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的中午,池颜的老师就拖了堂。池骏在汇合处等了5分钟不到,只犹豫了两秒,就迈步走向后方的高叁教学楼。

    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但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地想要早点见到她。明明早自习之前两人才见过面,但回到班级之后,他便时不时地看向墙上的钟,数着分秒,盼望着时针与分针能够尽快重迭。

    在他那段隐藏心意默默暗恋的时光里,他渴求陪伴在姐姐身边的时间能够长一点,却谨慎地维护着作为弟弟该与姐姐保持的距离,也会刻意地控制好自己可以获得的、能够与她独处的时间长度。

    而如今,他的感情得到了回应,像是隔断潮水的大闸被打开,心中抑制的情感一下汹涌而出,原先固定能够相处的时间已满足不了他,他只想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更多一点,即使迫于现实不能独处,他也想有更多的时间能见到她。

    他飞奔上楼,去到的时候,老师还在上课。他倚靠在走廊的栏杆,满心满眼都是她上课认真的侧颜。

    他本打算趁着还没下课好好观赏一番,但池颜不像他,被这样注视着还能专心上课。她几乎没多久就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斜眼朝窗外的他看了一眼,就在被一堆书挡住的桌面上点了好几下。下一秒,池骏裤袋里的手机就传来一声震动,他掏出一看,是姐姐的消息:

    “阿骏亲亲gt;3lt;”

    他耳尖微红,害羞地抿抿唇,回了她消息:“亲亲gt;3lt;”,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姐姐好好听课。”

    他抬眼朝课室内看了一眼,发现她还在桌面上点了点去,明显是无视了他的那句话。

    那边继续传来消息:“姐姐想你了,阿骏不想姐姐嘛?”

    他当然是想得不行,不然也不会站在这里。

    他刚回她一句“想。”那边的消息同时发过来:

    “姐姐想亲阿骏的嘴巴,最好亲得红红的。”

    “嘴巴红红的阿骏,超可爱——”

    他早发现了,他的姐姐比他想象的胆子还要大,甚至还有点浪。像昨天下午还是大白天,她都能兴致勃勃地把他拉进小巷里,对他说那么一大堆放荡的话做了一大堆浪荡的事。而这些事他大概只能想想,做是根本不敢做的。

    教室里传来严肃的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讲解《爱莲说》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声音,他盯着姐姐发来的消息,只觉得自己在被姐姐亵玩,整个人都羞得不行。

    他佯怒地在窗外瞪了她一眼,干脆不回她。

    但他不回那边还发得更加起劲了,“阿骏怎么不回我消息?”

    “阿骏脸红了,是不是在想什么羞羞的事情?”

    “让姐姐猜一猜。”

    “阿骏也想亲姐姐的嘴巴嘛?”

    “还是阿骏玩姐姐的胸了?像这样?”

    他本来还不理解“像这样”是像哪样,结果一抬眼,就看到池颜的右手虚搭在书桌边,手指夹着一支笔,指间旋转着笔头,笔尾就跟着绕着她的右乳上打了一圈又一圈。末了,还用笔尾戳了好几下胸前弧度最明显的地方。

    她的动作很隐蔽,其他人即使看到也只会以为她只是拿着笔随便乱晃。

    但池骏有着这条消息,清清楚楚地知道她就是在模仿弄乳的动作。脸上的温度持续飙升,他就像被煮沸的水,咕噜咕噜地直冒蒸汽。他没想到她大胆到这种程度,上着课都要勾引他。

    他磨了磨后槽牙,自以为恶狠狠地回了她一个“好好听课!”接着就把手机重新塞入裤袋里,不再看她发的消息。

    池颜又发了好几条都不见他回复,她重新抬眼假装看向投屏的课件,余光扫了扫窗外,只见他整张脸红红的,眼帘微垂,抿着嘴看着地板,根本就没有恼羞成怒的样子,心里暗自发笑。

    等语文老师终于依依不舍地说了一声“下课”,池颜立马从课室里跑出来,拉住他的手往饭堂走。

    “快点啦,我早上在饭堂吃早饭看到今天中午的菜单有黄鳝煲,再不去就卖光了!”

    池颜的步速飞快,快到让池骏真以为她就是为了黄鳝煲才迫不及待地想去饭堂。然而他发现,他们离开饭堂的时候,她的步速也没有慢下来过。

    他感到一丝困惑:“黄鳝煲不是买到了吗,怎么走得那么急?”

    池颜转过头,幽怨地看了他一眼:“我很饿。”

    ……你平时也是这个点吃的午饭,也没见你这么饿过啊。

    池骏猜想她可能因为早饭吃得不多,没有对她的说辞过多的怀疑。然而等他们走进画室,他就发现自己天真了。

    他扶着池颜的腰,从长长的深吻中退出来,声音无意识地变得低哑:“不是饿了嘛?怎么不先吃饭?”

