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柔刚想张嘴,又一副愁眉苦脸地叹口气,还是让他来跟你说吧。

    怎么着?谈恋爱你还要找个发言人啊?

    丁小柔没回答,转身朝一旁张望。

    突然她眼睛一亮,说道,他来了。

    只见穿着白大褂的迟信姗姗走来,手里拿着一份档案。这件白大褂还是丁小柔从飒飒那里借来的,被迟信穿在身上还挺像那么回事。迟信也不知道从哪找了副近视镜,戴上一看,竟有种斯文败类的诱惑。

    丁小柔上前打招呼,医生,您来了。

    迟信冲丁小柔点头,然后看着郑泽。

    郑泽注视着眼前这个跟自己身高相仿的年轻男人,一瞬间觉得似曾相识,他觉得自己在哪见过对方。

    丁小柔介绍,这位是迟医生,这是我

    郑泽挺了挺胸,抢先说,男朋友,我叫郑泽。

    丁小柔尴尬地看了眼迟信。

    迟信伸出手,你好。

    你好。郑泽跟他握手,又问丁小柔,这位就是你的发言人?

    丁小柔点头,对迟信说,医生,您跟他说吧。

    迟信说道,郑先生,丁小姐患有猝睡症,您是知道的?

    郑泽说,知道啊。

    迟信的脸色变的严肃起来,最近一段时间,丁小姐频繁发病,我们为丁小姐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

    迟信停下来,看着郑泽。

    郑泽有些着急,你接着说。

    迟信看看一旁低头,沉默不语的丁小柔,继续说道,检查的结果很不理想,丁小姐得了绝症。

    郑泽呆住了。

    丁小柔趁机开始哭起来,声音拔高。

    迟信把档案袋递给郑泽,这是丁小姐的病历档案和诊断书。

    郑泽默默接过来,拆开看着。

    丁小姐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迟信说。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郑泽问。

    迟信摇摇头,三个月已经是乐观估计。

    郑泽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与丁小柔的关系,虽然他很清楚,自己对她的感觉不是爱。如果不是那晚发生的事情,他更愿意跟这个乐观又傻乎乎的姑娘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可即便是这样,一想到这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女孩,很快就会和这个世界告别,他还是陷入了深深的难过之中郑泽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把目光投向别处,随即他的眼睛一亮那个病人的ipad正在播放《民生播报》,迟信正在进行外景报道。郑泽想起来了,大概几年前,那时候他还在读大三,因为连续半月30多度的高温,男生宿舍集体要求学校安装空调,这件事当时闹的很轰动,电视台也前来采访。当时一个外景主持随机采访了郑泽,问他对此怎么看,还要郑泽别紧张,他们不会录像。郑泽就说本校住宿费比外校高出一大截,不安空调等于是抢劫。结果就是郑泽的采访隔天就上了《民生播报》,事情的影响就是自己的毕业证晚拿了整整一年。那个骗了他的外景主持就是迟信。

    第六十章 三个人(2)

    郑泽把目光收回,又看看迟信,嘴角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突然握住丁小柔的双手,神情激动地说道,小柔,放心吧,我一定会陪你走完剩下的人生!

    丁小柔触电般缩回手,不用!

    郑泽一把又抓回她的手,怎么不用,这种时候我不陪你谁陪你!

    迟信有点看不下去,上前把两人的手分开,说道,郑先生,丁小姐现在不能受刺激。

    郑泽说,小柔,你放心,你有什么心愿我都会答应你!

    丁小柔和迟信心里同时一阵窃喜。

    丁小柔又装模作样抽泣两声,楚楚可怜说道,你能跟我提出分手吗?

    郑泽也认真看着她说,不行。

    丁小柔心里骂了一万句脏话,真想把那个假病历抢过来,再让迟信脱下白大褂,然后收工算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郑泽会如此难缠。

    郑泽说,小柔,你也不为我想想,我现在跟你分手,别人会骂我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说完,郑泽上前,把丁小柔的脑袋摁进自己怀中,紧紧抱住。

    丁小柔快要窒息了,咳嗽着挣脱开,真的不用你照顾,我还有家人,他们会陪着我,你只要跟我分手就可以了!

    郑泽压根不接话茬,这么说,阿姨已经知道了?

    丁小柔略作思考,点点头。

    郑泽拿起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丁小柔一惊,你给谁打电话?

    郑泽说,给阿姨啊。

    丁小柔大声道,不能打!

    郑泽把手机举高,防止丁小柔抢手机,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阿姨心里一定特别难受,我得第一时间安慰她才行。

    电话通了,郑泽对着手机说道,阿姨,我是郑泽啊,关于小柔得绝症的事情我也是刚知道

    郑泽话没说完,手机突然被迟信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