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们怎么了?丁小柔说,拜托您说话语气能不能别这么暧昧?

    没什么。郑泽一耸肩,话题就此打住。

    丁小柔绝望了,她明白只要郑泽不愿说,自己就永远甭想知道答案,就像让对方主动提出分手一样困难重重。

    她预感自己这条非洲肺鱼的雨季,并不会太早来临。

    第五十七章 你是不是有病啊?

    迟信不接电话,是因为正在开会。

    开会的内容就是,如何尽快深度挖掘被诅咒的女人这条新闻。主任环视全场,今天我要表扬一个人,迟信。

    主任难得露出笑容,他已经找到了那个被诅咒的女人。

    全场开始议论纷纷,佟亮也在场。迟信并没有看他,但他知道此刻的佟亮,表情一定不怎么好看。

    而且,迟信还跟对方成为了朋友,并且详细地写了一篇相关的文字报道。经过讨论,台里决定在合适的时候做一场专题报道,相信收视率一定飙红!希望迟信再接再厉,不断为我们带回更多劲爆内容!

    主任说完,带头鼓掌,会议室里掌声一波波响起。

    迟信坐在位子上,接受同事们的祝贺。对于这样的场景,他已经在心里期待了多时。在自己被蒋媛背叛,又被除去组长职务的时候,心中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人生无非是感情和事业两件事,感情没了,那就好好发展事业,抱紧其中一个好过颓废度过余生。

    此刻,隔着好几个人,迟信都能感受到佟亮不忿的情绪和狂躁的心跳。然而他没有一丁点儿报复后的快感,只觉得十分失落。

    直到从会议室出来,看到丁小柔那些未接来电,他才明白,那份失落来自对丁小柔的愧疚。她把他当朋友,他却把她当成利用的工具。

    两人约在节目组附近的一家餐厅见面。

    丁小柔把今天吃饭的事情原原本本跟迟信说了一遍。

    迟信反应平淡,我已经知道了。

    你姐跟你说的?丁小柔问。

    迟信点头。

    也对,换成谁都不想自己的亲人被骗。丁小柔又说,她误会了咱俩的关系。中间我还去找过你姐,员工说她跟一个男人出去了。

    那男的是你舅舅。迟信说。

    我舅舅?他怎么去你姐店里了?丁小柔说,我之前还收到他的未接来电,回过去,舅舅只说了句一言难尽,让我去问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大体就是你舅舅去店里找我姐,两人解除了之前的误会,然后你舅舅说咱俩正在恋爱,我姐听了还挺高兴的,结果回头就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约会。迟信说道。

    冤枉啊,我是被逼的。丁小柔觉得委屈。

    你冤枉?人家拿枪逼你去约会了?迟信说。

    比拿枪逼着我还要可怕。丁小柔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我妈这人有点虚荣,明明我们家很一般,她非要摆出阔太太的架势来,搞的我们郑总好像对她动了心。我是特别不想这样,好几回都想跟郑总说实话,但我真的特别怕我妈当众被揭穿。

    可是一直让她这样下去,最后还是会伤害她自己。迟信明白,一谈到上一辈人的话题,任谁都会头大。

    我有时候觉得我妈挺可怜的。丁小柔黯然,不管是作为一个母亲还是作为一个姐姐来说,她都尽职尽责。所以不管你怎么看待她,她都是我最爱的妈妈。

    我虽然跟她接触不多,但能感受到她对你很在乎,还有你舅舅,也很疼你。迟信说,如果你妈的事情暂时解决不了,就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

    丁小柔一听,又变得垂头丧气,哪那么容易

    迟信说,你就跟他好好说,你们不合适,直接分手。

    丁小柔,你忘了我之前跟甄正那件事了?必须是男方主动提出分手才可以。

    那又怎样,大不了你来提分手,无非是他不能在三天内找到一生挚爱。迟信说。

    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倒好了。丁小柔说,我也是这两天才发现,如果郑泽不主动提出分手,那么就不会有人想要跟我谈恋爱了。

    你这纯粹是心理作用。迟信说。

    飒飒给我介绍了好几个男的,一个赛一个难看,结果你猜怎么着?愣是一个都没看上我的!

    不意外啊。迟信又脸色一变,嗓门陡然太高,你又去相亲了?你是不是有病啊!

    第五十八章 请你帮帮我

    丁小柔看了下四周,你小点儿声!我相亲你激动什么?

    迟信一时语塞,着急着解释,你对待感情不严肃,作为你的朋友,我觉得可耻。

    丁小柔说,那是诅咒没发生在你身上,你才这么觉得。真要是碰上了,你也会一门心思拯救自己,哪还顾得上可耻不可耻。再说了,我相亲一不偷二不抢的,怎么就可耻了?

    迟信退无可退,反正就是不行!

    一句话喊出来,气氛有些许的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