    池颜坏笑道:“我不就在吃?阿骏就是午饭的前菜。”

    她坐在他大腿上,再次低头封住他的嘴巴,又吮又咬的,很快他两副形状完美的唇瓣都染上了鲜艳的红。

    她退身细细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拇指代替她的嘴在他的唇上按压。

    “阿骏嘴巴红红的,真的好可爱~”

    池骏瞬间想起她下课前给他发的那些信息,他咬牙切齿地瞪了她一眼:“姐姐上课不好好听讲,只知道勾引我。一模考好了吗?”

    池颜作为平时都有好好学习的艺术生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成绩激怒,她挺着自己的双乳磨磨他的胸膛,对他娇媚一笑:“那我能勾引得了你也要你自己受勾啊。阿骏也想要的,是不是?”

    见他神色晦暗没有反应,她双手移至胸前,缓缓地解开衬衫上的扣子,解至一半,又解开了胸罩的前扣。雪白的双乳被松开束缚,弹动了好几下,尖端的红蕊隐隐绰绰藏在没被完全撩开的杯罩里。

    池骏无意识地滚动了一下喉结,后知后觉自己又被同一招击倒。

    姐姐的胸部实在太美,他自那次近距离的欣赏到那垂在姐姐胸前的乳桃,每一次手冲都会幻想他亲自摸上去的手感。而实际上,无论是它莹白的色泽、浑圆又挺翘的形状还是绵软滑腻的触感,又或是他一只大手都兜不住的丰盈程度,每一个方面都真真切切地满足甚至超出他所有的幻想。

    姐姐如果用其他部位诱惑他,他或许还能用薄弱的意志力抵抗一小下,但她只要甜笑着露出那能摄取他魂魄的双乳,他立刻举旗投降,心甘情愿地接受她对他的玩弄。也不知道姐姐是从什么时候得知的这一点,每次都对他使出这个大杀器。

    他懊恼地小小的叹了口气,像是认命却又愉悦地俯下脑袋,将娇羞藏在罩杯后面的红果叼入嘴里,仔仔细细地吮吸着。后又学她在课上的笔,伸出舌尖绕着她的乳晕打转,偶尔戳弄着被他舔得直翘的小樱果。

    池颜被他舔乳舔得舒服得不得了,她享受得半眯起眼,牵起他另一只手覆在另一只未被疼爱的胸乳上。

    “不要光舔呀,也来揉揉姐姐的……”她细想了一下看过的小黄文里的表达,“……奶子。”

    这两个字眼对于她来讲有点粗俗,她自己说出口的时候脸都忍不住红了。但显然,被刺激到的不仅只有她,被弟弟用嘴巴临幸那侧被大口的吞入,像是要吸干她的奶水一样被用力的含吮,伴着轻微的啜咬。另一侧也被大力的揉捏,像揉面团般捏成了各式各样的形状。

    微痛,但更多的是流入全身的酥麻感,在她的欲海中激起层层波浪。

    弟弟持续在她的胸前胡作非为,空出的一只手还要在她的脊柱上下游走,她的身躯不由自主微微颤栗,呼吸逐渐变得急促,无意识地发出细碎的喉音。

    源源的春水溢出身体,小穴底下的布料没多久就浸湿了一大片。

    她好想要……想要……弟弟的肉棒……

    她颤抖着拉下弟弟的裤链,掏出早已蓬勃昂扬的硕物。她摸上滚烫的柱身,内心叫嚣的欲望一时得到了些许安慰,下意识地顺着茎身上下捋动。

    “阿骏……操我……”她难耐地发出渴求。

    “没有套套……你昨天说过不能插进去……”他还是记得她昨天说过的话的。

    “不插进去,就在姐姐腿心上磨好不好?”

    她站起身,背对着他,将打包的饭菜移到另一张桌子,便趴在身前的课桌上。

    她挺俏的屁股刚好翘到他的眼前,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今天她穿着的墨绿色带有蕾丝花边的内裤。池骏没有立刻站起身,他伸出大掌,罩在她的臀部上,隔着内裤轻轻地揉搓。内裤的布料很轻薄,更重要的是触感十分柔顺滑嫩,摸上去就像摸着滑滑的皮肤上一样。虽然姐姐的皮肤也很滑,但这种触感还是令他觉得新奇,不由地摸久了一点。

    “阿骏……我想要……”池颜摇了摇屁股,示意他赶紧点。

    他却情不自禁地说出心里话:“姐姐的内裤好好摸……”

    “……感情你摸了那么久我的屁股你都在摸我的内裤!”

    他急忙补充道:“姐姐的屁股也好好摸。”

    “……维多利亚的秘密真是不负虚名。”她理解池骏的话,毕竟她刚买回来穿上的时候也摸了自己的屁股很久,那种滑滑的感觉既舒服又色情,让人越摸越上瘾。

    “姐姐想隔着内裤还是脱下来磨?”

