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这样的母亲,丁小柔不敢将自己的30段情史告诉她,她的前任里,没一个有钱人。若是让杜丽丽知道自己找了个没钱的前任,还倒贴了几万块进去,家里怕是真的要闹翻天了。

    杜丽丽做完瑜伽,走过来用脚碰碰丁小柔,你往那边靠一点儿。

    丁小柔挪了挪身子,母女俩窝在沙发上,一个看电视,一个刷手机。

    杜丽丽盯着电视节目说,当个外景主持人真不容易,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打。

    丁小柔闷着头,回,哦。

    女儿不跟自己交流,杜丽丽有些烦,都说多少遍了,不要吃饭时刷手机,人专家说了,手机屏幕上的细菌比马桶盖上的细菌都多。

    丁小柔笑,我敢舔手机屏幕,那专家敢舔马桶盖吗?

    杜丽丽气的伸脚就踢丁小柔,丁小柔赶紧蜷缩在沙发角上。

    丁小柔扫了眼电视,里边的外景主持人正是迟信,他好像正准备采访两个因为抢舞伴而大打出手的阿姨。

    电视上的迟信,一本正经,谁能想到现实中却是个说话刻薄的讨厌鬼。想到这儿,丁小柔突然笑了,愈加觉得自己机智。其实今天在咖啡店自己并没有因为迟信的话生气,全是装出来的。这样一来,自己就有十足的借口离开,迟信自然理亏,赔钱的事也就开不了口了。丁小柔决定等工资一发,就把钱还给对方,从此两人泾渭分明,互不来往。

    这时候门开了,杜丽明提着一个小拉车进来了,小拉车上绑着一个音响。

    舅舅!丁小柔亲呢叫着。

    杜丽明是名副其实的小舅舅,只比丁小柔大9岁,两人关系特别好。在丁小柔眼中,舅舅什么都好,长相好,性格好,人品好,就是有点娘。

    杜丽丽说,天天去跳广场舞,你才三十多好不好,围着你的都是些六七十的老太太,你这样能找到女朋友才怪。

    杜丽明换上拖鞋,我这是为了咱店里的生意,我得认识客户。

    我谢谢你啊。杜丽丽鼻子一哼,站起身,愁死我了,一个家里俩光棍儿。

    丁小柔和杜丽明盯着电视,异口同声说,是三个。

    杜丽丽想找话怼回去,还是失败了,这日子没法儿过了!说完气呼呼回了卧室。

    丁小柔和舅舅默契地伸手击掌,yeah!

    电视里,两位阿姨各持己见,数落着对方的种种不是。迟信问两位当事人,你们觉得那个男舞伴好在哪里?

    年轻帅气,待人真诚。一位阿姨说。

    而且还会织毛衣!另一个补充。

    这时候,就听到画面外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也许是迟信冒犯了自己的舞伴,两位阿姨瞬间结成同盟,同仇敌忾把迟信和摄像师赶出了家门。

    杜丽明看的纳闷,他为什么笑啊?

    杜丽明边说着边拿出一个线团,开始熟练地织毛衣。

    丁小柔说,可能是那两个阿姨说话太逗乐了。

    这倒是,她俩平时就爱斗嘴,你一句我一句跟双簧似的。杜丽明针法娴熟。

    感情她俩抢的那舞伴儿是你啊!丁小柔有点兴奋,这还是头一回家里人间接出现在电视上。

    舅舅淡定地点点头,她俩一人买了我十斤毛线。

    丁小柔指着电视上的迟信问,您感觉这人怎么样?

    舅舅扫一眼,看着是个好人,就是有点儿二。

    第十一章 播出事故

    第二天,这则播出时标题为两大妈争风吃醋,抢同一男舞伴的新闻,让主任大发雷霆。

    简直就是播出事故!主任大声说道。

    会议室人人自危,首当其冲就是迟信。

    小周!主任点名剪辑师,为什么要把外景主持的笑声剪进去?这种不严谨的做法会让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度大打折扣!

    还有你,迟信!主任越说火越大,作为一个新闻从业人员,知不知道采访时应保持克制的态度,我们只需要你呈现当事人的状态,不需要采访者的有过多的情绪表达!

    迟信迎着一声声批评说,主任,是我不对,今后一定注意。

    主任说,少提以后,就你这种工作态度,有没有以后真不好说。

    这样的话,搁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一种冲击,特别是迟信这样的老员工,如同一记重重的耳光。

    主任语气稍稍缓和,你是节目组的老人了,要给大家做榜样,这样混日子可不行。

    迟信仍旧保持诚恳,知道了,主任。

    主任继续说道,近两个月来,节目组的内容质量每况愈下,一直在劣质粗俗的路上狂奔,照这样下去,节目就等着被叫停吧。

    鸦雀无声。

    门开了,佟亮出现在门口。

    不好意思,刚去咱们台另一个节目串了个场。佟亮发觉气氛不对劲,接着说,主任您继续,我等会儿再来。

    佟亮,你是这个节目的主播,来说说对外景主持采访中不严肃行为的看法。主任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