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是南亭城的首富之家。

    可惜,哪怕苏老爷子苏昌廉后院妻妾成群,膝下也只有一女,且还是在不惑之年才好不容易得来的。

    苏老爷子如今都已是六十几的高龄,可以说是半截身子都要入土了,年轻时都难有子嗣,如今便是更难了。

    府中只有一位千金,想要有人继承这偌大的家业,便只能是为苏小姐招赘了吧?

    全城的百姓包括苏老爷子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若这位千金是普通女子倒还好,招赘就招赘吧,只要他给女儿留下足够的依仗,便能助让她保住苏家的家业,并且安稳地过一辈子。

    只可惜,苏小姐苏若兰却是极其少见的少阴君。

    如果家中有继承人,那能多生几位少阴君,绝对是大好事。

    为何?

    众所周知,少阴君的生育能力极强,且只能被一位少阳君标记,被标记之后,基本便是身心皆属于那少阳君,再看不上其他男子或是少阳。

    生育能力强,又能为自家夫君守住贞操,不易与他人有染,最重要的是,绝对不会乱了自家血脉。

    这般的儿媳,谁家不想要?

    若能生个少阴君,必然能让家中拥有少阳君的人家趋之若鹜,那门槛都能被上门提亲的人给踏破呐。

    有个少阴君做儿媳,至少不用像他苏家一样担心断了血脉。

    可在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只有个少阴君可就麻烦了。

    招个少阳回来当大爷?

    到时女儿被那人吃得死死的,非他不可,但自家对那少阳却无法像普通人家对待赘婿一般,让他老老实实的啊。

    只要那人标记了他女儿,对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府中作威作福,甚至当主子,因为女儿除了这人,再也不能许给他人,只能绑死在这人身上。

    若他年轻个一二十岁还好说,大不了培养孙儿,到时直接将家业交到孙儿手上,不让那少阳染指。

    但他都已是花甲之年,还有多少年的活头哦。

    等不到孙儿了啊。

    等他一走,还有何人能限制这个女婿?

    因此,对于女婿的人选,他须得挑选得仔细再仔细。

    结果这一挑呐,挑到女儿已是双十年华,他都还没挑出满意的,让女儿仍是待字闺中。

    这可愁坏了苏老爷子。

    话说回来,不管苏老爷子是如何艰难地挑选女婿,那苏小姐苏若兰虽然也有些愁,但作为一府千金,且注定要继承这偌大家业的人来说,这日子过得还是颇为舒适的。

    某一日,苏若兰从闺中好友秦尤莲手中手到了许多紫兰娇的种子,便打算将其种在自己的花园里。

    全城百姓都知道,苏若兰是个惜花之人。

    还拥有一座私人花园。

    花园不大,但里面种满了各类稀罕品种的花,并且还都是她亲自挑选或是种植的。

    说到种植问题,若单纯只是种种花,苏小姐自己也能完成,但各种花盆搬来搬去的,那可是个体力活,她一个身娇体弱的千金小姐可不成,必须得招人来给她打下手。

    而这座花园,于她而言,便是命根子一般的存在,许多名贵花种那是生怕被人磕了碰了呐平时都不让人进来。

    最多带个贴身大丫鬟。

    可主子们的贴身大丫鬟,在府里都是小半个主子一般的存在,也干不了多少重活。

    便只能再找一个专门干重活的。

    但她们就俩弱女子,也不能与男子独处,不仅坏了名声,还容易出事。

    最适合的人选自然便是力气大的女子。

    一般大户人家中负责干重活的都是奴隶。

    这不,之前替苏若兰干活的奴隶因为犯事被打死了,她只能带着玉香去奴隶房再挑选个合适的。

    经过一番问询,管事说有个叫做芽的女奴隶力气大。

    苏若兰便打算过来看看芽究竟合不合适。

    只是,才刚走到芽所在的院外,两人就听到了院内传出的声音。

    “啪,啪,啪...”似乎是鞭子抽打某人身上的声音。

    “呃啊,啊,呜...”这是女子的惨叫声。

    “打,给老子狠狠地打,该死的贱奴,竟然敢偷老子打算送给莲儿的发簪,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年轻男子的叫嚣声。

    这样的情景经常在府内出现,苏若兰早已见怪不怪。

    倒是她身边的玉香气得跺了跺脚,“小姐,又是这李有才,李姨娘这个弟弟真是的,赖在咱苏家也就算了,还叁天两头打坏奴隶,打坏了可就不能干活了,会影响府内收成的呀,而且这人下手还非常狠辣,几乎每月都能打死一两个奴隶呢,李姨娘也不管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