    “脱下吧。”她转头看他,媚眼如丝,“姐姐的……小穴想要弟弟的……肉棒……”

    这句话的威力足够强,她看着弟弟似乎十分震惊,先是呆滞了片刻,接着情欲染红了双眼,迅猛地将她的内裤扯下,站起身一下子将性器插进了她的腿缝。

    等了许久的炽热终于触碰到了她汁液横流的穴口,她不由地喟叹出一声娇吟。

    池骏紧紧地捏着她的臀肉,用尽全身心力量去冲刺,深红的肉棒在她的腿间进出,一下又一下,肉体之间频频发出拍打的声音。她随着他的冲击来回摇动着身体,甚至带动起书桌摩擦地板。如果现在不是午休时间,在下面大教室上课的学生怕是都能听到他们的声响。

    “嗯……阿骏好棒……操得姐姐好舒服……”

    粗大的性器时不时擦过她的阴蒂,像电流一样一阵阵地给她带来刺激,爽得她不自禁地绷直了双腿。腿间流溢的水液骤然增多,肆意地淋在弟弟的肉柱上,又顺着柱身滚落到地板上。

    她的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介于众所周知学校里的门隔音都不大好,她不敢叫得过于大声,便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池骏离得近,每一声都听在耳里,每一声都撩拨着他的心弦。

    最后,池骏俯身搂住她的腰身,一只手攀上她的软乳,揉动着,向沾染上她的水液的地板射出了他的精液。

    池颜早就站累了,她后面全程都靠撑着桌子和弟弟提着她的腰借着力,他一结束她就整个人放松下来,才发现腿软得站都站不稳。

    池骏将她打横抱起,她缩在他怀里,假装委屈地说道:“阿骏把姐姐操得腿都软了。”

    “姐,你还想不想吃午饭了?”

    池颜这次是真的饿了,不敢再逗他,立刻正色回答:“吃。我要吃黄鳝煲。”以防万一还加上了宾语。

    池骏将她放在椅子上,帮她擦干净下面的水液又穿好内裤,才将那个放着饭菜的桌子移到她跟前。

    最近天气热,他们玩闹了那么久,饭菜也还是温热的。她将里面的餐具取出,把饭盒摆好打开盖子,等池骏收拾好一切坐在她对面,两人才终于开始吃真正的午饭。

    午饭过后,池骏照旧趴在课桌上午睡。池颜拿出速写本,翻到昨天回到学校后画了的几张画。

    都是弟弟对着她,染满情欲的模样。

    她怨恨自己的记忆力不够强大,如果可以,她想把每一帧都好好刻画下来。

    但幸运的是,以后她再也不用反反复复地看仅有的几张,来满足她之前说不出口的私欲,她将会见到更多,弟弟为她情动的样子。

    想到这里,她勾起嘴角,翻到空白的一页,起笔画下他这次的春情。

    *

    午休后,池骏回到教室,一个好友过来问他借卷子,疑惑地看多了他两眼:“你怎么嘴巴红红的?中午吃了辣菜?”

    他想起午休结束铃打响,他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姐姐还拉着他又来了一个深吻。他耳根红了红,强行镇定下来,随意应了下:“嗯。”

    “讲真如果不是知道你中午揾你姐,我还以为你去沟女了。”

    好友平时就经常这么方言和普通话混用着跟他们开玩笑,但池骏还是不免的心头一跳,睨了他一眼:“别乱说话。”

    好友自知失言,拍了拍自己的嘴,说了好几声抱歉,讪讪地拎着他的卷子离开。

    池骏掏出手机,本想跟姐姐提出个警告,让她不要再把他的嘴巴亲红了。

    然而他一打开聊天框,手指不小心滑到那句“嘴巴红红的阿骏,超可爱——”

    他顿了顿,那句盘旋在心里的警告还是没有发出去。

    既然姐姐觉得可爱那就让她亲吧,如果别人问起,他就跟他们说他吃了辣菜。

    嗯。完美!——

    揾:找的意思。“揾(粤语)你姐”读起来跟“吻你姐”一样。这是我初中时候的梗了,当时我们班的男生经常这么乱用。

    这章灵感来源于在知乎上好像关于“晒一晒你们学校的校草有多帅”的一个回答,答主说她的男朋友很帅,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她说的一句“嘴巴被我亲的红红的,也超可爱”,因为觉得超甜所以留给我很深的印象。

    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内裤,真的巨!好!摸!摸起来真的很!色!情!(但是质量不大好

    还有,弟弟其实已经进步很多了……大家回看下第二章,他自己做梦梦到他捏着姐姐的胸就射了,这次好歹好好的干了一程=v=

    下一章大概就是初夜了,想了想大概会写得比较偏现实向。讲真边缘性行为真的写的贼爽……而且现实中也是真的会很舒服,但插入的话……emmm就要因人而异了。不过这一章可能要周一才能发了,因为这几天有朋友要来我这里住,她在我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写小黄文啊【捂脸

    p.s.  免广告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