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她从沙发里翻过身,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是她那位初中好朋友发来的信息,跟她说她已经收到她的查收消息了,问她喜不喜欢她的礼物。

    池颜赶紧去拆开刚刚从楼下取出的快递,里面装的是大名鼎鼎的巧克力牌子和她很喜欢的动画联动出的限量巧克力套装。

    她对巧克力兴趣不大,但这个限量套装会赠送她特别喜爱的主角的官方特别周边小礼包。小礼包里面的东西极其丰盛,还有个主角Q版小手办,可爱得深深地戳中了她的心。

    她欣喜地拍了张图片,发给好朋友,又发一连串“啊啊啊啊啊”和“爱你”地表达了她激动和感谢的心情之后,才拆开巧克力的外包装盒,打算意思一下尝一口。

    巧克力的外包装五彩缤纷,似乎是多种口味的混杂,但她懒得翻到背面去逐个挑选,就随便挑了一颗捻入口中。只能说不愧是这个牌子的巧克力,连她这个不怎么爱吃的人,都觉得丝滑香醇,甚是可口。

    浴室的门被打开,池骏擦着头发出来,本想直接走回房,却没想到池颜叫了他一声。

    他刚在浴室想着姐姐放纵了自己,还羞耻得不敢直视她的脸,便转移视线,发现茶几上摆放的东西,问她:“这就是菜菜姐送的生日礼物?”

    “对啊。没想到这个巧克力套装官方居然塞了那么多周边进来!不过他们家的巧克力也挺好吃的,你要不要试一个?”说着,她就随意拿起一颗递了过去。

    池骏见她已经递过来了,就顺从地拆了外包装袋将它放入口中,脑子里想着怎么尽早回房。

    “怎么样?”池颜见他在嘴里嚼个半天都吞下去了也没说话,问了一句。

    只见他突然笑得灿烂,跟她说:“很好吃。”

    他这样笑起来好看得不行,嘴角和眉眼都向上飞扬,刚洗完澡热度和水雾都还没完全散去,整张脸都粉粉嫩嫩的,鲜红的唇瓣带有水润的光泽,双眸也水盈盈地看着她。他前额的发丝还滴着水,滴落在他的脸上,再顺着他的棱角分明的轮廓流下,分分钟透露着要命的性感。

    秀、色、可、餐!

    整个大脑瞬间空白,只余留下这四个大字。她咽了咽口水,甚至有股直接扑上去的冲动。

    但她到底不敢这么放肆,她艰难地将视线转移开,开始给他介绍她收到的周边礼包,借此来转移她自己的注意力。

    她说什么,池骏都会回应,一开始她内心慌乱,没有察觉到什么,到了后来,她逐渐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她刚给他展示完那个Q版小手办,就侧过头看他,发现他根本没有去看她手中的事物,反而直直地盯着她。

    ?

    怎么感觉弟弟有点像喝醉酒之后的样子?

    她猛然想到什么,把巧克力的盒子翻到背面,查看他刚刚吃的巧克力包装颜色对应的口味。

    酒心巧克力……40%威士忌!

    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所以她不小心把弟弟弄醉了?这是什么……天大的好事?!

    但酒心巧克力的酒精含量,到底没有过年的那一杯高。池颜从来没有见过除了那一杯以外而醉的池骏,她不是很确定这40%威士忌是否有同样的威力。

    她犹豫了一下,叫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池骏听话地坐上沙发。她一只手撑在沙发上,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靠过去。

    她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情,他巍然不动,依旧安静地注视着她。

    她喊了他一声:“阿骏。”

    他又笑开了眉眼,回她:“姐姐。”

    又是一股悸动,她不由地又靠近了一些。

    她回视弟弟的双眼,轻声问他:“阿骏喜欢姐姐嘛?”

    “喜欢。”不意外的回答,他们两个的感情从小就很好。

    但弟弟的目光直白又专注,像是将自己视为他的所有物,让她忍不住就自动为这个答案染上了其他情感。

    “那阿骏亲亲姐姐好不好?”

    池骏没有犹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姐姐今天生日,想阿骏亲这里。”她点了点双唇。

    池骏却在这时露出纠结的神情:“可是嘴巴不能随便亲。”

    池颜没想到这时候他还能有这种判断,她继续说:“那阿骏觉得嘴巴是什么时候可以亲的呢?”

    “要跟姐姐喜欢的人。”

    “姐姐也喜欢阿骏,阿骏能亲了吗?”她继续用话术引诱着。

    池骏眼中露出欣喜的色彩,“真的吗?”

    她点点头,把脸又凑近了一点,停在距离他的只有几公分的地方。她感受着弟弟鼻腔喷洒出的温热气息,开口道:“姐姐好喜欢好喜欢阿骏,阿骏能亲亲姐姐嘛”

    池骏却没有立即听她的话,反而说:“可是姐姐,姐弟之间是不能接吻的。”

    这句话宛如惊雷般砸在了池颜的头上。

    是酒心巧克力的程度不够?他没有醉酒?还是这就是他醉酒后的认知?

    她的脸色顿时发白,脑袋轰轰作响。

    但不管是哪一个可能性,她都不可能再继续像除夕夜一样,对他作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因为现在,她的弟弟因为她是他的姐姐,而不愿与她接吻了。

    这才是现实,她之前也会这样说服自己放弃,心中却一直隐隐地抱有那不切实际的妄想,不肯早早死心。

    是她自己总是造就着模糊不清的假象,想着能得到片刻的自我满足,却又沉溺其中,不愿早日清醒。

    她直起身来,勉强撑起一丝笑容,跟他说:“姐姐跟你开玩笑的,我要去洗澡了。”

    也不等他反应,直接抓起手机就快步冲向浴室。刚关上浴室的门,手机就发出声响,是她提前设置的提醒铃。

    零点了。美梦结束。

    之前就说好,要从这时开始,专心地做池骏的好姐姐。

    她抬头看向镜子,里面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今天还有。只是想断章断在这里。0应该是最后一虐了。

    剩下的等写完就放出来,时间不定。

    ps  不知道为什么标题逐渐有日本轻小说(?)的味道

    写为了周边送了巧克力套装的时候想起了一件旧事。当时我去便利店看到冈本出了个白金旗舰超薄套装(忘了是不是这个名字)会随送一个皮质的小包包。那个包包真的很小,它大概就跟冈本的套套差不多大小,可能就是个专门放套套的小皮包(防止磨损?),但是是真的很好看也很可爱。但那时候我没有男朋友也没有性生活,就问一个有男朋友有性生活的朋友说你要不要买新的避孕套,不如你拿套套我拿包包。然后她就买了这个套装将那个小包包送了给我hhhhhh我之后还问她冈本的超薄好不好用【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