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的话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丁小柔问邻居,大爷,您家有斧子吗?

    这话提醒了邻居,赶忙回家去找家伙。

    丁小柔又给迟信打了电话,另一边,迟信因为担心丁小柔找麻烦,给甄正打了电话,可对方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所以丁小柔电话打进来时,迟信误以为是甄正的,看都没看就说,听着,丁小柔找你去了,我到之前你千万别给她开门啊!

    我是丁小柔。丁小柔说,甄正不接电话,我担心他出事了!

    邻居找来斧子,抡起来就是一通狂砸,巨大的声响京东了整层楼,邻居们纷纷围过来看个究竟。

    有的说,这女的是他女朋友吧?一准儿是吵架了要分手,男的不想活了。

    有的是,这要是真出事了,可就是凶宅啊,咱整个单元房价都受影响,房子还怎么卖啊!

    这话立即得到大家响应,几个年轻力壮的业主主动接过丁小柔手里的斧子,轮番砸门,终于在一声巨响过后,门开了。

    丁小柔推门而入。

    在此之前,她想过甄正可能吃了安眠药,再血腥点就是割腕。但是她和一同进来的邻居们找遍了卧室和浴室,都没发现甄正。

    屋里一下子炸开锅了,几个邻居又开始小声议论,这属不属于私闯民宅呀,有的开始追问是谁抡的第一斧子,邻居大爷也回过神来,问丁小柔,姑娘,你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这时,楼道里发出一声惊叫,人回来了!

    就见穿着运动背心和短裤一身大汗的甄正从人群里往上挤,然后就看见自己家的防盗门被砸烂了。

    甄正迈进门,看见几个邻居正围着丁小柔。

    邻居大爷说,小伙子,这姑娘说你跟家里自杀,我们才闯进来的。

    其他人连连应和。

    甄正费了好大劲,还是没想明白丁小柔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也没弄明白她怎么就觉得他会自杀。他甚至觉得,这个女孩的精神是不是有点问题?

    邻居里有人说,哥们儿,你认不认识这女的啊?不认识咱们抓紧把她送派出所!

    甄正说,她是我朋友。

    丁小柔松了口气,她把对方的家搞成这样,真有点担心对方说这人谁呀,那可就麻烦了。

    丁小柔明明心虚,反倒问,你出门怎么不带手机呢?

    甄正指着自己一身的汗,我去跑步了,不方便带手机。

    丁小柔加大声量,这么晚了还跑步!你以前晚上不都是待在家里吗!

    甄正说,不是你叫我围着操场跑圈吗?我们小区街对面就有个体育场,自从你说了,我每天晚上都跑十圈。

    丁小柔想起来了,这是约会时,自己告诉甄正的获得幸福的方法。

    她原本还想着把破门而入的责任推一点给甄正的,没想到对方这样完美地回复了自己。

    你来找我有事吗?甄正问她。

    这提醒了丁小柔,她说,快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甄正问。

    丁小柔从甄正的眼神里看出,对方在怀疑她的精神状况了,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丁小柔抓着甄正的胳膊,大声,你主动说分手!现在!马上!立刻!

    一嗓子把一屋子的人都震住。

    甄正还是说了,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话,丁小柔如释重负,长长吐了口气。

    丁小柔回道,好啊。

    这时,迟信大着步子冲进了客厅,眼前的情形让他一愣。

    丁小柔疲惫地朝他挥挥手,你来啦。

    下一秒,她就倒地睡了过去。

    第二十六章 与昨晚有关的回忆

    郑泽说的没错,当同事面赔偿一部手机的结果就是,lucy再也没主动找过丁小柔的麻烦。

    今天销售部全体开会,丁小柔早早来到会议厅,找了个角落坐下,心里又开始想前天晚上的事情。

    准确点说,是前天晚上自己突然睡着后的事情。

    短短不足十分钟的时间里,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醒来时正躺在甄正家的沙发上,视线里满满都是迟信的那张脸。

    迟信的表情很认真,弯下腰盯着她,像在观察标本。

    当时两人的脸挨的非常近,近到丁小柔稍稍抬头,两人就要嘴对嘴亲上。

    见丁小柔醒过来,迟信站直身子,靠在冰箱前看着她。

    丁小柔坐起身,皱眉问,我刚才又睡过去了?

    你大概这样睡过去多少次?迟信问她。

    没数过,上百次应该是有的。怎么了?

    我猜也是,别人突然晕倒都是轰的一声,没准儿还摔成脑震荡,你就特熟练,摔得不声不响浑然天成,一看就有经验。迟信说。

    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丁小柔说,我是为了你哥们儿的幸福才来的。上回是我主动跟他提出的分手,但之前的每次分手都是男方提出的。

    迟信说,刚才甄正都告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