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骏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美好又真实的梦。

    梦里他向姐姐表达了爱意,姐姐不仅没有讨厌他,甚至还笑着接受了他的爱。她跟他说“她好喜欢好喜欢他”,还主动与他拥吻。

    姐姐的嘴唇柔软又温暖,还带有淡淡的清香。她还将她的香舌伸进来与他缠绕。他下意识地环住她的腰身,把她按在自己身上,想要离她更近一点,加深这个梦魂萦绕的吻。

    不仅如此,姐姐带他跌落在了她的床上,扯开了围在身上的浴巾,允许他对她肆意的亲吻与抚摸。

    他还记得她用着勾人的眼神对他说:“姐姐是阿骏的。阿骏想亲哪里,想摸哪里,都可以哦。”

    他欣喜若狂,将细细碎碎的吻落在她的脖颈处,尔后流连到她精致的锁骨。

    他也终于光明正大地抚摸到了姐姐丰盈的雪乳,那里柔软得令他忘乎所以。他轻握住姐姐的乳团,小心翼翼地抓揉。他一用力,那里就会荡漾着醉人的乳波,浪尖的红蕊也乘着波浪晃动,迷了他的双眼,他情难自禁地俯下身叼住一只,细细地吮吸品味,另一只则用手搓捏着。两只小巧可爱很快就变得硬直挺立。

    姐姐似乎也很爱他的舔弄揉搓,她的双手插入他的发间,挺着腰身向他献上他心旌摇曳的双乳,嘴里发出娇滴滴的呻吟。

    他揉捏着软乳,继续向下亲吻她平坦的腹部和莹白的腰间。再将她翻了个身,沿着她的脊骨吻了下来。那里似乎是她的敏感处,因为他每次落下一吻,她都会随着抖动一下,还微微扭动腰肢。于是他在那处徘徊了许久,啜吻着她的脊柱,还时不时地轻啮。果然没过多久,姐姐就被他弄得娇喘连连。

    他还光顾了她的花穴。那里毛发稀疏,花瓣鲜红娇嫩,穴口还流溢着滢滢汁水。χyǔsんǔщ℮ℕ.cΘм(xyushuwen.com)

    姐姐见他看得着迷,邀请他品尝。他高兴地应许,埋头在她两腿之间,吮吸那香甜可口的花汁。他还将舌头伸了进去,搅动着甬道内壁。姐姐肯定觉得很舒服,因为她叫得更大声了,还会时不时地用她纤细白皙的玉足蹭着他的性器。

    他的下身早就膨胀,他脱下裤子把昂扬的肉棒掏出,将它放在蜜穴上,听着姐姐动人的叫床声,边揉弄着姐姐柔软的胸部,边在穴口处研磨。他被双瓣夹包住,花瓣随着他的顶弄扩大又收缩,小穴也会持续喷吐着蜜汁淋在他的肉柱上。

    他在肏弄着姐姐。

    尽管没有真正的插入,但这个认知和淫靡的景象依然令他血脉贲张。

    最后将精液都射在了姐姐的肚子上,白白的一大滩,终是让姐姐见识到了他对她的欲望。

    梦境的结尾,他轻柔地帮姐姐擦去他沾染在她身上的精液和她下身的水液,然后与她相拥而眠。

    实在过于美好了,尽管他已经感受到了晨光照射进来的光亮,却仍然不愿意睁开眼睛。他还想继续入睡,去续接下一个美梦。

    “阿骏……”

    他听到耳边传来姐姐的低喃,这是……续梦成功了吗?

    他移动了一下手臂,却感受到它搭在了一具滑嫩的身躯上,这个触感与他之前做的梦一样真实。他毫不犹豫地相信这是他成功延续上的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一片黑,但他记得姐姐的手感与他现在触摸到的并无二般。

    他滑动着手掌摸到了她的后背,微微摩挲片刻,再沿着脊椎骨滑落,果然手下的身躯随着他的动作轻微颤动。手掌随后落在她的翘臀上,他长大五指罩住,轻轻地揉捏了两下。他想起之前姐姐在他面前弯腰时紧身针织衣勾勒的蜜桃臀,现在他终于摸到了,即使是在梦里。他不禁口感舌燥,有些热血沸腾,万万不可能错过这难得的机会,手上不由地加重了力度。

    “阿骏……轻点……”

    姐姐娇嗔的提醒在耳边响起,他才减轻了手中的力道。

    又抚摸了两下臀部,他的大手继续游走,摸索到姐姐的腿心,潺潺的汁水流在了他的手上。

    他低哑着笑了一声,口中呢喃着:“姐姐水好多啊……”

    他本不期待梦里的姐姐会回应他,却听到了她的回答:“水多阿骏不喜欢吗?”

