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妹子帮小钰拉上拉链,你猜丁小柔会不会来参加婚礼?

    绝对不会,lucy恨都恨死她了。小钰很肯定地说,丁小柔那人吧,表面上看挺坚强的,其实特别怂,而且心软的不行。咱俩不就是个例子吗,咱们以前对她多差啊,最近一对她热情起来,她真把咱们当朋友了。

    前台妹子说,就是啊,要不是为了那诅咒,让她跟我男朋友谈一场恋爱,我才懒得跟她套近乎呢。

    小钰说,我跟你一样的想法,所以咱们还得继续跟她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还是有些怀疑,她那诅咒到底灵不灵啊?

    当然灵了,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小钰突然有些警惕起来。

    你说吧,除了你,这公司我哪还有朋友?前台妹子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丁小柔被诅咒的事情是lucy用小号在群里发的!小钰说道。

    隔壁试衣间里,丁小柔一动不动听着。

    真的啊?前台妹子惊呼,我也怀疑过是lucy,除了她还能有谁这么讨厌丁小柔呢。不过她是怎么知道诅咒这件事的?难道是丁小柔告诉了王特,王特又告诉了lucy?

    小钰神秘一笑,摇摇头,告诉你吧,丁小柔有一个本子,上面记录了她的历任男友,每一个都是在跟她分手后三天内找到了挚爱,然后很快结婚。lucy无意中看到了本子上的内容,开始她也不信,就试着去联系了本子上的那些男人,结果发现诅咒真的存在。

    前台妹子也觉得惊讶,原来是这样

    小钰说,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会三观尽碎。其实lucy跟王特才是一对儿!lucy知道诅咒的事情后,就让王特去跟丁小柔谈恋爱,然后再分手,这样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丁小柔以为lucy抢了自己男朋友,其实自己才是小三!

    丁小柔感觉自己摇摇欲坠,脑中有杂音嗡嗡作响。

    真的假的!前台妹子既兴奋又觉得不可思议。

    骗你干嘛,这可是lucy亲口跟我说的!小钰答道。

    那丁小柔够惨的,被骗了这么久。前台妹子感慨。

    谁叫她笨呢。小钰声音冷漠。

    试衣间的这段对话,丁小柔全部听到。

    迟信也全部听到,他虽然觉得可气,却更担心丁小柔此刻的感受。这个一心想要寻到一份真爱的女孩子,被不怀好意的成人世界狠狠地算计了。

    丁小柔将头上的脸基尼摘了下来,她面色苍白,有几分悲恸。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糟糟,唇色也显得突兀,模样可笑。她恍然觉得老了几岁,一种茫然无助的挫败感紧紧将她围绕。

    她默然换下衣服,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

    丁小柔径自来到店门口,店员悉心的询问她全然没有进入耳中,一个人坐在台阶上,魂不守舍地穿着鞋子。

    迟信也跟了过来,一边换鞋子一边关注着身旁的丁小柔。从她低垂的眼睑和竭力控制节奏的呼吸中,他就可以判断出对方的心里在经历着怎样肆虐的一场风暴。

    丁小柔穿好鞋子,准备起身,余光瞥到了一旁的两双高跟鞋。她将两双鞋子拎起来,径自走出了店面。

    天已经黑了,街道上车来车往,行人匆匆交织而过,两侧巨大的楼体液晶广告霓虹闪烁。

    丁小柔捏着两双鞋,健步如飞,她来到街边的垃圾桶前,毫不犹豫将它们扔了进去。

    随后,她又从包里掏出脸基尼,一并丢进了垃圾桶,然后转身,眼神坚定,对着追上来的迟信说,我改主意了!

    第四十七章 绑架伴娘

    丁小柔想要寻获蛛丝马迹。

    她清楚不能光听小钰一面之词,真相是什么还得亲自验证。

    丁小柔先是找到lucy的微博,从头开始翻看。账号上的内容有限,丁小柔很快翻遍了几年的微博,根据女人独有的嗅觉,丁小柔隐约感觉到对方有个男友,但具体是谁却一无所获。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丁小柔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有次开部门会议,lucy感叹现在年轻人交友途径广泛,光是那些app就数不过来,不像他们那时候,认识新朋友,大都是通过人人网。

    丁小柔登陆人人网,开始查找lucy的主页。

    lucy本名叫刘玉花,一个透着浓浓泥土芬芳的名字。她本人也对自己的名字很是介怀,从不允许外人当面叫自己名字,一律要以lucy代替。听说有次年会上,lucy玩嗨了,无限伤感地说,以后当了母亲一定要给孩子好好起名,你们根本不知道一个随便起的名字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阴影。

    lucy还说,其实我以前还有个名字,不叫刘玉花,比现在的好听多了。

    大家都催着问她以前叫什么。

    刘娥。lucy说。

    丁小柔输入lucy的名字和毕业院校,很快进入了对方的人人网主页。她翻着那些相册,终于在其中一个命名为我们俩的相册里,看到了lucy和王特的合影:他们站在一条风情街上,亲密相拥,脸上写满恋人间专属的甜蜜,身后是觅食的鸽群和来往行人。

    照片的发布时间是两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