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颜本来打算给他乳交,毕竟这是他比较喜欢的方式。没想到刚捧着双乳套上去,弟弟就直接射了。

    “……”

    “……”

    池颜幽幽地说:“阿骏也太快了……”

    到底是多喜欢乳交啊?!

    之前也没见他射得这么快啊!

    池骏羞耻得又想把自己缩起来,但他忍住自己的羞耻心,只默默地拿过旁边的纸巾帮她擦掉沾在身上和脸上的精液,一边擦一边小声的辩解:“都怪姐姐太诱人了。”

    她光着身子的样子就已经快将他的魂魄给勾去了,更不要提还捧着那副他喜欢得不得了的雪乳要与他欢愉,他怎么可能顶得住嘛!

    池颜听罢却心情愉悦起来,等他擦完,她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嘴巴。

    池骏还没有习惯他已经可以跟姐姐做这种亲密行为了,微微发怔。

    “身上太粘了,我要去洗个澡。”她站起身,捡起丢到了床尾的浴巾,随便往身上一披,转过身来,对他妩媚一笑,说:“阿骏要跟姐姐一起洗澡吗?”

    池骏身上的红晕就没有消下去过,他害羞地低了低头,他正想应承,却刚好看到亮起的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愣了一下,不禁失望地说道:“9点了……爸妈说今天中午会回来……”

    池颜也只好遗憾地说了一句“好吧。”

    他们都心知肚明必须在其他人面前扮演普通的姐弟,才不会有暴露的风险。好不容易才互通心意,他们都不想被迫分开,更不要提如果暴露了无论是哪方都必定会遭受伦理的谴责。在这一方面上,两姐弟都默契地保持慎重又谨慎的态度。

    池颜拿出换洗的衣物去浴室洗澡。

    池骏穿好衣服之后,看向今早躺在一起的大床,床单上面还有他们不知道是谁的体液残留的水渍。

    或许是姐姐的,或许是他的,也或许是他们两个人的,交融在了一起。χyǔsんǔщ℮ℕ.cΘм(xyushuwen.com)

    他卷起床单打算拿去洗衣机洗,想到自己居然跟姐姐做爱,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最重要的是……姐姐也爱他。

    他情不自禁地把头埋进了有着他们两个人的味道的床单中,傻傻地笑着。

    *

    仿佛是为了对得起他们的慎重,池父池母10点多就提前到家了。池颜早就梳洗完毕,坐在房间里看书。

    下午池颜作为住宿生要提前回学校,池骏帮她背书包送她过去。这段时间恰好没有什么人上下楼,两人出门后在没有他人的电梯里开始热吻,直到一楼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回学校的路上池颜还拉着他绕了一段路,躲进了一条平时少人经过的小巷里的死角与他又拥吻起来。

    她知道这个死角平时不会有人来,巷子里经过的人也完全看不到,动作不免大胆了起来。

    她的手开始变得不安分,在他的身上这里摸摸那里蹭蹭。

    池骏哪受得了姐姐的撩拨,被姐姐在外面接吻就让他够害羞了,没想到她还要摸来摸去四处点火,下身很快的就肿胀了起来。

    池颜挥动灵巧的舌头在他的嘴巴里横扫千军,手上不停地摩挲着弟弟勃起的肉棒。

    池骏被她撩得欲念沸腾,在光天白日之下又没她这么放得开,只能僵直着后背,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好不容易被她松开了嘴巴,就可怜巴巴地对她说道:“姐……放过我吧……”

    声音被情欲沾染变得低沉嘶哑,池颜听在耳里觉得性感极了。

    她看着他红红的眼尾,手中隔着他的裤子上下飞速地撸动着的性器,用着一口怜爱的语气说着与之相反的话:“阿骏看着好可怜哦,可怜又可爱,让姐姐好想欺负你。”

    池骏没辙了,他将姐姐按紧在自己怀里,手伸进她校服的上衣里在她光滑的后背抚娑。他也只敢做到这种程度了。

    池颜听着他在耳边逐渐加重的低喘,手刚想偷偷的从裤沿摸进去,就被一把抓住。

    “姐……不要……”他快受不了了,哀求着她。

    “可是阿骏下面这么胀不难受嘛?”