    他微微惊讶,却认真地回她:“只要是姐姐的,我都喜欢。”

    他轻轻揉动着阴蒂,更多的水液流出,满满的快要溢出他整个手心。他伸出一只手指,缓缓插入了姐姐的蜜穴之中。

    “啊……”姐姐吟叫了一声。

    甬道的内壁紧紧地绞住他的手指,他不敢动快,只慢慢地来回耸动。等感到内壁放松了一些,才加快速度抽插着手指。

    他听到了她逐渐加重的喘息,问她:“姐,我弄得你舒服吗?”

    “嗯……嗯……”

    姐姐的呻吟随着他的插弄此起彼伏,他想让姐姐更舒服,不由自主地又加多了一只手指进去,轻重有序地抽插着姐姐的花穴。

    细碎地娇吟不断地在他身边响起,甚至感觉真实得不像做梦。

    他出声问她:“姐,我这样插你你喜欢吗?”

    “嗯……喜欢……啊……阿骏插得姐姐好舒服……”他听到姐姐这样回答。

    他的性器已经胀大得让他心痒难耐。他抽出手指,握住肉茎蹭着姐姐的臀缝,缝隙的皱褶摩擦着他的铃口,一阵又一阵的刺激由下身传来。他忍不住地说:“姐姐,我想插进去。”

    “不可以哦。”他感受到姐姐的肉体远离了他的性器,并且这么跟他说道,“昨晚就跟你说了家里没有套套,不可以插进来。”

    昨晚?

    他意识到不对劲,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姐姐伴着微微红晕的脸颊映入眼底,霎时之间陷入呆滞。

    “但是姐姐可以帮你用其他方法解决哦。”说完,她就亲了一下他的下巴。

    “姐姐……”他恍如仍在梦中,至今仍不敢相信,喃喃着道:“我不是在做梦吗?”

    他看到姐姐挑了挑眉,对他说:“你刚刚捏我屁股捏得这么起劲,还用手指插我插得这么用力,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吗?”

    难道……不是?

    他晃了晃神终于反应过来,想起自己刚刚姐姐对自己说的话和自己做的行为,整个人“倏”地一下变得通红无比,他情难自禁地蜷缩起来,恨不得把脸藏起来不让姐姐看见。

    “那……那……昨晚?”

    昨晚发生了什么?昨晚他们也做了吗?昨晚为什么做了?难道……难道他以为的那个梦也是真的吗?

    池颜看着把自己卷成一坨的弟弟,可爱得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抬起手轻轻地摸挲他的头发,凑过去他的耳边,悄声对他说道:“阿骏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我……我……”

    “所以阿骏自己说爱姐姐也不记得了?”

    他的脑子像是被钝器一下击打,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说出了那句话,不自觉地把自己缩得更紧了。

    池颜见他的反应就明白他是记得的,大概是因为吃了酒心巧克力的缘故,让他当时的神智没有那么清晰,不然也不会有勇气跟她告白,现在也不会觉得自己在做梦了。

    她的心不免软了软,她的阿骏原来是这样爱着她的,他们互相隐藏着心事,假装若无其事地按照姐弟之道相处,却在暗处担心惧怕被对方发现,备受着这见不得光的情感痛苦地折磨。

    她轻抚着他的头,一句又一句地重复昨晚说过的话:“姐姐好喜欢好喜欢阿骏,怎么可能讨厌你呢?”

    “姐姐是阿骏的,阿骏想亲哪里,想摸哪里,都可以哦。”

    “姐姐也好想要阿骏,想要到下面都流了好多水,阿骏想要尝尝姐姐的味道吗?”

    “阿骏的肉棒好大,磨得姐姐好舒服。”

    ……

    “阿骏,不是梦哦。”她落下一吻在他烧得赤红的耳垂上,“姐姐爱你。”

    希望各位平时或者将来doi的时候不仅要享受快乐,也要注重规避风险哦。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