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香虽然疑惑,但姑爷让她走,她还能赖着不走?

    自然只能离开。

    但强烈的好奇心,让她差点没一步三回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办法。

    当然,人家把她赶出去,自然是不想让她知道。

    房内。

    看到相公搞得神神秘秘的,甚至把玉香都赶走,苏若兰的面色更红。

    想也知道,这人问到的方法也是让人羞于启齿的。

    也是,关于那私密部位的,能不羞耻么?

    在苏若兰脑中思绪万千,想象着这种解决之法时,便看到自家相公来到床边,然后,在她的期待中褪去鞋袜,上了床。

    ???

    这,这是?

    美人儿真真是一头雾水呐。

    直到这人把手放到自己的衣襟上。

    显然是要解开她的衣襟。

    她的身子都没好利索呢,这人怎么这么色急呀。

    坏相公,竟然这么乱来。

    苏若兰下意识将手压在苏雅的手背上,阻止这人解开自己的衣襟,脸上直发烫,都不敢看这人。

    “相公,你这是作甚,我都没,没好利索呢,”美人儿掩面羞道。

    好吧,她家娘子误会的,以为她这是色急呢。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色得出来?

    “不是,娘子,你不是这里胀么,姻姻说,让我帮你吸出来就好了,这种办法最方便,也不受罪。”

    说完,苏雅下意识看向美人即使躺着也高高耸立着的胸脯。才发现,娘子这两团真大啊。

    本来就比她大,如今又鼓胀不少,就更大了。这么想着,苏雅忍不住又看了看自己。

    两厢一对比,更明显了。

    感觉自己还是发育不良的模样。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差距呐。

    那边厢,听到相公说把自己吸出来,苏若兰本就臊得荒,吮吸那阎脯就算了,过去又不是没有过,她还不会太噪,可这吃奶什么的,实在是,实在是能羞死个人呢这是给她们的孩儿吃的,结果孩儿没吃过一口,先给相公吃了,真是,真是…

    苏若兰心中已经想不出可以形容的词,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羞得更是无地自容。如此也就算了,可相公还一直盯着她那里看呢,看得她脸上更热。

    这人,她们又不是干那事,怎么能这么盯着自己这里看呢。

    结果,她看上两眼,又看向自己那处,这么来来回回的,仿佛在做着对比。此时的苏若兰已经没眼看了,只得转过脸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知怎的,以前的她们不是经常做那是嘛,房事如此频繁,也没见臊成这样的。现在连孩子都有了,却又回到少女怀春的模样,动不动就害臊,真真是奇怪。可是,真的好羞人哦。

    这么一打岔,关于涨奶的事似乎就被苏若兰遗忘了,只有羞不羞臊不臊的问题。直到胸前一凉,美人才惊得转回头。

    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衣襟大开,露出两团高耸的雪白胸乳。

    是呢,生下孩儿之后,她就基本没穿过肚兜,里面的奶水渗出,让此处总是湿濡不断,这要穿上肚兜,一天得换几条呀。且原来的肚兜也有些小了,那乳尖处又敏感,磨几下就疼,自然不能再穿。

    所以衣襟一解,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唔,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

    最重要的是,她已胸前大开,那两团胸脯便全都入了自家相公的眼。

    “相公,”看着这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处,满面驼红的苏若兰忍不住出声提醒她。“嗯,嗯?哦。”

    苏雅也反应过来了,只偷偷咽了口口水。

    随后又与娘子重复道,“姑婊说,这是最好的方法了,要不然,就得挤出来,到时候会很疼的,而且,还会挤得到处都是,所以…."

    美人那玉面更是红透了。

    坏相公,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好不好。

    想象着自己的奶水从奶尖流出,流得整个身子到处都是,并且还是相公用手不断挤出来的,苏若兰觉得自己都不用活了,就是被臊死的。

    并且还疼。

    还是让这人吸吧。

    苏若兰咬了咬唇,热着脸道,“那你,那你拿个碗来。”

    不对,要是两边都,一个碗或许还装不下?

    装!不!下!

    美人儿无力地闭紧双眼,让自己的心绪努力平静下来,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就在美人羞愤不已时,苏雅也反应过来了。

    对哦,还要碗接呢。

    随后,这人便下床找碗去了。

    听着相公的脚步声,苏若兰睁开眼,侧过头去,发现这人在翻箱倒柜地找碗。

    她只得忍着羞意,再次出声提醒,“相公,一个碗大概,嗯,找大些的碗,或是其他东西。”

    “知道了。”

    也是,娘子那两团这么大,一个碗或许还真装不下哦。

    可惜,她们房里怎么会有碗嘛。

    找来找去的,始终没找到碗,苏雅只能来到门口找玉香。

    “玉香,去取个碗来,大些的,或者别的也行。“

    “姑爷,要碗干嘛?”

    “啰嗦,让你去就去,问那么详细干嘛!”

    难不成告诉你,装你家小姐的奶水?

    门口两人的对话,让苏若兰脸上更是通红无比,感觉整个身体都在燃烧、发烫。ρo①8zんаń.coм(po18zhan.com)

    想到玉香之后要端一碗乳白的汁液出去,肯定疑惑这是什么,苏若兰总觉得,自己一辈子的羞耻心大概都要在今日用光了。

    如此折腾许久。

    终于,碗也放好了,苏雅也重新跪在自家娘子身体两侧。

    而躺着的苏若兰看了一眼边上放着的那大口瓷碗,再不忍看,直转过头去,闭上眼,再次装鸵鸟。

    不多时,胸前便传来一股热意,她知道,那是相公鼻间呼出的热气,那热气正喷洒在自己敏感的胸脯上。

    那感觉,真真是…

    还不等美人多想,胀硬到疼痛的乳尖便被裹进了一处温软所在。

    想也知道,必然是相公含紧了嘴里。

    紧接着,敏感的乳尖一紧,被这人用力吸住了。

    下一瞬,那堵在她胸脯中的让她胀疼不已又羞耻万分的罪魁祸首便直接从乳尖激出。

    不用说,一定全都射进了相公嘴里。

    然后,更让她羞耻的事来了,她竟然听到了吞咽声。

    很快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

    这下,什么羞耻不羞耻的,瞬间被苏若兰抛诸脑后,脑中只剩下紧张。

    美人赶紧捧住自家相公的脑袋,急着叫道,“相公,别嗯,别吞下,小心,我还没好呢,不能吃的"

    虽然风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谁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不好的。

    正所谓病去如抽丝呢,要不然也不会不敢给宝宝吃。

    万一传给这人,那

    然而,这人根本不理会她,只继续埋胸,不断吸出里面的奶水,一口口地吞咽下去。

    显然,想让相公停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人不听她的。

    吞都吞了,她还能如何?呀就只能任由这人吞吸。

    只是.…

    苏若兰不由得看向那孤零零地放着的空碗,那大口瓷碗。

    早知道它会用不上,她们还费尽心思找它干什么,这不是自找害臊么。

    都是这个坏人的祸。

    羞愤万分的苏若兰忍不住在这人的脑袋上‘狠狠’地打了两下,这才忍住羞意,继续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