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柔再次感到屁股传来一阵刺痛,她反弹一样站了起来。

    主任好奇,怎么了?

    丁小柔说,我肠胃不好,刚吃过饭,站着好消化。

    主任说,原来这样啊。

    迟信说,丁小柔,你刚才不是说自己一直拉肚子,要去医院吗?

    我?拉肚子?丁小柔手指着自己,又看见迟信冲自己挤眉弄眼,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样说,但随即领悟到此地不宜久留。

    对,我拉肚子!丁小柔说,哎哟,我这破肠胃,一吃辣准坏事儿!

    丁小柔捂着肚子,主任,不好意思啊,我得走了!我真不行了!

    丁小柔说完转身就走。

    走了没两步,臀部又传来痛感,丁小柔绷紧臀部的肌肉,小心翼翼地继续走了。

    她不是肠胃不好吗?主任说,我怎么瞅着她屁股疼呢?

    迟信解释,可能转移了?

    然后迟信又装模作样提醒前面的丁小柔,洗手间,出去左拐一直到头!

    丁小柔没回头,伸手做了个ok,一转身就不见了。

    主任回头,看着迟信,精明的目光在审视着他。

    第六十七章 关于礼物的讨论

    夜晚的森林公园。

    路灯下,有不少夜跑的人。

    一身运动装扮的迟信和甄正边走边聊。

    你每天都走这么远的路?

    是啊,回头等我身体再恢复一些,就每天坚持跑步。甄正说。

    你悠着点儿,上回出事就是因为运动量太大。迟信说。

    我知道,会有分寸的。甄正说,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坚持跑步吗?

    贺明珠嫌弃你胖呗。

    哪有,我们家明珠点名不要我减肥,说我这种身材让她有安全感。甄正笑。

    哟,侠女还需要安全感?迟信也笑。

    侠女也是女人嘛,是女人就会有温柔的一面。甄正说,我坚持跑步是为了感恩。

    感恩?迟信纳闷。

    感恩命运。我总觉得上次住院属于因祸得福,因为生病住院,才遇到明珠。所以我今后都会坚持跑步,告诉自己爱情来之不易,我得珍惜。

    是啊。太容易得到的爱情,经不起风吹雨打。迟信突然想到了蒋媛。

    你今晚主动来陪我运动,有什么事,说吧。甄正说。

    我问你一个千古难题,送什么礼物给女生好呢?迟信说。

    谁呀?

    你甭问,回答问题就行。

    当然是送她最需要的。甄正说。

    最需要的?迟信想了想,她消化不太好,一坐在椅子上,就立马站起来,只有站着的时候才舒服一些,我是不是应该送她肠胃药?

    一坐在椅子上,就立马站起来?甄正又问,那她什么表情?

    迟信回忆了一下,好像特别疼的样子,她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甄正说,你等我一会儿。

    他掏出手机打电话,喂,媳妇儿,你们还在吃饭呢?

    电话里传来贺明珠的声音,是呀,你推荐的这家馆子真不错,她们俩都吃嗨了!

    这时电话里又传来飒飒的声音,甄正,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们一起?

    甄正说,不了不了,媳妇儿,你记得点他们店里那个冰淇凌,特别好吃!

    点了,小柔说味道特别正!贺明珠说。

    那你们接着吃吧,么么哒!甄正说完挂了电话。

    丁小柔没来大姨妈。甄正说。

    哦。迟信说着就是一惊,抬头看着甄正。

    明明想送丁小柔礼物,还不肯明说。甄正说。

    我倒是想明说,就怕你告诉你媳妇儿,你媳妇儿再告诉丁小柔,这送礼物的事儿就没什么惊喜了。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刚才你也听到了,小柔吃了冰淇凌,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没来大姨妈,二是肠胃消化正常。

    那她怎么回事?迟信问。

    你别急,把她当时的反应给我演示一遍。

    迟信就近找了个长椅,学者丁小柔的样子坐下,然后猛地起身,两手护在屁股上。

    甄正乐了。

    你笑什么。迟信有点懵。

    要么说你不懂女人呢。甄正更乐了。

    说的好像你很懂女人一样。迟信怼他。

    你还甭说,遇到明珠以后,我就像是无名小卒打通了任督二脉,变成了武林高手,我现在特别懂女人。

    那丁小柔到底怎么了?迟信问。

    痔疮。

    迟信眨了眨眼睛,

    甄正自信地分析,而且是初期,因为她还可以吃少量冰冷的食物,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是一管痔疮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