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宋峦换掉沾血的毛衣裙,往身上喷了点香水掩盖血腥味,才急急忙忙赶回到集合地点。

    下午五点将至,天色有些微的暗沉,赶路成了头等大事。天黑后在外游荡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没有日光的抑制,再加上夜色的掩护,谁也不知道会从哪里蹦出一群丧尸来。

    也是车厢内光线阴暗,宋峦过分苍白的脸色才没有被其他人察觉。

    头痛、心悸,体力不支,恶心想吐,异能使用过度所导致的各种副作用开始逐一显现,起初还能忍受,可随着时间推移,痛苦不仅得不到缓解,反而越发剧烈。

    宋蘅察觉到妹妹的糟糕状态,通过两人相握的手,默默地给她输送了一波又一波的治愈能量。宋峦的异能透支得太严重,直到宋蘅的治愈异能消耗过半,她的状态才渐渐好转。

    车辆才刚驶出云海森林公园地界,付南天和凌浩随身携带的部队专用通讯器立刻响起一连串嘀嘀声。

    付南天点开通讯记录,才发现从下午叁点二十分开始,指挥部前前后后给他们发起过十几次通讯请求,但奇怪的是这边一次都没有收到过。

    自从第七小队进入云海森林,就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屏障阻隔了所有信号一般,所有人携带的通讯器材都失去了作用。

    “北江桥断了,大部队在芦平隧道前面停了两个小时。”付南天一脸凝重,“我们得加快速度了,说不定还得出力支援……”

    他的眼神从被宋蘅揽着的宋峦身上一扫而过。

    海城和云城之间相距两百多公里,到北江桥,这段路已经走过四分之叁,眼看目的地近在眼前,没想到还是出现了意外——北江桥断了,车队被迫停在了桥的这一头。

    他们加速赶路,四十分钟后终于看到了车队的尾巴。因为早有联系,很快有指挥部的人过来接应,让第七小队到前面去支援。

    其实还是指望有瞬移能力的宋峦出手。

    “我妹妹现在的状态很差!”宋滕毫不留情打破他们的幻想,“就算状态好,也做不到带着两千人转移的这种事!”

    宋峦趴在宋蘅的背上,闻言抬起头上,从防寒服兜帽下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

    前来接应的通讯员表情尴尬,但还是毫不动摇地坚持自己的使命:  “总之先到前面去吧。”

    云城军方派遣过来支援的直升机从头顶上飞过,和海城军队形成统一战线,互相配合着打击从后方出现的丧尸。天色变暗,丧尸的活动开始活跃,它们主要靠嗅觉追踪猎物,不受环境明暗的限制,是十分难以应付的对手。

    几辆跨斗摩托左弯右拐,平稳地把第七小队送到了迁移大队的前方。

    全长五十米的北江桥,从桥的这头到那头,断得彻彻底底。桥的另一头是就是芦平隧道的入口,此时,那狭窄的隧道口里隐约透出灯光,从云城赶来接应的部队就停在那里,和这边隔江相望。

    两边桥头和座下的北江水足有叁十米的落差,浮桥是用不上了,唯一能无视路况的交通工具只有直升机,但傻子都知道光靠直升机无法完成两千人的转移。再说还有从海城带过来的几十车物资,也是绝不能轻易舍弃的。

    后者还能靠空间异能者搬运一部分,至于人……空间是无法装载活人的,绕来绕去,总归绕不过这个大难题。

    宋峦的状态之差,肉眼可见。夏指挥在见过人之后也说不出让她帮忙的话,只是沉默了片刻,让通讯员找来医护人员,带叁兄妹到医疗车上去休息。

    从海城一路走来,为了不过多消耗弹药,这一路上的防卫作战多是以异能者作为攻击主力,因此医疗车上早已安置了一批异能耗尽的异能者。

    在听过付南天对云海森林公园探察任务的简述后,夏指挥在得知宋峦的瞬移使用频率后,反而大感惊讶,——云城那边也有能使用瞬移的异能者,但那人的移动距离最多只有四、五百米,而且一天中发动的次数也十分有限。凡事都怕对比,相较之下,宋峦的异能不知高出多少,可以说这次任务完全是靠她帮衬才能成行。

    “人家已经帮了大忙了,不能什么都指望别人,我们也得加把劲才行。”夏指挥摆摆手,埋头继续研究不知看了几遍的地图。

    北江桥断裂的时机太巧了。指挥部凌晨时分就已经派人提前出发探过路了,也是确认过没有问题才会让大部队出发的,没想到临近目的地还会出这种大漏子……现在也不是追查前因后果的时候,最要紧的是得尽快想出渡江的办法。

    天色渐暗,四周不时响起丧尸的嘶吼声。持枪的战士围绕在军队四周,他们全神贯注执行着警备任务,不放过任何一点微小的动静。

    “宝宝,喝点豆浆吧。”

    医疗车内,宋滕给妹妹倒了杯热豆浆。经过宋蘅长时间输送治愈能量,宋峦的情状好转许多,头痛和恶心的感觉已经不那么明显,只是四肢依旧沉重,丝毫使不上劲。

    “我没事啦。”宋峦没有力气安慰这只大狗子,只能勉强笑笑,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豆浆。

    这次贸然行事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也是宋峦没有预料到的。这也给她敲响了警钟,——盲目自信要不得,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异能虽好,可也要有节制地使用,更不能形成依赖!

    相比起一些失去意识晕迷不醒的异能者,宋峦的状态已经算是很好了。她自己坐不住,一直被宋蘅抱在怀里,在医护人员做过基础检查,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后,叁兄妹就自觉地撤出医疗车,把位置让给有需要的人。

    夜幕降临,到了晚饭时间,后勤人员开始给迁移群众分发食物和水。

    断桥暂时过不去,拖着这两千人,部队需要操心的事多如牛毛。既不能放松警惕,以免丧尸出现应对不及时造成伤亡,还要顾及群众躁动的情绪,制止内部因为抢夺食物而引发的争吵和斗殴……

    宋峦看着都替他们觉得累。

    宋滕被后勤保障队叫去,放了几大桶水回来,脸色越发难看。

    “情况不太好,”宋滕弯下腰,借着摸摸妹妹额头探试体温的动作,压低声音道:“北江水里可能有大东西。”

    宋蘅和宋峦同时抬头,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他们一开始想折返到驼峰岭那里再绕路走峒县那边,结果驼峰岭的隧道塌了……”

    前路不通,后路被断,这可是最糟糕的形势了。

    首发:гǒμsēщǒ.cǒ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