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信从后面走过来,问她,今天是你生日?

    丁小柔点点头。

    怎么也不说一声。迟信有点怪她的意思。

    今天是甄正和明珠的大日子,大家都很忙,我就没跟着添乱。丁小柔笑笑。

    迟信心中生出一股怜爱的情绪,眼前这个丁小柔懂事得让人心疼。她总是小心翼翼,不愿成为别人的负担,又害怕被人嫌弃,于是拼了命地对别人好,为别人考虑。

    以后对自己好点儿。迟信说。

    啊?对方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丁小柔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迟信岔开话题,赶紧回去吧,不然咱们的位子要被撤了。

    两人重又回到座位上,迟信为丁小柔倒了一杯啤酒。

    迟信说,有什么生日愿望,可以告诉我。

    丁小柔说,还没想好,等想到了就告诉你。

    丁小柔夺过迟信手里的酒瓶,为他也倒满,干杯!

    两人碰杯。

    丁小柔说,经过今天这件事呢,咱俩也算是患难之交了,交换一个彼此的秘密怎么样?

    第五十一章 我来保护你!

    不等迟信开口,丁小柔又说道,我每次只要一进试衣间,准会遇上倒霉事。

    丁小柔说的不假,少女时期进入试衣间,惨遭诅咒,前两天进试衣间,又得知了毁心情的真相。

    迟信说,我这么光明磊落一个人,没有秘密。

    丁小柔说,你一个大男人,不会想耍赖吧?

    迟信纠正,谁耍赖了,我答应跟你交换秘密了吗?

    丁小柔催促,少来!一个人没有秘密,那还能叫人吗?快说,快说!

    眼见这回是躲不过去了,迟信只好说,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这个秘密除了蒋媛,谁都不知道。

    好的,我不说。丁小柔已经迫不及待。

    我特别紧张的时候,说话就会变成播音腔。

    丁小柔的反应倒是很平淡,她淡淡地哦了一声,低头喝酒,又忽然被酒呛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对不起啊,我也不想笑的,可是哈哈哈,你这个播音腔到底怎么回事啊?

    迟信尴尬的脸都变了颜色,丁小柔边说着身子边往后仰,后背撞到了邻桌一个小太妹打扮的女生。

    小太妹蹭地就站了起来,皱着眉,撇着嘴嚷道,干嘛呢!

    丁小柔慌忙站好,打量着对方:年纪不过十六七岁,还显稚气的脸上却硬拗出成人的恶劣模样,刚开始发育的身体被裹在紧身暴露的t恤里,眼妆更是嚣张跋扈。她的对面,坐着一个差不多类型的小太妹。

    丁小柔说,对不起啊,小妹妹。

    叫谁小妹妹呢?小太妹说着把桌上仅剩的几串烧烤扔到了地上,看到了,你把我吃的都碰地上了,这顿饭算谁的?

    你这不是碰瓷嘛!丁小柔说。

    迟信赶忙上前,对小太妹说道,这顿饭算我们的,不好意思啊。

    丁小柔不赞成迟信的做法,她们太过分了!

    小太妹鼻子一哼,说,老女人。

    另一个小太妹帮腔,就是!

    原本拼命按捺住的火气,再次窜了起来,丁小柔怼迟信说,你别拦我,我还不信治不了一个小丫头!

    迟信劝她,别闹了。

    丁小柔小声附在他耳边,放心,你看我怎么镇住她们。

    丁小柔眼睛再看向小太妹时,已经满是杀气,她在对方跟前站住,顺手从桌上摸起一个空酒瓶,然后啪地在桌沿上一砸,玻璃四溅,酒瓶碎裂。

    丁小柔手里攥着瓶颈,边缘上参差不齐的玻璃碴子像是狰狞的獠牙。

    女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丁小柔得意地一笑。

    紧接着,周围几张饭桌上,那些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怒目瞪着丁小柔和迟信。

    丁小柔傻眼了。

    那群身上纹着各式图案的男人朝两人围拢过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气息灼人,好像不留下一条胳膊半条腿就没法儿离开一样。

    丁小柔的心扑通直跳,她在心里狂骂自己,刚才非要较这个真干嘛,现在闹成这个局面,真不知该怎么收场了。

    丁小柔深吸一口气,忽然把手中的瓶颈放在了迟信嘴边,来,给大哥们唱首歌!

    迟信用播音腔回她,我不会!

    丁小柔说,快点儿!

    迟信继续播音腔,我真不会!

    丁小柔说,这是我的生日愿望!

    迟信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于是用播音腔唱道,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别他妈唱了,真难听!为首的一个男人吼道。

    揍他们!那个小太妹说。

    一群人瞬间围拢过来,迟信一把将丁小柔护在身后,有事好好商量,你们别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