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好时机,丁小柔都顾不上问对方是谁,起身就走了出去。来到楼下,丁小柔刚要搜寻来访的人,就看见佟亮迎面走了过来。

    丁小柔很快认出他来。

    丁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佟亮说道。

    你好,是你找我?丁小柔现在不太喜欢这人,总觉得对方很油滑,跟网络直播中的表现大相径庭。

    佟亮点头,我们能聊一聊吗?

    我们?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聊的吗?丁小柔觉得纳闷。

    别误会,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被人骗。

    丁小柔诧异,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佟亮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做了个手势,街对面有家咖啡馆,我们去那儿说吧?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了咖啡馆里。

    丁小柔开门见山,你刚才说不希望我被人骗,到底是怎么回事?

    佟亮笑的温文尔雅,丁小姐,在我跟你聊这件事前,我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

    你是《民生播报》的主持人,我看过你的节目,还有你的网络直播。丁小柔说。

    佟亮一笑,补充,也是迟信的同事。

    佟亮坐直身子,你真的了解迟信吗?

    丁小柔心里一惊:难道是蒋媛让他来试探自己的?想摸清自己跟迟信的关系?

    我还真不太了解他,毕竟我们只是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丁小柔把话说的滴水不漏。

    也难怪你会被骗。佟亮声音里透着可惜。

    我被骗什么了?丁小柔问。

    我不知道迟信是怎么跟你讲的,但是你跟他来往的所有细节,我全部都知道。佟亮看着丁小柔,他以债主的身份去过你家;你用斧子砍坏了他好朋友的房门;你因为猝睡症发作吓跑了一群找麻烦的小混混。

    佟亮的话让丁小柔感到惊愕。

    你跟踪我们?丁小柔反问。

    我每天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跟踪你们。佟亮笑,是迟信告诉我的,确切点说,是迟信把你们相处的每个细节都写在报告里,节目组的每个成员都能看到。

    佟亮递过来自己的手机,如果你还不相信,就看看这些。

    丁小柔滑动页面,看着迟信所写的报告。那些字符,恣意地组合成一根根银针,刺向丁小柔的眼睛,她只好把眼镜睁的再大一点,眼泪才不会掉下来。

    丁小柔把ipad推回去,稳定情绪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佟亮笑笑,我是看不惯他的这种做法,要知道,你的事情一旦报道出来,会很有新闻价值。迟信一直想要升职,他决定假意和你做朋友,来获得他想要的素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台里已经邀请你参加录制一期特别节目,是吗?佟亮问。

    丁小柔点头。

    这就是他最终的目的,靠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记者身份,来换取自己的职场高升。

    佟亮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丁小柔,他在观察对方的心理起伏,知道自己的计划就要得逞了。

    这段时间,佟亮心里一直不踏实。想当初,被诅咒的女孩这条新闻还是由他提出的,本想要用来难为迟信,不承想却让迟信重新得到了主任的器重。他绝对不允许迟信再有出头之日,于是决定从丁小柔这里下手,只要丁小柔不成人之美,拒绝参与节目录制,迟信就别想东山再起。

    丁小姐,你作为新闻当事人,完全有权利拒绝接受采访的。佟亮善意提醒。

    丁小柔清楚,这个佟亮,就算他所说的都是事实,迟信只是在利用自己,他的出发点也绝不是看不惯迟信的所作所为,一定是带着某种个人的目的。她丁小柔还没笨到被人轻易利用。

    丁小柔将万千思绪收回,说道,佟亮,谢谢你告诉真相。但是节目录制我是一定会去的。

    丁小柔又做了补充,我接受采访,只是为了我自己。

    佟亮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答复,一时愣在了那里。

    离开咖啡馆,丁小柔没再回公司,她一个人沿路边走着,茫然无目的。这种状态她以前是有过的,忘记了是哪一场感情结束后,她独自走到一个天桥上,无非是南北两个方向,她却不知该往哪儿走,于是一个人在桥上站了三个多小时,直到远处的大裤衩大楼再看不清晰,隐入了茫茫夜色。

    本就是个路痴,开启了暴走模式的丁小柔一路走走停停,她觉得北京太大了,大到一个人的悲伤在它面前显得微不足道,甚至是无意义的矫情。

    最后,双脚酸痛的她进了一家酒吧。

    原本想要打电话给飒飒和贺明珠的,手机号都快要拨出去的时候,她看了眼酒吧里节日的装扮,想起来今天可是七夕,遂作罢。

    她决定一个人喝点酒,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疲惫,酒里才有乾坤,至少能让她换来少许的内心安宁。

    迟信有些心不在焉。

    下午的时候,他给丁小柔打过一个电话,对方没有接。要是在以前,等丁小柔看到未接来电,一定会打过来,但是直到傍晚,迟信的电话都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