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昨夜的疯狂,苏若兰脸上一热,忍不住张嘴在苏雅肩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只是,美人似乎忘了对方那能让她欲生欲死的凶器还深埋在自己体内呢。

    一口咬下去,换来的便是对方狠狠的‘报复’。

    那本就凶猛万分的火热昂物捣弄得更厉害了,冠头每每都直顶穴心,捣得美人难耐地娇呼出声,只能攀紧身上这人,甚至夹紧穴儿,摇头

    扭身,欢叫个不停。

    阵阵快乐过去,身子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终于适应那昂物的苏若兰终于恢复了思考能力。

    既然她家相公已经彻底恢复,那她就不用终日过着欲求不满的日子了吧?

    更不用每晚都只有在半夜才能得到满足。

    对此,苏若兰自然欢喜异常,仿佛再无任何事能牵制她了。

    招赘了这么个相公,爹爹决定把整个苏家交给她,让她终于可以不用拘于内宅之中。

    她拥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将会成为整个苏家名副其实的主人,任何人都不能再约束于她。

    作为府里的主人,而不是女主人,她不用如其他妇人一般,不生儿子或是少阳君不罢休,更不用与其他女子共事一夫、争风吃醋

    腹中有了孩儿,子嗣问题也已彻底解决。

    在房事上又有足够的保障,其他少阴君所要面临的问题于她而言再不是个事。

    仿佛她人身所面临的一切问题都得到了最完美的解决。

    女子的身份、少阴君的身份,再无法影响她的未来。

    某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畅快感洋溢在心中,也彻底消除了苏若兰心底那点郁结,让人身心舒畅。яδúsěщδ.cδм(rousewo.com)

    心中的爽快、身体的愉悦让苏若兰更是忍不住沉迷于这场房事之中,自然也没工夫去计较这人在她睡梦中折腾她的事。

    那娇裸美人只抱紧身上之人,享受着对方给她带来的快乐与满足。

    红唇中吐出的吟哦之声更是娇媚,欢扭之姿更是妖娆。

    美人那娇躯似乎极为享受与少阳君的结合,甚至主动迎合对方的进入,敏感的花穴如千万张小嘴一般绞住那让她快乐的物事,与身上这人

    相互厮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

    双双皆是万分投入的水乳交融也让两人契合得更是顺畅、更是默契。

    而这般的默契又会使人更沉沦于此,彻底放纵肉欲,肢体交缠。

    这种不含任何杂念的结合,在少阳君与少阴君之间,仿佛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吸引力极强的气场,那气场将两人包裹在其中,绽放出绚烂

    的火花。

    在那一波又一波的绚烂花火中,两人不仅肉体在交缠,甚至连精神都在相互交换融合着,不断融入彼此,最后在彻底的融合中炸开,炸得

    人欲仙欲死,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又欲如何。

    此时的苏若兰似乎什么都想不到了,只知道自己在这人身下一次次快乐到极致,每每都能攀上那愉悦的顶峰。

    同样沉浸于此的苏雅也不遑多让,奋力的律动,极致的厮磨,让她在美人一次次的快乐之后也跟着彻底爆发出来,在对方体内释放所有。

    火热的精华自那将两人彻底结合咋一起的阳物中激射而出,灌满美人娇穴,让这人爆发得愉悦,让美人接收得欢乐。

    与普通人相比,少阳君的精华多而浓稠,一股股地激射而出,直叫身下美人快乐得不能自己。

    一次次的激射过后,便到达了暴风雨最猛烈的时刻,迎来那狂风骇浪。

    直待云消雨散尽,共同引动这场暴风雨的两人皆是力竭地瘫在床榻上,只余喘息。

    如此不多时。

    哪怕身体已经逐渐恢复平静,两人似乎都有种舍不得分开的感觉。

    既然不舍,自然便继续相拥着,保持着结合的状态,仿佛想要延续那种极致的快感。

    谁都没有出声言语,都在体会那种美妙的余味。

    当然,这种默契的沉寂最终还是被门外传来的玉香的问候声打断。

    能让玉香主动出声提醒,想必这时辰已经不早了呢。

    今日,她们已经定好了要去踏青的。

    那声音终于将两人从某种奇妙的状态中惊醒。

    回过神来,虽然有些不舍,但苏雅还是深吸一口气,翻身从美人身上下来。

    在她身下的苏若兰也差不多,什么都没说,只在体内那阳物离开时,下意识轻哼两声。

    她家相公那物即使疲软,份量也是不小,抽动间,厮磨着她体内敏感的媚肉,自然会磨出一两声媚叫。

    虽然同样不舍,但都已经结束了,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能让这人一直留在自己体内,只能任由对方离开。

    沉默稍许,苏若兰就唤了丫鬟进来,伺候自己两人梳洗。

    伺候着小姐时,玉香忍不住瞄了几眼小姐的肚子,只觉得这里确实有些鼓呢,不似平常那般平坦。

    很快,玉香又将眼神从小姐的腹部移到脸上。

    如此来回几遍,这个小丫头还是忍不住唤起自家小姐,“小姐。”

    “嗯?”

    她家小姐脸带笑意,微哑着声音应她。

    那声音虽然暗哑,却是那般的轻快慵懒,一听就知道小姐的心情极好。

    两人主仆那么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一两句话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小姐,咱们是不是很快就有小小姐啦?”小丫头笑着问,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家小姐的肚子。

    闻言,苏若兰轻抚着小腹,眼中笑意更浓,“嗯,快了。”

    这时,其他丫鬟也都反应过来了,跟着欢呼起来。

    “哇,我们小姐有身孕啦。”

    “咱们苏府很快就有小主子了。”

    “恭喜小姐,恭喜姑爷”

    美人的闺房内,恭喜之声此起彼伏的,好不欢快呐。

    伺候着小姐姑爷梳洗更衣过后,早饭就上来了。

    相比起其他丫鬟,玉香考虑的自然更多,“小姐,咱们要不要叫个大夫,好确认下月份呀?”

    经过大夫的诊断还更有说服力嘛,也能让全府上下都知道,她们家小姐腹中已经有了苏府的子嗣,叫那些姨娘们歇了某些心思,以后老实

    点。

    苏若兰想了想,觉得玉香的话有道理,“行吧,等我和相公踏青回来让大夫给诊诊。”

    “好嘞,那奴婢叫人给您安排上。”

    吃过早饭,一行人整装出发,让他们夹小姐姑爷坐上马车去郊外踏青。

    而在玉香的嘱咐下,不出半日,整个苏府上下都知道府内很快就会喜迎小主子的事。

    对于此事,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当然,不管他们是什么反应,都与苏雅两人无关,此时的她们已经在外散步游玩,心情愉悦地欣赏着周遭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