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惜大一时学会了化妆,第一次化完,用拍立得记录下来,邮寄给罗奕。罗奕当时如同像收到烫手山芋,直接把照片丢进垃圾桶里。

    那年罗奕美院毕业,入职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整天忙得昏天暗地。但他心理层面感到轻松,因为他终于甩掉麻烦精,躲在了离她千里之外的城市。

    那年,是两人成为家人的第二年。

    车子加速开过街角,后视镜里,柳惜起身往街边走,她难得穿了过膝盖的裙子。昨天早上,罗奕从祝赟那儿得知她交了新的男朋友,猜想她现在应该是去约会。

    罗奕从未见过柳惜任何一任男朋友,但他看过照片,听过声音,甚至是被她的男朋友们加过微信。

    后来她跟那些男孩子分手,他们也没有把罗奕拉黑。前不久,罗奕破天荒发了条朋友圈,她的某位前任还给罗奕点了个赞。

    柳惜从没叫过罗奕大哥,但她那些男朋友中有人叫过。

    柳惜在地铁里收到赵嫣发来的图片,是祝赟前天晚上在她家顺的那个手工木雕。

    赵嫣发了条五十几秒的语音过来,前十秒表达愤怒,中间是对祝赟的疯狂diss,结尾是对这段感情的第N次默哀。

    柳惜听了五秒就退出了微信,她继续修刚刚的自拍,随后发了条朋友圈,文案是我回来啦!

    是的,她在用这条朋友圈召唤她失联了半年多的狐朋狗友。

    罗奕跟谈合作的电影制作方开完会后才看到这条朋友圈,下面有不少他们共同好友的留言。他粗略算了一下,接下来几天,柳惜至少会有五个约会。

    看什么呢?有人走到罗奕面前抬手晃了晃他眼睛。

    罗奕抬头,站起来跟这人拥抱一下,哎哟,三个月不见,你这是吃了多少苦?

    这是位新晋导演,

    第一部电影拿奖后声名鹊起。最近,他刚刚完成个人的第二部作品,一个取景于偏远山区的现实题材,合作的是去年爆红的流量小生。他拿奖的电影当初是罗奕做的分镜,两人也因此成为挚友。

    喏,你要的东西。导演将一个u盘递给罗奕,你这哥哥当的是真够可以的。

    小姑娘长这么大也没追过星,现在就迷你这男主角。

    导演又问他:刚刚合作敲定下来了?

    罗奕点点头。

    行啊,等这案子做完,我以后怕是更请不起你了。导演想起一茬,啧,忙成这样还开了个什么网课,我说你怎么想的?

    罗奕耸一下肩膀:没办法,有人想上我的课,只好成全一下。

    -

    柳惜在医院里被柳艾珍逮了个正着,当时她跟医生新欢正一起在食堂里吃饭。事后,她被请到柳艾珍的办公室里。

    真聊上了?柳艾珍属于行政人员,琐事很多,说话间还在忙手头的事情。

    柳惜在她办公室晃了一圈,挑了个最舒服的地方坐下来,人可是你介绍的。

    当时不是不好意思推脱嘛,就把你微信推给他了。不过小伙子倒是不错,也算是年轻有为了,反正你愿意处就处,不愿意处我也随便你。柳艾珍一叹气,我哪儿管的住你啊。

    柳惜抬眼瞥一眼柳艾珍,她最近是真的忙,于是站起来给她保温杯里续满了水,您是不用管我,反正家里着急结婚的人也不是我。

    你说你大哥?提起罗奕,柳艾珍立马停下手头的工作,又是一声叹息,他比你还难。我看着之越那孩子就挺不错的,跟他是同行,有共同话题,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结果俩人还是散了。你大哥就是眼光太高了,你看他哪个女朋友条件不好?可就是没有一个能长久

    柳惜听得耳根莫名发烫,她扯住耳垂看着柳艾珍:得了吧,你还真拿当他亲儿子了?看你这操心的样子。

    不会说话就少说。柳艾珍指了指办公室的门,你怎么回?

    柳惜背上自己的小包包,你偏心儿子,买了辆我不会开的车,我只好绿色出行咯。

    您请。柳艾珍做了个送客的动作。

    柳惜美滋滋地等到医生下班送她回家,到了家门口,两人又在车里说了会儿话。

    罗悄悄被保姆带着在院子里玩,看见自家大姐和陌生男人密切攀谈,立刻跑进屋子里跟罗奕汇报:大哥,惜惜交朋友啦。

    三岁小孩将谈恋爱称为交朋友。她又贴近罗奕的耳边:大哥,我跟你说哦

    小坏蛋说什么呢。罗奕听了她的话,哭笑不得。

    没骗你,惜惜就是跟人家亲亲了。罗悄悄哼一声,不信你跟我去看呀。

    罗奕被罗悄悄强迫拽出门外,到了院门口,柳惜正好从医生的车上下来。

    资料我发你邮箱。好好养着,等月初我陪你医生对柳惜说话的样子既温柔又耐心,看见柳惜家里人出来,礼貌地朝兄妹俩笑着打了个招呼,又问柳惜,这是你家小妹和大哥吧?

    柳惜一回头,罗奕牵着罗悄悄的手,两人着装得体,站得笔直,正朝着医生挥手笑。罗家的家教果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