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骏后来回到家亲眼见到了池颜画的那好几本色情速写,每翻一张脸就红上了一分。等他翻完了好几本,整个人都像只被煮熟卷起来的红虾,内心羞耻得只想把这几本东西都藏起来,不让姐姐看见。

    他也这么说出口了,她不以为然地说:“你藏得了这些,我还可以再画。”

    她现在高考完了,每天晚上都能跟弟弟睡在一起,想要了就有真人抚慰,现场就能给她提供各种各样的素材。而且说起来,当初想要画下来的原因,不过是为了舒缓自己在弟弟身上发泄不得的性欲。她现在性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的,甚至有时候还因为吃得太撑要缓上好几天,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样要靠着这些画来自我安慰了。

    最后他还是没把它们藏起来,不仅如此,在池颜收拾去上大学的行李的时候,还是他主动把这几个画本率先塞进了她行李箱。”姐,你记得要想我。有空就翻翻它们。“

    他真的好舍不得她,一想到他们才在一起几个月就要分开那么长时间,他还是忍不住地红了眼眶。

    池颜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把把他抱住。”不要哭,姐姐会很想你。我们每天晚上视频好不好?不过高叁学习那么紧张,每晚的话会不会太影响你看书了?要不就……“”不影响!”他立马打断她另一个提议,“我每天都会尽快把作业做完,到时候就给你拨视频。“

    池颜摸了摸他的头:“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毕竟高叁的学习强度还是比以前高很多,姐姐不想你再像初中的时候一样。”

    他摇了摇头,吸了一口姐姐身上隐隐的体香,抱紧她说:“我现在心态没有以前那么差了。姐姐不用担心我。””好。还有如果爸妈说你什么不好的话,你也不要在意;实在在意也不要像以前那样自己憋着,记得跟姐姐说。“

    池颜最担心的其实是这个。他初中的时候就因为掉了两叁名经常被父母骂得一无是处,他那时候自己心里难受着急,也憋着不说。后来的几次排名不仅没有提升,反而在不断地下降,当时的他几乎晚晚都失眠,精神衰弱得差点抑郁。ρο①㈧KK.©οм(po18kk.com)

    她那时候沉迷上了画画,放学后和周末都会瞒着父母用自己存起来的零花钱去偷偷报名的画室里学习。她那时候成绩也不免受到了影响,但她被批斗的时候心不在焉的想着画画的事,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到自己弟弟糟糕的神色。好在她发现的不算晚,及时将弟弟的状态调整了过来。

    他蹭了蹭姐姐的脖子,回她:“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没那么在意他们的话了。而且我一定能考上A大的,上了A大他们也不会再说我什么了。姐姐一定要在A大等着我。””好。”

    “不要搭理那些臭男生,我以后肯定能比他们优秀的。”他闷闷地补了一句。

    “那当然。我弟弟怎么可能不优秀。”池颜从他的怀里出来,踮起脚亲了他一口:”他们都没有阿骏帅也没有阿骏可爱,姐姐不会喜欢他们的。“

    明明她根本就没见过那些在A大的男生,但池骏还是毫无疑问地被取悦了。

    池颜到了A大后,就决定在学校附近单独租个房子。她这几年比赛拿到不少奖金,即使那块区域的租金并不便宜,但对她来说还算能接受。

    最后租下了一间离学校只有10分钟路程的两室一厅公寓。一间房间是卧室,另一间就充当她的画室。她专门买了一张queensize的双人床放在卧室里,想着弟弟来了之后就可以跟她一起睡。

    有个私人空间的好处,即是弟弟不管什么时候给她拨视频,她不仅能毫无顾忌地接通,甚至说上一打让弟弟脸红的荤话,还能——

    “阿骏,姐姐好想你,你看我想你想得乳头都立起来了。”她裸露着上身坐在镜子前的地毯上,她将摄像头调成后置,对准镜面,一只手轻轻地捏弄她挺立的奶尖。

    耳机里传来弟弟沉闷的呼吸声。他红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手机里面的画面,性器逐渐昂起头。

    他害羞地抿抿唇,小声地对她说:“姐姐揉一揉好不好?”

    她听他的话把手罩在右侧的胸乳上,随意地握揉了两下,就撒娇地对他说:“姐姐不会,阿骏教我好不好?”

    他的脸又红上了一分,似乎积攒一些勇气之后,才磕磕绊绊地开口:“姐姐先、先张开五指把……它罩住……然、然后稍微用点力捏它……”

    她假装不懂:“将什么罩住?阿骏不说清楚,姐姐不懂哦。”

    他咬了咬唇,满脸羞意地说:“奶、奶子……”

    她这才照他的话,将手掌罩在软乳上微微用力。她的乳肉又软分量又足,轻轻一捏,白嫩的乳肉就从她的指间溢出,画面香艳十足。

    那边传来清晰的吸气声,她见屏幕里的他本来放在桌面的手悄悄地挪走,心里偷偷发笑,继续嗲着声音问他:“然后呢?”

