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信赶紧控场,这位小姐,我们这里是婚礼现场,请您不要扰乱秩序。

    这话似乎把对方激怒了,女人掏出手机,当众播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王特跟女人以老公老婆相称,王特用真挚的口吻对女人说,我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就在这时,来宾席上又有一个大学生打扮的女孩站了起来,她大声斥道,王特,你还是不是人?我前脚刚为你打掉了孩子,后脚你就玩起了消失,居然还结了婚!

    两个怒火中烧的女人一起朝王特逼近。

    王特抓着lucy的手,被lucy一把甩开,他战战兢兢后退,躲到了迟信身后。

    迟信把他推出去,我只负责主持婚礼,不负责替人挨揍。

    两个女人怒吼着冲上前,对着王特就是一通抓挠,片刻过后,王特脸上就是一道道血痕,惨不忍睹。

    lucy的人生中从没受到这样的奇耻大辱,失控的场面让她变的歇斯底里,她无意中瞥见了迟信悄悄亮出的胜利手势,然后又顺藤摸瓜,发现这手势正是冲着台下丁小柔做的。

    lucy冲下台去,对着丁小柔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这一巴掌力道实在不小,打得丁小柔晕头转向,脚下不稳险些跌倒。

    我知道你跟这个司仪认识,你们串通好了来搅局的吧!lucy说着,又扬起了手。

    迟信冲上来,捏住了lucy的胳膊,他看到丁小柔白细的脸上浮现出充血的手印,不禁皱眉。

    lucy嚷道,是男人就不要掺合女人的事!

    迟信说,你做坏事的时候也没因为对方是女孩子就心慈手软啊!

    迟信,你放开她。丁小柔的声音不大,但透着不容拒绝的力量。

    迟信不知该如何是好。

    丁小柔又重复道,放开她吧,我们之间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解决。

    迟信只好试探着松开了手。

    lucy的邪恶在瞬间释放,她的手再次甩向了丁小柔。

    又是啪的一声脆响。

    丁小柔的头狠狠垂下。

    小柔!我们来了!飒飒的喊声响起,只见她拿着一支水枪和贺明珠一起冲进了人群。

    现场来宾自动组成人墙,防止两人冲进来。飒飒跟贺明珠横冲直撞,不要命一样跟对方混战成一团。

    飒飒一马当先,你们再不闪开,我就不客气了!

    几个lucy平日的小姐妹呛声,别客气,来呀!

    贺明珠是行动派,上前薅住其中一个的头发就撂在了地上,飒飒也顺势把面前那个推倒在地。

    飒飒对迟信喊道,话筒给我!

    迟信火速把手中的话筒递到了飒飒手中。

    飒飒手拿话筒,在场的各位!你们都知道我闺蜜丁小柔是王特的前女友,可实际上,王特和lucy在此之前就已经是情侣,他们相信丁小柔身上的诅咒,想要获得幸福,所以王特跟丁小柔恋爱后又提出了分手!

    听到这声音,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一旁的王特赶忙指使身边人,快把音响拔了!

    迟信见状,第一时间冲过去,用身体护住音响,不让对方得逞。开始迟信还跟对方比划两下,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后来眼见人越来越多,迟信索性不管了,跃身趴在了音响上,任凭那些拳头砸下,死活护住音响插头。

    可是我们小柔毫不知情,很长一段日子都在为这段从一开始就充满欺骗的感情痛苦着。飒飒说着一指lucy和王特,无辜的她还要忍受lucy的各种欺负!

    lucy禁不住一个哆嗦,仍旧强撑着气场,你以为随便说些谎话,大家就会信吗?简直可笑!

    贺明珠嚷道,臭娘们儿,你再得瑟信不信我抽你!

    飒飒拦下她,说,我这里有你和王特隐瞒恋情的充分证据,大家要是不信,我可以把证据发给你们!

    说完,飒飒大喊一声,小柔,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吧!

    那把水枪被飒飒抛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丁小柔接在了手里,她转身将枪口对准了lucy。

    lucy开始还故作镇定,很快就意识到不妙,转身想要逃。

    已经太迟了。

    丁小柔扣动扳机,一股水柱喷出,击中对方面部。

    lucy发出一声惨叫。

    现场所有人都被这声惨叫镇住,包括迟信,包括正被四处追打无法脱身的王特,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一场惨剧要发生了。

    lucy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打起滚来,嗓子里发出阵阵干嚎。

    大家惊恐看着眼前一幕,担心一会儿lucy放下手来,便会露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叫了大概有十几声,lucy突然不再嚎叫,她从地上站起身松开手,依旧是那张完好如初的脸。

    lucy欣喜若狂,哈哈,不是硫酸!哈哈,吓死老娘了!

    lucy带着劫后余生的狂喜,用手擦着脸上的水渍。

    丁小柔激将对方,有本事不要擦。

    lucy的泼皮劲儿上来,凭什么,你说不擦就不擦啊?老娘偏要擦!我擦我擦我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