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飒看着丁小柔的眼睛,一瞬间,好像又看到了她少女时的样子。随着迟信的名字在心中一遍遍默念,那个少年的样子逐渐清晰起来。

    是他!飒飒有些兴奋。

    丁小柔点点头。

    这是她们两个之间的秘密。高一下学期的一天,丁小柔和飒飒在餐厅吃饭,头顶电风扇呼哧呼哧吹着,空气里是饭菜香和油烟的味道。

    我有喜欢的人了。丁小柔告诉飒飒。

    第十六章 宝贝儿开窍了

    飒飒犹记得她说这话时,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让人觉得美好。

    叫什么呀?哪个班的?飒飒来了兴致。

    迟信,7班的,高三了。

    痴心?这名字有意思。飒飒说,你要是喜欢可得抓点儿紧,他明年就要高考了。

    说什么呢,我就是觉得他特好看,没打算追。丁小柔抢走了飒飒盖浇饭里的一块肉。

    啧啧,叶公好龙啊。飒飒笑话她。

    我这叫从自身实际出发,喜欢他的女生多了去了。你说实话,就我这条件,他会跟我好吗?

    飒飒看看丁小柔还没怎么发育的胸部,你说得很对,我们还是继续吃饭吧。

    丁小柔突然压低声音说,他过来了!

    飒飒扭头寻找,哪儿呢,哪儿呢?

    她的声音有点大,引来迎面少年的目光。瘦瘦高高的身材,好看的眉眼,飒飒几乎不用求证,就知道对方一定是丁小柔喜欢的人了。

    少年从身边走过去,飒飒赶紧去看丁小柔,却发现对方不见了。丁小柔躲在一根柱子后,抱着双膝,大气都不敢出。很多年以后,飒飒再听人说起年少时的喜欢,总会想起闺蜜丁小柔来,那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时的样子吧。

    以后的日子里,丁小柔会想方设法去见迟信。因为不是同一个年级,两幢教学楼隔的有点远,下课铃一响,丁小柔就拉着飒飒的手,百米冲刺一样冲向高三教学楼。两人一同去迟信所在班级的楼层上厕所,假装不经意从他班级门口经过,如果哪一次能见到迟信,丁小柔就会开心一整天。多数时候,他都在埋头做题,宽大的校服里裹着少年清瘦的身体,侧脸有着让人心动的弧度,睫毛上挂着颤动的光线。有一回,她一个人去上厕所,经过门口时习惯性朝那个座位看去,却不见他的影子。转过身,就看到迟信和班里几个男生扶着栏杆聊天。那时候她离他那样近,近到触手可及,近到好像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她低着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他对此毫无所知,并未察觉一个少女心里滔天的波澜和青春列车驶过的轰然巨响。

    后来的故事,就是没有然后,迟信考上大学,丁小柔大哭一场,继续读书,茫茫人生,各自远扬。只剩下那些小小的欢喜和忧愁,这些年还不时被飒飒拿出来嘲笑,很多青春到最后都会化成嘴角的一抹微笑。

    飒飒看着有些出神的丁小柔,推推她,你见到迟信了?是不是想着和他再续前缘啊?

    别闹,我这几天特别闹心,觉得还不如再也不见面。他跟我印象里的那个人一点都不一样,说话刻薄,没有风度。

    于是,丁小柔就把事情经过大体跟飒飒说了一遍。

    有个恋爱想要和你谈谈。迟信的那句话又在耳边响起,丁小柔不胜其烦。

    你是说,迟信想要让你跟他的好哥们儿谈一场恋爱?然后你欠他的修车费就两清了?飒飒问。

    丁小柔伸手做拒绝状,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飒飒问她,为什么啊?

    丁小柔义愤填膺,把感情当交易,这事儿我当然不能答应。

    飒飒笑道,张爱玲的白玫瑰红玫瑰理论你是知道的,兴许人家迟信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当年你那么喜欢他又没胆量接近,想当然意淫出一个完美性格的男人。我倒觉得这事儿你可以试一试。

    丁小柔抗议,你吃我们家饭喝我们家粥,怎么还向着外人说话呢,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

    不告诉我,告诉你妈去啊。飒飒大摇大摆朝门口走,我这就把门打开,你跟阿姨好好说

    丁小柔一把拉住飒飒的手,又把她拉了回来。

    丁小柔皱眉,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飒飒说,我也没跟你闹着玩儿啊,我真觉得这事儿你可以试试看。第一,你现在基本是负资产,谈场恋爱直接不用还钱了;第二,你别觉得为钱谈恋爱就侮辱了你的人格,你其实在帮自己懂不懂?迟信不也说了吗,他这哥们儿是个老大难,就是特别不好找对象那种人,你跟他恋爱后再分开,他很可能还是找不到女朋友啊,这样一来,就证明你受到的诅咒是不存在的了!

    飒飒一番话说得丁小柔有点懵。

    丁小柔说,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呢?

    我要是有你这特异功能啊,就跟三里屯开一咖啡店,天天跟各种成功男士谈恋爱,报名费根据个人资产而定,至少一万起,还别嫌贵,您爱来不来。偶尔也跟没钱的小鲜肉风花雪月一下,做做慈善。飒飒意淫起来就没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