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柔颤抖着往上滑动屏幕,那条原本要发给王特的信息,发给了飒飒。

    太好了,发错了。

    路过的同事都看着丁小柔,她脸上的表情像是笑,又像是在哭。

    第十三章 男人哭吧哭吧

    迟信的手一直在抖。

    朋友圈里关于蒋媛的一切都让他留恋。每一张合照都曾是相爱的证明,现在却变得毫无价值,甚至成了对方的负担。

    迟信觉得,也许自己就像这些照片一样,已经成为蒋媛的累赘。如果不能为她在今后的人生中遮风挡雨披荆斩棘,那就带着最后的成全静静走远。

    今天分开时,他没忍住,还想最后确认对方是不是铁了心要离开自己,未张口,就迎上了对方凝重的眼神,别逼我恨你。

    一句话,就是万丈深渊,他求生无门。

    门铃响了。

    迟信起身去开门。

    烈焰红唇的迟姗站在外面,拎着两大袋吃的。

    迟信赶忙跑回房间,从橱柜取出一些蒋媛拉下的东西,然后动作麻利地将它们分散在客厅和卫生间的各个角落。

    开门,臭小子!迟姗开始砸门了。

    迟信一边喊着来了来了,一边开了门。

    迟信装作意外,姐,你回来了?

    迟姗把东西往弟弟手里一掼,叫你老半天不开门,干嘛呢?

    没干嘛,刚回家有点累,眯一会儿,没想到你来了。迟信说,你

    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迟姗坐下来,你甭接我,把你自己照顾好就行。

    迟信有点做贼心虚,那个,蒋媛出差了,不在家。

    迟姗嗯了一声。

    迟信并不是有意骗她,而是不得已为之。两人相差7岁,从小到大,自己就一直充当被姐姐羞辱的对象。即便他学习好长得帅,姐姐也总会找到一些刁钻的角度来嘲笑自己,比如我弟的腿毛好多,没进化好,又比如我弟小时候特别弱,经常被我打趴在地上哈哈哈。所以迟信最怕的人就是姐姐。小学时,有个填空题:____是我的最害怕的动物。同学有填老虎的,有填狮子的,迟信填了姐姐。

    如果失恋的事被姐姐知道了,她肯定会一通抱怨,这段时间自己已经是竭尽全力地活着了,实在承受不起来自家人的唠叨。

    姐,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喝的。

    你们分手了?迟姗开口问道。

    迟信有点措手不及。

    多久了?迟姗又问。

    一个月了。

    迟姗把袋子打开,终于不用忍受那个不吃辣的女人了。这次我去重庆,专门给你带了地道的重庆火锅底料!

    迟信翻开看,蘸料和食物正正好好是两人份。

    迟姗从厨房抱来电磁炉和碗筷。

    姐,你是怎么知道我分手的?

    迟姗说,太容易了,第一,你很久没在朋友圈秀恩爱了;第二,跟我的聊天中不再有她出现;第三,她就算出差,也不能把东西都带走吧,门口连双她的拖鞋都没有。

    迟信愣神,他没想到,自己的世界里都是关于她的事情,所以在她走后,自己的世界很快地枯萎。

    别佩服我,当年我就是凭着自己的细心发现了前夫出轨。迟姗又追问,这事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迟信说,这不是怕你知道了担心嘛。

    瞎说。迟姗压根儿不信,你是怕我知道了念叨你吧?

    见迟信没吭声,迟姗说道,就知道你这么想。这么些年,你老记着我欺负你,可也只有我能欺负你,从小到大,谁欺负你,哪回我不是拼了命地保护你?

    姐。迟信觉得委屈。

    我本来还有半个月才回北京,可是我们家那臭小子遇到事情了,我觉得他需要我,我得在他身边陪着他。迟姗一边说一边开始撕开底料。

    迟信坐在一旁,抱住她,像个孩子一样。

    你们在一起这些年,我从没说过她任何不好,我总觉得既然是弟弟喜欢的,我也跟着喜欢好了。每次聚会,我们愿意为她吃甜兮兮的广东菜,她却没有一回愿意为我们尝试辣乎乎的川菜。时间久了,我就看明白了,她不是不爱你,只是没你爱她那么多。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最怕我弟弟在最相信爱情的年纪遇到一个并不合适的人,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爱的程度不对等,分开了,悲伤的程度都是不对等的。爱得深的那个注定更加煎熬。姐姐说。

    迟信把头埋进姐姐头发里。

    迟姗拍拍他的脸,别哭,一点儿都不爷们儿。

    迟信眼泪哗哗往外流,都怪你,把我弄哭了!

    迟姗一把推开他,安慰你两句还上脸了,信不信我抽你!

    迟信痛得哇哇叫,你手上有辣椒油,还摸我眼睛,我能不哭嘛!

    第十四章 前男友手册

    那天晚上,迟信做了一个梦,梦见蒋媛回来找他了,说要跟他一起走。迟信特别开心,就醒了,然后睡意全无,睁眼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