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迟信喘着气走进病房,你手机没开。

    明珠说我老玩游戏,对心脏不好,我索性就关机了。甄正问,怎么啦这是?

    一会儿丁小柔来看你。迟信说。

    好呀,我正想着谢谢她呢。

    你一会儿绝对不能告诉她你找到女朋友了。迟信说。

    为什么啊?

    迟信有点心虚,声音含糊,我没告诉她。

    甄正盯着迟信,恍然大悟,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那蒋媛呢?

    别瞎说,她最近特倒霉,不能受刺激,我就是同情她,迟信又说,至于我跟蒋媛,已经彻底结束了。

    甄正说,好,我明白了。

    还有,丁小柔跟你女朋友认识,你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说一下。

    明珠今天休班,你放心吧。

    放心什么啊?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两人慌张看过去。

    丁小柔拎着水果出现在门口,跟同病房一个老大爷擦身而过。再一看,飒飒也跟在丁小柔身后走进来,穿着医院的白大褂。

    丁小柔看着两人一脸的不自然,问,我不会吓到你们了吧?

    甄正笑道,小柔,飒飒,你们来啦?

    丁小柔说,我还以为你不欢迎我呢。

    怎么会啊,你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甄正赶忙说。

    飒飒说,甄正,你可有点不够意思啊,住进我们医院也不打声招呼,要不是小柔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咱们就住上下楼。

    甄正笑,你挺忙的,日理万机,我就没联系你。

    飒飒回他,我怎么觉得你开黄腔呢?

    第三十九章 MUA!

    甄正一怔,旋即笑道,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你是干嘛的了。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我真后悔告诉你围着操场跑十圈的事情,本来是想着能多给你点动力的,没想到差点害了你。丁小柔指着放在床头柜上的袋子说,我带了点水果,都是适合你吃的。

    甄正有点激动,已经把迟信的话抛在了脑后,他突然握着丁小柔的手说,小柔,我真的特别感谢你!

    丁小柔诧异,为什么啊?

    迟信在一旁清了清嗓子,甄正又反应过来,强忍着想要分享喜悦的心情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特别想感谢你!

    丁小柔也被对方的真诚打动了,握紧了甄正的手,话说回来,我其实也特别想感谢你。你一天找不到女朋友,我就多一天相信那个诅咒是不存在的。

    这话一说,气氛有点尴尬。

    丁小柔也觉得有点不妥,于是两手握拳,我们一起加油!加油!加油!

    迟信说,一会儿医生过来检查,可能会有些不方便。

    他想着先把这两个女人支走,好再严肃地跟甄正重申一遍,绝对不可以说漏嘴。

    丁小柔说,那正好,我让飒飒带着我去洗水果。

    飒飒拎起一个袋子,两人手拉手走了。

    迟信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瞪向甄正。

    走廊里,飒飒说,姐妹儿前两天遇到一男的,来我们这儿做手术,特别帅。

    长什么样啊?

    我又没他照片,不过我记了他的电话。飒飒嘻嘻一笑,给他做手术的时候把我吓一跳,怎么说呢,简直就是个人形三脚架。

    你干脆别叫郭飒了,改叫黄飒得了,色情!丁小柔笑道,那你可得好好把握,争取把那三脚架早日拿下。

    我觉得有戏,他对我挺热情的。飒飒说。

    他不光对你热情,你要问他自己漂不漂亮,他绝对会说你特别美,知道为什么吗?丁小柔问。

    飒飒摇头。

    得把你哄开心啊,你要是生气了,手术能有好嘛。丁小柔笑。

    飒飒追过来打她,叫你乱说,我有那么没医德吗?

    两人把水果洗干净,拎着从休息室出来,刚走没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飒飒!

    丁小柔和飒飒一回头,就见贺明珠拎着一个保温桶,朝她们走来。

    丁小柔和贺明珠同时认出了对方,两人拉着手,不胜欢喜。

    原来你就在这医院工作啊。丁小柔说。

    你跟郭飒是朋友啊?贺明珠说。

    对,我俩是冤家。丁小柔笑。

    飒飒也笑道,明珠你忘了,当初你在医院群里说要组织失恋小组聚会,我就让我这姐妹儿去了。

    哈,原来是这样!贺明珠恍然大悟。

    你今天不是休班吗?飒飒问。

    对,我过来有点事。贺明珠说道。

    飒飒把丁小柔推给贺明珠,那你们聊吧,我一会儿还有一例手术。

    飒飒说完就溜了,丁小柔跟贺明珠一起往电梯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