,回到家后天天只能任劳任怨地往图书馆跑,开学之后也是争分夺秒地看书,有时候晚自习也留到很晚才回去。

    但读书毕竟是件很枯燥的事,特别对于池颜来说,她一天可以坐在画板前画上24小时的画,但绝不能前24小时坐在书桌看书做卷子。所以即使她大部分心思都已经花到学习上了,但脑子停下来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开始想对弟弟的情愫。

    应着某句知名定律,人一旦得到了某样事物,就会贪心地想要更多。

    以至于她在和弟弟有了边缘性行为后,就会控制不住地想要跟他有更多的亲密接触。

    比如她跟他吃午饭的时候,会假装对他的饭菜很感兴趣,然后用着交换饭菜的借口用自己的筷子夹着饭菜去喂他。

    又比如他下午下课后借着走读生的身份,跟她在校外吃完饭,给她买饮料的时候,会故意选跟他的那杯颜色很像但口味不一样的,之后再故意拿他喝过的那瓶回学校,借机间接接吻。

    再比如周末回家那天,如果他愿意和她一起去图书馆,就会故意呆到地铁站高峰期时间段离开,在人挤人的车厢里趁机抱着他的腰,然后拿自己的胸部去蹭他的胸膛。

    等等等等。

    有时候弟弟会被她弄得面红耳赤,这时候她只会更有满足感,然后想要做更加恶劣的行为去逗他。

    然而其实她自己的内心总在不断的拉扯,一方面想要对弟弟更加的亲近,一方面怕自己对他的感情隐藏不住,被他发现会觉得她是个变态,让他反感。所以每次做着或者做完这些事,她都会以一个普通姐姐的身份去关心他。她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有被他看出任何破绽。

    虽然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个变态,欺负弟弟让弟弟因为她脸红,甚至因为她而勃起的时候,她才能从中得到一点慰藉,自欺欺人地认为弟弟可能也对她有不纯的情感,可能弟弟也不仅仅拿她当姐姐看待的吧。

    但是每次这样一想她自己都觉得可笑,血缘近亲被吸引的概率本就小的可怜,更不用提姐弟相恋的概率只会少之又少。她自己已经是小概率的那一撮人,还要妄想弟弟也是小概率人群,真的是想得美。

    一模的日子离得越来越近,她为了不让自己被紊乱的心绪打扰,除了中午跟池骏一起吃饭在画室待个午休以外,晚上也尽量在饭堂吃饭,一模前的最后两个周末就直接不回家了。

    但晚上夜深人静时躺在宿舍的床上,她的脑子时不时地就会陷入混乱,抑制不住地会循环一边想着自己的复习进度,一边又想着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好好的抑制住对弟弟的感情不被他发现,一边又想起跟他的亲密行为甚至还会产生欲望。

    有时候偷偷的躲在被子里自慰一发趁着大脑暂时放松就能睡去,但大多数这样的夜晚,失眠往往是在所难免的。

    池骏看着她愈加消瘦憔悴万分的脸,都只以为她是因为一模临近,害怕到时候考得成绩太差,压力太大焦虑得晚上睡不好,每天都担心得不行,给她说了很多让大脑放松的方法让她尝试。

    她脸上笑着安慰他说没事,心中却是一阵阵的苦涩。

    暗恋本是既痛苦又美好的事情。但如果暗恋对象是自己的弟弟,那便是只有痛苦,也唯有痛苦了吧。

    其实暗恋很多时候还是很痛苦的,只有在得知对方也喜欢你的时候才没有那么痛苦,但这样的概率也挺小的。而且暗恋真的很烦人(对于我来说),真的很影响睡眠质量!

    感觉自己写这章的时候带入了很多以前暗恋别人时候的感情。希望不要显得过于流水账了吧。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