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看不见,才会更害怕!迟信抗议。

    哎呀,你到底还玩不玩?丁小柔说。

    迟信眼看没得选择,只好把眼睛紧紧闭上,伸出一只手。

    丁小柔牵起他的手,两人缓缓走上了玻璃栈道。

    走了好一会儿,迟信问,还要多久走完啊,这路怎么这么长?

    快了快了,丁小柔又牵着迟信向前走了几步,又说,好啦,你已经安全了,睁眼吧!

    迟信缓缓把眼睁开,首先看到空中刺眼的太阳,又向下,看见丁小柔微笑的一张脸,再向下他发现自己正站在玻璃栈道的最中央!

    第七十七章 互相折腾的约会(2)

    迟信想要发火,但此时全然没那个多余的力气,只觉得两腿又是一阵酥麻,那么大的个子竟然缓缓瘫在了玻璃上。

    过往的游客都在看着他笑,一个调皮的小孩子竟然围着他转起圈来。

    迟信根本顾不上旁人的眼光,他仰视着丁小柔,伸出手用播音腔说,快、快把我带走!

    丁小柔已经笑的不行,学者迟信的播音腔说,我、我也想把你带走,可是你得先站起来啊!

    迟信努力试着爬起来,膝盖刚要使力,又无意中看了眼玻璃下的风景,顿时又坐在了地上。

    迟信说,丁小柔,快、快把我拖走。

    丁小柔笑的肚子疼,实在不忍心看对方这么可怜,于是伸出手,连拉带拖地把迟信带离了玻璃栈道。

    下山的路上,迟信一直没说话,无论丁小柔怎么逗他,迟信都是板着脸。

    能不能别这么小气啊,我也没想到你这么恐高。说着,丁小柔又忍不住笑了。

    你还笑。迟信充满怨念地看她一眼,刚才连几岁的孩子都看我笑话。

    这算什么,上回我头被栏杆卡住,还有个小孩儿拿了自拍杆跟我合影呢。丁小柔说,好啦,你说吧,要怎样你才不会生气?

    迟信突然把车停下,看着丁小柔。

    迟信很认真地问,不管我有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

    丁小柔想了想,只要我能做到。

    迟信开心了,重新发动车子,你一定能做到。

    听着迟信的话,丁小柔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迟信要对她展开一场丧心病狂的报复行动了。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迟信带着丁小柔进了一家商场,他们径自坐直梯上了顶层。丁小柔知道,顶层就是电影院,迟信原来是要带自己去看电影,看电影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丁小柔更加有恃无恐,说吧,是不是想带我去看恐怖片?对不起,这回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天生对恐怖片免疫。

    到了你就知道了。迟信没多说,嘴角的一抹坏笑,让丁小柔心里又打起了鼓。

    出来电梯,丁小柔轻车熟路地就往电影院方向走,却被迟信拉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当迟信把丁小柔带到另一边的电玩城入口的时候,丁小柔不详的预感又加重了。

    不等丁小柔开口,迟信就和工作人员一起,在她身上套上了VR设备头戴头盔,手臂和腿上绑上传感器,各种电线与主机屏幕连接。

    一番忙碌后,迟信温柔地问,你准备好了吗?

    还没准备好呢。丁小柔有点害怕。

    好的,开始吧。迟信转头就对工作人员说。

    游戏开始。

    丁小柔只觉得身临其境,自己漫步在原始大森林中,不时有各种猛兽出没,并朝自己狂奔而来。

    丁小柔吓得哇哇叫,扯着电线就往后跑,所幸被工作人员挡住。

    蛇啊!啊啊啊!丁小柔大喊大叫,两只脚跟着跳起来。

    眼看一个人摁不住丁小柔,工作人员又叫来一名工作人员两人一个防止丁小柔跌倒,一个防止丁小柔把电线扯断。周围的人很快被丁小柔惨绝人寰的叫声吸引过来,她抓狂的样子逗得大家直乐。

    迟信只做了一件事,打开手机,把这段精彩的过程录了下来。

    十分钟后游戏结束,又跑又跳又喊的丁小柔已经累到虚脱,当她摘下头盔,发现身边围了那么多看热闹的人时,简直无地自容。

    迟信在一旁看着她乐,怎么样?好玩吗?

    丁小柔不愿承认对方报复成功,仍旧嘴硬,反正刚才带着头盔,我也看不到自己什么样,无所谓。

    没关系,我都帮你录下来了。迟信说着就要点开视频。

    丁小柔扭头就想溜,被迟信一伸手提着衣领拎了回来。

    你真不看?迟信问她。

    丁小柔陪笑,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下午在玻璃栈道上你可不是这么对我的啊。迟信一本正经地说,你不看也行,一会儿我就发给飒飒和贺明珠她们。

    别别!丁小柔咬牙切地说,我看!

    第七十八章 越幸福越难过

    人工湖边的夜晚很安静。

    湖水如黑色的镜子,不时被风吹皱,波纹绵绵延延荡向远处,直至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