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飒飒把第三碗也给了甄正。

    甄正一脸幸福,你真好。

    丁小柔说,我的呢?

    飒飒眼睛里只有甄正,自己拿去。

    丁小柔心里正骂着忘恩负义,迟信把一碗麻酱蘸料端了过来。

    迟信也不看她,认真地搅拌着自己的调料。

    丁小柔觉得这人有时候还挺温暖的。

    肉品和菜类相继端了上来,穿着西装的漂亮女领班上前,亲自为他们撇出锅内的浮沫。

    领班侧身,正要从甄正和飒飒中间切进去,飒飒起身,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勺子,美女,你去忙吧,我来就行。

    没关系,老板关照过的,我会全程为咱们这桌服务。领班笑着说。

    真不用!飒飒斩钉截铁,我们在讨论一些私人问题。

    好吧,你们有需要随时喊我。领班只好走了。

    迟信一边往锅里放肉,一边问,飒飒,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甄正说,刚才车上飒飒告诉我了,她是医生,主要为咱们男性做包皮手术。

    飒飒取出名片,递给迟信,要是有需要,可以找我。

    迟信特尴尬,把名片给了甄正,你留着吧。

    甄正还给他,我用不着!

    飒飒又拿出一张给甄正,别让,都有份儿。

    丁小柔在一旁捂嘴直笑,再看看迟信和甄正一脸黑线,恨不能用手捶桌子。

    第二十四章 出现问题的环节

    火锅出乎意料的好吃。

    丁小柔很有成就感,一顿饭俨然促成了一对情侣。她觉得迟信的话是对的,爱情不用刻意,老天自有安排。如果是注定的两个人,哪怕改变了地点和时间,依旧会相遇。

    此刻那两人眼中只有对方,你给我夹一丸子,我给你夹一豆皮。

    火锅吃到一半的时候,丁小柔看了眼时间,准备撤。三天的期限到了,诅咒再次应验。

    我跟迟信还有点事

    丁小柔本来还想说点什么,飒飒和甄正回的干净利落,好的,再见。

    她用手碰碰迟信,两人出了火锅店。刚到门口,迟姗追了出来,把手里的袋子塞给丁小柔,这是两份锅底,在家也能吃到店里的味道!

    我姐给你的,就收下吧。迟信说。

    丁小柔也不再客套,于是收下。

    两人一起往停车的地方走。

    能跟我说说你现在的心情吗?迟信忽然问。

    坦白讲,有点失落,毕竟诅咒应验了。但是今天如果自己袖手旁观的话,也会失落,我这人挺矛盾的。丁小柔想了想又说,不过就算我不帮忙,他也会找到幸福的,飒飒的出现就是证明。

    迟信说,你也会幸福的。

    他笑的时候,嘴角翘起的弧度真好看呀,丁小柔心里想着,跟学生时代一模一样。

    原本想搭迟信的顺风车,丁小柔还没坐稳,就收到了飒飒的微信:在店对面的超市等我,五分钟后见,我去的时候要是见不到你,你就死定了。

    丁小柔看了看街对面,有家7小超市,于是对迟信说,我突然想买点东西,你先走吧。

    迟信独自开车离开。

    十五分钟后,丁小柔上了飒飒的车子。

    甄正呢?丁小柔问。

    估计这会儿也走了。飒飒边开车边说。

    你没跟他走?丁小柔又问。

    我跟他走干嘛。飒飒说,我又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他?那你刚才是精神分裂吗?又是给人拿蘸料,又是夹丸子的,就差当众接吻了。丁小柔简直云里雾里。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飒飒说,我得想办法拖住甄正,总之不能让他在三天之内找到女朋友!

    原来你是装的!丁小柔恍然大悟,难怪刚才在店里飒飒不让那个漂亮的领班服务,是怕甄正跟对方接触。

    我可不管别人,我只要你好好的就行。飒飒说,你也不想想,那个甄正要是找到了真爱,你这诅咒等于继续存在,倒霉的还不是你。

    那你怎么跟甄正说的?

    实话实说呗,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那么无私,在一个陌生人和好朋友的利益面前,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好朋友。飒飒说。

    可甄正好像喜欢上你了,怎么办丁小柔一想到这,有点自责。

    飒飒笑了,放心吧,他对我没兴趣。刚才那些话,来的路上我就跟甄正说了,没想到甄正还挺愿意配合我。

    他这是为什么呀?丁小柔不解。

    从一开始,甄正根本就不相信所谓的诅咒,所以也就不在乎我的目的。甄正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迟信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能辜负最好朋友的心意,哪怕只是愉快地吃一顿火锅,也很好。飒飒说。

    现在就迟信一个人还蒙在鼓里,我怎么告诉他啊?丁小柔忧心忡忡。

    哎呀,想那么多累不累。飒飒笑道,恭喜你,小柔,诅咒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