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衣间内,女人再也无法忍受,甩了男人一巴掌,将门打开,从里边冲了出来。

    男人也狼狈跟出,三个人面面相觑,大战爆发在即。

    孕妇瞪着两人,恨意刚刚在眼中汇聚,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两人是从隔壁的试衣间出来的,这么一来的话自己正面对的这个试衣间里又是什么人?

    在场的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目光齐刷刷看向孕妇面前紧闭的试衣间。

    里边传出细细的声响,门从里边打开了。

    一个头发卷卷的短发少女走了出来,两眼忽闪忽闪看着在场的人。

    孕妇决定用简短的时间和语言来向女孩道歉,但是女孩没给她机会。

    下一秒,女孩就栽倒在地,四仰八叉地睡了过去。

    第一章 驾校突发事件

    演播室的灯次第亮起,这儿的世界注重每一处细节。

    摄像师已经架好机位,导播间工作人员准备就绪,挂着工作证的实习生跑前跑后,最后一遍核对脚本内容,错字这样的低级失误,主任是决不允许出现的。

    走廊尽头,探出一只锃亮的皮鞋,紧接着是一双稍稍露出脚踝的大长腿年轻的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信步走来。

    节目片头行将播放结束,迟信几乎是踏着尾声站定,前一秒还面无表情的他,瞬间给出了恰到好处的职业性微笑。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民生播报》。家住西城区的王先生啊,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儿

    迟信忽然打住了,透过他一旁的玻璃,可以看到演播室内的全貌。只见男主播佟亮坐在台前,正声情并茂播讲着新闻没错儿,刚才的声音是佟亮的,迟信只是站在演播室外对口型。

    迟信看着主播台的方向,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失落。

    刚大学毕业那会儿,他觉得自己起点不算低,第一份工作就是到处跑新闻的外景主持。他还记得跟台里签正式合同的那个上午,主任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好干,未来的大主播。

    这句话让他产生了不竭的动力。此后,无论是家庭矛盾调解中被中年妇女抓花脸挠破脖子,在高速上背对撞扁的车体和一大滩血水进行现场报道,还是冒着暴雨上香山参与救援,再难熬奔波的时候,他都当成是自己成为正式主播前的历练。

    6年后,他还是跑外景的主持。

    除了资历老一些,他并没有可圈点的地方。资历老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年纪大,尤其是在电视台这种随时需要新鲜血液的地方,事业再无起色,只能等着被边缘化。

    最近一次边缘化的体验是什么时候呢?迟信想起来了,就在昨天。例会结束后,主任对新来的几个年轻人说,好好干,未来的大主播们。主任说的很中肯,多年来一点没变,这让迟信有些晃神。主任说完后,目光甚至没在他身上作片刻停留,起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迟信,愣着干嘛呢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从胡思乱想中一把揪出。

    是主任。

    迟信赶忙打起精神,10点的时候有个旅法画家专访,已经约好了。

    那个让别人去吧。主任从身后拿出一个自拍杆,上面架着手机,一会儿你来做佟亮的网络直播专场。

    为什么?

    因为你俩熟。主任回他。

    这话简直无可挑剔,自己跟佟亮太熟了:师出同门,比佟亮高一届,后来还是自己把对方介绍进台里实习,一起风风雨雨跑新闻的岁月,佟亮一口一个师哥的叫着,可如今

    迟信没再迟疑,接过自拍杆,笑道,放心吧,主任。

    半小时后。

    驾校内,一排等待练车的学员站在路旁,头顶太阳把人晒得心烦意乱。

    丁小柔站在其中,盯着手机直播上帅气的佟亮,又送出一波虚拟礼物。

    有人留言:主播很帅,就是提问题的人有点弱智,差评。

    丁小柔跟上:楼上?1。

    丁小柔!

    教练的嗓音霍然传来,她猝不及防一个哆嗦,赶忙举手,这儿呢,这儿呢!

    丁小柔小跑着来到一辆破旧的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教练眼皮都没抬,抬手开门就要下车。

    教练,您不陪我练啊?丁小柔问。

    今天练倒库,按规定你自己来。听得出教练在努力压着火气。

    说完人已下车,车门嘭地关上。

    对教练,丁小柔还真有点内疚。她在网上看到大家对这位教练的评价很好,就预约了,开始教练特别温和,丁小柔再怎么出错都不带皱眉头的。可任何事都架不住对方一个笨字,反反复复之后,教练彻底崩溃了,甚至怀疑丁小柔是竞争对手雇来折磨自己的,方向盘上栓根骨头,狗都能把车开走你信不信?

    丁小柔独自坐在车内,安慰自己要冷静,不就是倒库么,都练过那么多回了,有什么难的呀。

    她发动车子,战战兢兢在前面转了个圈,开始倒车入库。

    后视镜里,她看到教练两手抱在胸前看着,心里又开始紧张了。随着电子装置发出的一声警报,丁小柔的心都凉了她轧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