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泽知道自己上当了,难怪一进酒店飒飒就要跟自己装情侣,原来早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郑泽有点泄气,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吗?飒飒说,我已经发了地址,一会儿小柔就到,你当面跟她提分手,我马上放了你。

    郑泽说,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人的脾气,别人越是要我做一件事,我越是不做。你跟丁小柔都犯了我这个大忌。

    正说着,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说曹操,曹操到。飒飒撇下郑泽,去开门了。

    丁小柔和贺明珠吃力地扶着瘫软如泥的迟信来到门口。丁小柔让迟信贴在墙壁上,乖,站好。

    丁小柔刚松开手,迟信又想倒地,贺明珠敢忙扶住他。

    门开了,飒飒站在门口,丁小柔伸着脑袋就往里边打量。

    什么情况啊飒飒?怎么聊着聊着你们还开上房了?丁小柔纳闷。

    这时,屋里传来郑泽的求救声,丁小柔,是你吗?快来救我!我被绑架了!

    你们谁都别管。飒飒顺手把想一探究竟的贺明珠脑袋推了出去,老娘今天非要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你们就在这里给我候着!

    说完,门砰的一声关上,差点就撞上丁小柔的鼻尖。

    回头郑泽真要是告飒飒绑架就麻烦了。丁小柔担心,我真不该麻烦你们。

    贺明珠劝丁小柔,放心吧,飒飒心里有数。再说,这是什么地方?情趣主题酒店!警察来了,也不能说这是绑架,顶多是个情趣捆绑。

    啪!一声脆响从房间内传出来,丁小柔和贺明珠同时打了个激灵。

    第六十三章 酒店play(2)

    只见房间内,飒飒手持皮鞭,啪地抽在了桌子上。

    你别乱来啊,你这是xing讯逼gong!郑泽已经有点语无伦次。

    我说了,我们是法治社会,我是绝对不会暴li对待你的。飒飒说着,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你做手术到今天,是第15天,伤口还没有很好地愈合。一般来说,成年男性在包皮手术后,应当尽量减少充血的次数,因为生理反应会撕扯伤口。啧啧,光是想想都觉得疼,而且你还是处在愈合期,痛感会加倍哟!

    郑泽更紧张了,你想干嘛?

    他隐约感到,眼前这个女孩,要用一种惨绝人寰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了。

    飒飒问他,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能不能现在就跟丁小柔提出分手?

    郑泽咬牙,哼,威武不能屈,你放马过来吧!

    飒飒拿起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

    郑泽还在纳闷的时候,飒飒突然转过身去背对自己,做出一个定格的舞蹈动作。随即,一段迷幻性感的电子乐在屋内响起,飒飒开始随着节奏动起来,身姿撩人,动作魅惑。

    郑泽马上明白了飒飒的意图,心里暗暗叫道:这女人也太狠了吧!郑泽想要挣脱束缚,发现无济于事,正着急该怎么办的时候,飒飒又发了大招:依旧背对着郑泽的她,把外套脱了!

    一身性感内衣的飒飒转过身,挑逗地回头看着郑泽。

    郑泽的目光却紧紧锁在了飒飒的腰部,在那里,有两颗挨的很近的黑痣。郑泽只觉得呼吸急促,那个夜晚的一切,一下子都变的无比真切起来。他终于明白,之前自己和丁小柔只是一场漫长的误会。

    只是当下,由不得自己分神,郑泽眉头紧皱,担忧地盯向下身,用意念叮嘱自己千万不能向邪恶势力低头。紧接着,郑泽突然想到了制敌的法宝他把眼睛闭上了。

    郑泽得意地笑道,来啊。

    飒飒说,你以为闭上眼睛我就治不了你了?

    说着飒飒就靠了过来,坐在了郑泽腿上,舞地更加卖力,与此同时,嘴中发出一连串不可描述的声音。

    郑泽终于睁开眼,再次看向自己下身,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这叫声让门口的丁小柔和贺明珠又是一惊。

    丁小柔问,不会出事了吧?

    贺明珠也犹豫了,谁知道呢

    丁小柔努力让迟信贴墙站好,刚要放开他去敲门,迟信的身体就软下来,死死靠在了丁小柔身上。

    迟信就那么抱着她,嘴里喃喃说着,我喝,我都喝

    两人几乎脸贴脸站在一起,她能感受到他鼻中喷出的灼热气息。

    她的脸红了。

    这时房间门再次打开,飒飒伸出一只手,冲着丁小柔和贺明珠勾了勾手指,进来吧。

    两人驾着迟信进了房间,把他搁在了沙发上。主题房间的装修让丁小柔咂舌,她看见郑泽坐在椅子上,神情很是挫败,像是刚饱受摧残过的小媳妇儿。

    飒飒拉着丁小柔来到郑泽跟前,你跟她说吧。

    郑泽看着丁小柔,话到嘴边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飒飒也不说话,又摆出一个准备跳舞的pose。

    郑泽大声说道,我们分手吧!

    飒飒提醒他,加主语,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