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柔从迟信手里拿过手机,赶忙说,妈,您甭听郑泽瞎说,我们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呢!

    丁小柔忽然脸色一变,呆在原地,只听手机里传来人工女声,您好,这里是10086

    看着呆若木鸡的丁小柔,郑泽噗嗤一声笑了。

    主持人,演技不错啊。郑泽对迟信说道。

    丁小柔没想到对方已经识破,结巴着问,你、你已经知道了?

    迟信指了指丁小柔身后的方向。

    丁小柔看过去,长椅上的ipad正在播着《民生播报》,她突然后悔找迟信来扮演医生的角色。

    郑泽说,下次找人不要找这种熟面孔,成功的几率不高。

    郑泽说完,正准备走人,迟信忽然说话了,你既然不喜欢她,就让她自由,而不是纠缠。

    郑泽停下,看着迟信,我还一直没问,你跟丁小柔是什么关系?

    迟信迎着郑泽的目光,那句我喜欢她几乎在一瞬间就要脱口而出,还是丁小柔化解了局面。

    她说,迟信是我朋友。

    朋友?郑泽玩味着这个词汇。这可以是一个肝胆相照对酒当歌的称呼,也可以是欲盖弥彰暧昧不明的称呼。刚才迟信的种种反应,无一不在告诉郑泽,这个朋友属于第二种。

    你要做的根本不是消遣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而是快马加鞭,去找到那个对的人。迟信说。

    郑泽笑了,挑衅一般看着迟信,问他,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第六十一章 酒吧比拼

    酒吧。

    音乐震耳欲聋,舞池中央,两个打扮妖冶性感的女子,正缠在钢管上,如蛇一般扭动着诱惑的身体。

    台下,年轻的男男女女在放声尖叫,他们在外界承受的种种压力,一并在这里通过呐喊和舞蹈得以宣泄。

    听完郑泽的讲述,迟信终于明白对方为何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和戒备。

    卡座中,迟信对郑泽说道,我记得自己报道过那则新闻,但确实不记得采访过你了,毕竟时间太久,那时候我还是新人,为了报道能播出也是绞尽脑汁。

    郑泽相对而坐,一旁围着好几个他的朋友,男男女女,都一副看热闹的神情。

    郑泽说,没关系,今晚一切都在酒里了。

    话音刚落,一个女招待就砰砰砰连着开了三瓶酒,然后动作娴熟地将桌上的两排酒杯倒满。

    丁小柔一脸担心,郑泽,你这是要干嘛?

    喝酒啊。郑泽淡淡说道。

    郑泽,当年的事情,我有不对的地方,你见谅。迟信说着,拿起一杯酒,咕咚仰头喝下。

    郑泽很清楚,迟信之所以摆低姿态,无非是希望自己松口,否则,这个满是傲气的家伙,怎会对自己服软?

    迟信把空酒杯放下,以示诚意。郑泽却没有任何表示,依旧微笑看着对方。迟信心领神会,又拿起一杯酒,往嘴里灌。

    就这样,迟信连续喝了5杯,郑泽才点了点头。

    郑泽,差不多就行了,迟信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他人不坏。丁小柔替迟信说话。

    我没说他是坏人啊,只是想看看他的酒量。

    郑泽说着,又冲女招待使了个眼色,女招待甜甜一笑,又把那几个杯子倒满酒。

    郑泽,你又要干嘛?丁小柔担心地看着迟信,他已经有些不适。

    我们走吧!丁小柔想要把迟信拉走,却被他拒绝了。

    迟信已然明白了郑泽的意思,于是说道,我要是把这桌上的酒都喝了,你怎么办?

    郑泽说,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好!迟信眼睛紧紧盯着郑泽,我把酒都喝光,你主动跟小柔提出分手。

    我答应你。郑泽说。

    迟信!丁小柔说,你会喝死的,我们不玩了!

    丁小柔,迟信的眼神有点迷离,他意识还算清醒,在酒精的激励下情绪有些亢奋,你遇到事情能来找我,我挺开心的,今天我必须帮你。

    丁小柔望着他的眼睛,里面星星点点,好像盛着一整个星空,她承认,就是这简简单单一句话,自己被感动了。眼前的迟信虽然早已不再是那个青涩的男孩儿,却依然有着打动丁小柔的力量。

    迟信站起身,端起酒杯就开始喝。

    与此同时,飒飒和贺明珠正分别坐在两辆出租车上,朝着同一个地点狂奔。

    半小时前,丁小柔在闺蜜三人群里发了语音,说了自己遇到的事情,然后要两人速速前来支援,最后她把所在酒吧的方位发在了群里。

    贺明珠刚度完蜜月从普吉岛返回北京,正和甄正躺在家里睡大觉,看到微信噌地爬了起来。甄正迷迷糊糊问她,老婆你干嘛去?贺明珠一边找家伙一边说,去杀个人。

    飒飒坐在车上,不停往身上贴着纹身。纹身贴是她在医院拐角的十元店里买的,足够以假乱真。她先是在锁骨上贴了朵艳俗的红玫瑰,又在两只胳膊上分别贴了龙和虎。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偷瞄她,飒飒亮了亮自己的纹身,问,师傅,我就问你害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