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亮问,丁小姐,我们八卦的节目组听说你正在恋爱中,是吗?

    台下,杜丽丽一愣,扭过脸看着弟弟杜丽明,眼神里充满询问,杜丽明心虚,故意目不斜视地盯着舞台。

    丁小柔点了点头,准确的说,我们是恋爱关系,但又不是真正的恋人。

    佟亮说,难道,你是想通过自己的诅咒,分手后让对方得到幸福?

    丁小柔说,是啊,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应该得到幸福。

    同一时间,导播间里,主任正盯着屏幕。

    他下达指令,把人请上来。

    佟亮从耳麦里接到指示,他当然知道接下来要请上台的人是谁,于是说道,丁小姐,相信你们之间还有很多话要说,我们节目组把他请到了现场,有请这位先生!

    丁小柔有些意外,因为之前的节目流程中,是没有这个环节的。伴着全场的掌声,丁小柔的目光扫向台下,只见打扮帅气的迟信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台上。

    全场安静下来,都在拭目以待接下来的剧情。两人隔着大概两米左右的距离,定定地看着对方。

    第八十章 直播现场(2)

    佟亮说,我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前情提要,这位先生姓迟,也是我的同事,他跟丁小姐是在采访中认识的,继而发展出了现在的感情故事。

    台下,杜丽丽说,现在想想,这个迟信也蛮不错,跟咱们小柔挺配的。

    杜丽明故意说,他可不是北京户口,也没房子。

    杜丽丽说,只要小柔喜欢就好。

    杜丽明笑,姐,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漂亮了。迟信这孩子不错。

    是呀,比他那姐姐好多了。杜丽丽说。

    杜丽明扭头,一脸惊悚看着姐姐。

    你不知道吗?小柔告诉我迟信还有个姐姐,我跟小柔还去她火锅店吃过饭,服务态度特别不好。杜丽丽说,你以后娶老婆可不能找这样的。

    杜丽明一脸生无可恋。

    姐,你当时带着小柔和别人相亲,人迟信他姐看了能高兴吗?杜丽明说。

    你不说我还真想不到,原来是这样。杜丽丽恍然大悟。

    杜丽明赶忙说,对啊!

    杜丽丽又问,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是带着小柔去相亲的?

    我杜丽明只好目视前方,还是看节目吧!

    舞台上,佟亮把话筒递给了迟信,你一定也有什么话想对丁小姐说吧?

    迟信把话筒移到嘴边,目光始终看着丁小柔。

    看来你有些不好意思啊,大家给他一点鼓励!佟亮开始活跃现场气氛。

    现场又是一阵掌声。

    迟信终于开口了,丁小柔,我们分手吧?

    一瞬间的鸦雀无声过后,全场又开始议论纷纷。纵然丁小柔知道,今天将是分手的日子,也绝没想到迟信会在众目睽睽下说出这句话。

    所有人都在等丁小柔的回答。

    她尽量让面部表情不至于太过僵硬,让自己的形体不至于太挫败,她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好呀。

    台下,母亲杜丽丽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杜丽明死死把她拽住。

    迟信突然面向台下,接下来,我有更重要的话要说!

    佟亮眉头禁不住一皱。

    导播间里,主任紧盯着演播室的画面,他不知道接下来迟信要说什么,但他肯定对方要说的话不在自己给出的剧本内容范围内。

    主任迅速下达命令,把人请上台!快!

    演播室台下,工作人员一阵骚动,很快,就有人从隐蔽的角落走了出来。

    不光迟信和丁小柔吃了一惊,佟亮也被吓了一跳只见走上台的人正是蒋媛。

    蒋媛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话筒,迟信,这些年我做了很多让你难过的事情。仗着你对我的爱,变得越来越任性。我以为我只需要爱情,对方是谁不重要,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我的人生不能没有你。原谅我,好吗?

    迟信站在两个女人中间。

    此时对他来说,做出选择一点都不困难。如果说蒋媛曾是自己的一场旧梦,那丁小柔就是醒来后窗外明晃晃的阳光,人生在世,终是要学会割舍,从沉溺的梦中苏醒,在现实中收获新生。

    而佟亮也终于明白,自己那些小聪明有多么滑稽可笑,到头来自己还是沦为了主任提高收视率的一颗棋子,主任才是运筹帷幄的下棋人。

    导播间里,主任说道,迟信,答应她,《民生播报》的新任主播就是你的。

    声音通过耳麦传到了迟信耳中。

    他曾经无数次地想要坐上主播的位子,在镜头前从容不迫串起一条条新闻,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让那些小瞧自己的人感到自惭形秽。

    主任的声音又在耳麦中响起,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快答应她!

    迟信看着丁小柔,丁小柔也看着他。

    她发现迟信眼中的光芒在渐渐褪去,仿佛要将过去的所有都一并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