    “然、然后……你绕着圈揉它,时、时不时地松、松开再捏、捏紧……”

    她听从他的话,打着圈揉弄着雪乳,乳肉在她松开的时候微微弹动了两下,又被她重新握在手里,捏揉成各种形状。

    那边的呼吸声变得逐渐紧促起来,池颜也能从屏幕里的画面看见弟弟的手臂在不停地耸动。

    “阿骏在撸管嘛?”

    他抿了抿唇:“姐姐明知故问。”

    “你也坐在镜子前好不好?我想看我的阿骏是怎么样对着姐姐自慰的。”

    她这几句话说得巧妙,仿佛她处于一个第叁人地位,看着背叛她的他对着自己的姐姐发泄他那不伦的兽欲。

    见他还放不开,她不介意给他更多的诱饵。

    “姐姐不仅给你揉胸,也对着你自慰好不好?”

    毫无疑问这个料放得够足,他只再纠结了一秒,就叼饵上钩,搬了椅子坐在镜子前。

    他之前只是把性器掏了出来,并没有完全脱下裤子。他将松垮吊在大腿上的短裤脱下,才将摄像头调向镜面,分开大腿对着镜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的上身还穿着一中的校服衬衫,只看上半身的话就是一个又帅又乖的好学生模样。然而他却大开着大腿,左手举着手机,右手撸动着下身昂扬的性器,看起来就像是被迫卖身做黄色直播的可怜学生。

    池颜被这一幕刺激到,毫无保留地就给他展示之前保证的福利。

    她这会儿无师自通地用着各种手法抓揉着自己的胸部,白花花的乳肉被她上下左右肆意拨弄,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或深或浅的红痕。

    尔后她缓缓地将手指下滑,来到幽暗地花穴口。

    屏幕那边的弟弟加快了速度。他满身潮红,额间出了些细汗,偶尔会因为快感半眯着双眼微微仰起头,却还是会紧盯着手机里姐姐传来的淫秽画面。

    姐姐走了之后,他不是没有自慰过,却从来没有一次,有如同今天这般的快活。

    他听着耳机里姐姐放开声音的淫叫,就好像她正在自己的身边,而那进出在她鲜红花穴之间的不是她的手指,而是他硬挺的性器。

    “姐姐……嗯……叫得大声一点……”

    “啊啊啊……阿骏……阿骏操得姐姐好爽……嗯啊……再用力一点……”

    “好……用力一点……都给你……让你的小穴完全吞下弟弟的大肉棒……”他无意识地说出了一些他之前从不会主动说的话语。

    “嗯嗯……阿骏的肉棒好大……操得姐姐好舒服呜呜……再快、再快一点好不好……姐姐要到了……”

    他不由地加速了撸动,下身也不停地向上挺动起来,仿佛自己正顶弄着姐姐的小穴。

    “姐……我也……我也快到了……都射给你、射进去好不好?”

    “好……呜呜……阿骏射进来……姐姐想要你的精液……快点射给姐姐……”

    几道白光在他的脑子里迸发,刹那之间,无数的白浊液体从他的性器里喷出,射向了面前的镜面。

    他握紧手机,给正在发射的性器来了个特写。

    池颜也把镜头的焦距放大,拍摄下急涌而出的阴精。

    一通泄欲之后,她累得瘫倒在地毯上。

    两人一同将手机摄像画面调成前置,映出对方高潮余韵未落的脸庞。

    “姐,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嗯……等会再去,先休息一下。”

    她平顺了一下呼吸,才跟他继续聊:“感觉应该买个假阳具,手指还是太细了。”

    池骏马上严肃起脸色:“不可以。那里只能我的阳具进去,假的也不行。”

    “……你好霸道哦。你又不在,我连假阳具都不能玩。”她佯装抱怨道。

    他犹犹豫豫,小心翼翼地说出他的顾虑:“万一姐姐有那些就觉得满足了,可能就不会那么想我了。”

    而且姐姐买了那些玩具,肯定也会私下自己玩,就不会那么想像今天那样跟他视频做爱了。这种津津有味的自慰,起码在他还不能去到她身边之前,他还想再体验多几次。

    池颜情不自禁地轻笑出声:“怎么会?那些做得再怎么好,也比不上我弟弟的大肉棒啊。”

    不过她也不想给弟弟带来不安,最后还是答应了他。

    真诚建议视频or语音做爱的时候要带耳机但不要带Airpods,因为它根本收录不了佩戴者的呼吸声(翻白眼.jpg,个人认为没有呼吸声没有灵魂!

    p.s.  神经衰弱虽然还没到像抑郁这类精神疾病的程度,但也不可小觑,要及时寻找专业的心理辅导进行治疗。

    =。=明天应该是完结章了,开心到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