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苏若兰往后退去,苏雅就知道,这是她的手笔。

    思及此,苏雅面色瞬间便是阴沉下来,“你们要干什么?”

    这个问题虽然是问着这些突然冲进来的护卫,但却是看着苏若兰说的。

    然而,苏若兰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面若寒霜地道,“锁起来。”

    “是!”

    众人称是,随即便一拥而上,在苏雅拼命的挣扎中合力抓住她,将人抬到床榻上。

    更有某个护卫取出了两条锁链,将她的双手分别锁在床头两侧。

    待将人锁好,护卫们鱼贯而出,悄无声息地离开她们的婚房,仿佛从未来过一般,只剩下床上那位还穿着红色中衣的新郎官躺着怒吼不

    断,“放开我,苏若兰,你放开我”

    伴随着她的吼声的还有双手与身体的挣扎,将那两条锁链拉得‘哗啦啦’地响。

    对于她的怒吼,苏若兰只冷笑两声,随即便走到床边,露出了有史以来最为灿烂的笑容,那笑容看得正在挣扎的苏雅有一瞬间的呆愣。

    原来这人也能笑得这么欢快吗?

    她还以为这人不会笑呢。

    哪怕是在她标记她之前,也没见苏若兰笑得这么畅快过。

    看到苏雅的呆愣,苏若兰敛下笑容,坐在床边,伸手轻抚摸对方的脸颊,笑得更是温柔,“相公,是不是没想过娘子也会报复回来呢?”

    苏雅第一次挣开美人那柔软的手掌,狰狞着脸看向她,低吼道,“放开我。”

    “呵,”美人嗤笑一声,并未收回玉手,只是背过手去,顺着这人的脸颊缓慢地向下移去,眼神也跟着那手移动。

    手背抚过苏雅的脸颊、嘴唇、下巴、肩颈,一路往下。

    “相公,方才在迎亲时可有听到路人是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яóцωеρ.Mе(rouwennp.me)

    什么人、什么声音都有,她不知道这女人想表达什么,便没有开口。

    当然,苏若兰也没期待她会回答,再次看向她的脸,更是俯下身去,凑近她,声音更是轻柔,面上亦是笑意盈盈的。

    “他们说的没错,你连上门女婿都算不上,一个奴隶而已,还想当我苏府的主子?简直是笑话!你充其量不过是个面首而已,面首可听说

    过?就是只能被娘子我玩弄的人,一辈子。”

    女子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绵绵软软的,说出的话语却是那么的恶毒,让苏雅甚至连话都不知道怎么接,再次对着她吼叫出声,“放开

    过,贱人!”

    铁链亦是哗啦啦地响起。

    而回应她的却是

    “啪”的一声响,苏雅的脸瞬间便偏向了一侧。

    随即,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便便多了一个巴掌印。

    她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看着苏若兰,“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啪。”

    脸颊再次被扇偏了过去。

    这次的力道更大,那印子更是清晰。

    终于,苏雅学乖了,没有再骂,但那双眼却如毒蛇般地盯着苏若兰。

    看着这人在畏惧之下又做着无畏的挣扎,苏若兰心中更是畅快,面上笑容也更灿烂。

    当初的奴隶就是这么对她的呐,而她呢?也是不肯服输,之后又不得不妥协。

    打完两个巴掌,苏若兰又伸手轻抚着苏雅那有些红肿的脸颊,柔声问她,“相公,疼吗?是不是娘子下手太重了?”

    苏雅没有回答,而是侧过头去,不去看她。

    但美人儿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回答,只继续道,“很疼吧,娘子给相公吹吹哦。”

    言罢,红唇微微张开撅起,轻轻地往苏雅那红肿的脸上吹着气。

    若是旁人看到,必然要道一声,“好一副温柔贤妻的模样。”

    那假惺惺的样子,却让苏雅几欲作呕,继续偏头避开对方。

    可她的双手被铁链锁在两侧,双臂只能大张着,那头又能偏到哪里去?

    避不开的,那火热的气息、那温热的触感,她如何都避不开。

    如果在往日,苏若兰主动温柔地将双唇印在她脸上,轻吻她的脸颊,她一定会痛快地大笑,觉得自己已经征服了这女人吧?

    但现在,两人的处境却已大不相同,她才是被禁锢的那个,那亲吻早已变质,是这女人肆意侮辱她的证明。

    这人避之不及的模样,看得苏若兰笑得更是开怀。

    之后,她并没有再与苏雅玩这种游戏,而是站起身,离开床边。

    床上的苏雅并不知道她要干嘛,只能忐忑又愤恨地躺着,等待这女人下一步动作。

    只是,当她看到对方拿着一把剪子过来时,瞬间便害怕了,更是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忍不住往里面躲。

    当然,她是躲不进去的。

    便见美人双手分别握在刀身两侧,然后将它们分开,对准她腿间的方向,‘咔嚓’一声,刀身合上。

    那一声落下,苏若兰明显看到苏雅的双腿抖了抖。

    看着这人犹如惊弓之鸟的模样,苏若兰笑着将剪子放在床沿上,提着裙摆上了床榻。

    这一番动作,更是让床上之人拼命地扭动身体,嘴里不停地喊着,“不要,不要”

    “不要就乖乖躺好,要不然,我马上剪了你!”

    听到这人徒然的厉声呵斥,苏雅瞬间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只抖着腿乖乖躺好。

    这时,美人双腿分开,坐在她身上,嘴角勾起,直直地盯着她那有趣的表情看。

    许久许久,银铃般的笑声从美人那红唇中传出,一双玉臂张开,在空中挥舞,摆动着身上尚未褪去的嫁衣,“相公,今日是咱们大喜的日

    子呢,我美吗?”

    苏雅想也不想地直点头。

    但这不是苏若兰想要的回答呢。

    “说话!”美人儿怒喝。

    那变脸之快,吓得苏雅更是连忙点头,“美,美”

    “谁美呢?”声音再次温柔。

    “你美。”

    “我是谁?”

    “娘,娘子。”

    “相公可喜欢娘子这身行头,方才你掀盖头时,看得可是目不转睛呢,现在娘子坐在相公身上,让你看个够,相公怎么又不看了呢?”

    闻言,苏雅赶紧看向身上的美人。

    结果就看到,美人对她魅惑一笑,随即又拿起边上的剪子,放在她腿间来回比划着,“相公,刚刚咱们结了发,但很可惜,那发不是娘子

    亲自剪的,娘子也想剪几下子呢,你说娘子该剪哪里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