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姗终于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我觉得这些话,你更应该说给我弟听,毕竟以后搭伙过日子的是他们俩。

    杜丽明说,要不这么着吧,我请你去隔壁咖啡店坐会儿,咱们再共商大计怎么样?

    迟姗说,现在真不行,店里事情多,不瞒你说,我现在就要忙了。咱们下次再聊。

    不由分说,迟姗转身就走了。

    第五十六章 火锅店大作战(2)

    杜丽明眼见没把对方拖住,只好给丁小柔打电话,让她想办法离开火锅店,千万别被迟姗发现。杜丽明电话拨过去,却显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杜丽明急不可耐。

    迟姗原本打算回一趟办公室的,经过窗口时看到上菜的服务员有些忙不过来,于是主动端起了一个托盘。迟姗根据机打菜单,到了杜丽丽的桌前。

    郑大业聊性正酣,吃火锅就如同一场测试,你跟对方的兴趣爱好是否一样,一试便知。

    迟姗笑着接话,这位先生说的对,有的人明明不爱吃辣,为了迎合对方勉强吃了,过后会是拉肚子,长痘,上火。这跟谈恋爱是一样的,不合适就不要勉强,跟合得来的人一起吃饭才舒服自在。

    这原本是迟姗的一番感慨,她并不知道此前杜丽丽舍命陪君子的那番话,但迎合两个字却让杜丽丽听了很不舒服。

    杜丽丽面带微笑,或许那不叫迎合,而是愿意为了对方改变自己,这也是一种付出,不要说的那么功利。

    郑大业赶忙说,你说的对。

    郑泽感受到了杜丽丽微妙的情绪变化,于是说,杜阿姨,您看他们这锅底,制作成各种卡通形象,挺有创意吧?

    杜丽丽说,前段时间,我女儿带回家两个这样的锅底,造型比这个精致很多,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迟姗深知自己得罪了这位女士,心里不爽,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看着迅速融化的锅底,杜丽丽吸了口气,接着说,不过味道要比我们小柔拿回去的好。

    一桌人又都轻松起来,迟姗用勺子撇出锅里的浮沫。

    郑泽,我们小柔心最软了,你虽然是个男孩子,也要偶尔撒撒娇,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亲密。杜丽丽主动献策。

    真的啊?郑泽问道。

    杜丽丽神秘一笑,你试试就知道了。

    这时,丁小柔走了回来。

    郑泽拍拍椅子,很自然地说,亲爱的,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丁小柔皱眉坐下,一抬头,与迟姗的目光正好对上。

    两人都有些懵。

    那声亲爱的让迟姗很是意外,就在十几分钟前,杜丽明还信誓旦旦告诉她,丁小柔正在跟迟信谈恋爱。

    迟姗回避了丁小柔想要打招呼的冲动,低头为大家继续上菜。

    亲爱的,我想吃肉肉。郑泽这男人,肉麻起来真是要了亲命了。

    丁小柔面带微笑,低声告诉他,自己没手啊。

    可当她的目光看向母亲时,杜丽丽殷切的目光让丁小柔有些招架不住,她想起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出乱子,让母亲安心,于是夹了一片涮肉,放进了郑泽的碗中。

    郑泽依旧不动手,张嘴发出一声啊,跟嗷嗷待哺的雏鸟一样。丁小柔知道迟姗对自己产生了误会,还是拿起筷子,蘸着酱料把肉片放进了郑泽嘴里。迟姗再也看不下去了,突然把手中的一盘涮菜往桌上一搁,转身就走,这让杜丽丽等人觉得莫名其妙。

    迟姗走到一处拐角,就见杜丽明迎上来他还没离开。

    迟姗一肚子火正找不到地方发泄,对杜丽明就说,难怪刚才你拉着我东扯西扯,原来是给外甥女争取时间好跟别人谈情说爱啊。

    迟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杜丽明说,小柔不喜欢那个男孩子,是我姐硬要小柔跟对方处对象。

    什么叫误会?我都亲眼看见她跟那男的有多亲密了!迟姗越说越气,自从迟信跟蒋媛分手后,她一直担心弟弟的感情问题,希望他经此磨难后可以感情顺遂,再也不要被别人骗。

    杜丽明,我之前还以为你是脑子有点问题,现在我觉得你人品也有问题!迟姗说,你们这是欺骗懂不懂?居然还跑到我店里来约会,也太欺负人了吧!

    不管杜丽明怎么解释,迟姗都不肯相信,她告诉杜丽明,自己会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迟信。

    这顿火锅让丁小柔心力交瘁,她的心情就像涮鸭肠的手法七上八下。好容易挨到结束,在回公司的车上,丁小柔一路闷闷不乐。

    郑泽。丁小柔叫他。

    嗯?郑泽问她,怎么了?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跟我分手吗?丁小柔的声音很疲惫。

    郑泽用少有的严肃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眼,你真的不记得那件事了?

    哪件事?丁小柔更加纳闷。

    那天晚上郑泽说,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