    “难受……可是……”

    她盯着他红得像要滴血的脸几秒,笑着提出了一个猜想:“害羞?”

    “……嗯。”他没脾气地承认道。

    “可是这里别人看不见的呀,你也知道。”

    “也不行……”

    “好吧。”她放弃了伸进去的想法,却继续隔着裤子玩弄着他的肉棒。

    他本以为她会就此收敛,却没想到她隔着裤子都能玩出那么多花样,撸动着茎身还时不时地摸一下阴囊也会时不时地戳一下马眼。

    “姐……”他叫唤着他的姐姐,更像是呻吟,尾音颤颤的,颤得池颜更有加倍欺负他的冲动了。

    她穿着的是学校的礼仪服,上着白衬衫下着百褶裙,某种意义上特别方便。

    她将他推到墙边,趁他没反应过来迅速脱下他的裤子,又撩起自己的裙摆,隔着她的内裤用下体蹭着他胀得快爆炸的肉棒。

    她在他的嘴巴下巴脖子上都留下细细碎碎的吻,娇喘着对他说:“阿骏……姐姐想要你,射出来,射给姐姐好不好?”

    池骏被她下体蹭得脑子一片混沌,他能感受到她内裤一片湿润,龟头隔叁差五地戳中那流淌着蜜液的花缝,刺激得他尾椎骨一阵阵酥麻。

    池颜见他逐渐迷离的眼神,想着再加一波猛料,她解开上身衬衣的纽扣,露出她被半杯胸罩拢住的巨乳。

    下午的阳光明媚灿烂,照射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她闪闪发亮,她牵着他的手握在那两具附着着太阳光又诱人的绵软上,引诱他揉捏它们,另一只手抓着弟弟的肉柱往小穴那里怼,嘴上继续说着勾人的骚话:“阿骏……来揉姐姐的胸部……软软的,你最喜欢了……姐姐想要阿骏的精液……射给姐姐好不好?”

    情欲冲上脑门,终是占据了上风,池骏再也顾不得害不害羞的问题,他用力揉动着姐姐的酥软,下身在姐姐的带动一下又一下的刺向她的蜜穴。尽管只是隔着内裤浅浅的刺入,内壁收缩的吸取感还是狠狠刺激着他的龟头。

    一簇簇的小电流汇聚在他快要爆棚的硕物里,终于爆发出巨大的火花。他抓着姐姐的绵乳,股股白浊喷发在姐姐的腿心,一部分还洒在了她大腿内侧,顺着腿部缓缓下流。

    他红着脸埋在姐姐的胸口,咬牙切齿地说道:“姐姐以后不要这样了。”

    池颜满脸厌足地摸着他的脑袋:“好。”

    下次还要。

    内裤被她的淫液和弟弟的精液浸湿得已经不能穿了,她把它脱下塞进池骏的裤袋里:“太湿了,你帮我带回家里洗掉吧。”

    礼仪服的半裙不短,长到快到她的膝盖。但池骏还是怕她走光,和她走回学校的路上紧紧地靠在她身侧,就怕突然一股妖风把她的裙摆吹起,他好做及时的补救,不让路人看到她中空的下身。

    送她到校门口他还是不放心,幸好他随身携带着校园卡,刷卡过了门禁,陪她走到宿舍的楼下,在她耳边小声叮嘱:“回到宿舍之后赶紧把内裤穿上。”

    “知道啦。”她在他脸上捏了一把,接过自己的书包,“明天见啦。”

    “明天见。”

    他见她安安稳稳地走进宿舍楼,才放心地转身回家。

    *

    回到房间之后,池骏从裤兜里掏出池颜之前塞进来的内裤,白色蕾丝小花边,中间的一块布料已经在裤袋里被捂得半干。

    他的脸染上绯红,犹犹豫豫地把内裤放在自己鼻尖,轻轻地嗅了一下。

    是姐姐的味道,还有他的味道。他和姐姐的体液又一次交融在了一起。

    少年的嘴角飞扬,在夕阳的余晖下,覆着姐姐的内裤,再一次迸发他热烈的情意——

    5②ъしωχ.cò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