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奕继续:恬恬是个女孩儿,她长大了,很多话我不方便开口。

    柳惜的视线穿过罗奕,穿过车窗,落在离他们十米远的柳恬身上。小姑娘样子漂亮,即便是穿着校服,那种明媚的甜美藏也藏不住。她看着那个或许是好友或许是心仪对象的男孩子,眼睛里有星星、有光芒。

    柳惜那一年也是十八岁,见到喜欢的男孩子也是这种状态。她真的可以理解此时此刻的柳恬。她又莫名的好嫉妒柳恬,因为那个男孩子看她的眼神也是同样。

    可柳惜当年喜欢的人呢?那个人眼高于顶,从未正眼看过她。

    你还记得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柳惜问罗奕。

    什么?罗奕蹙起眉头,打量柳惜一眼,她总是忍不住回忆过去。罗奕试图扯回话题,说恬恬呢,能好好聊吗?

    当时你坐在画架前给学生做示范,水粉笔在手上跟魔术棒似的柳惜对上罗奕的眼睛,耸了耸肩,OK。她做了个关上嘴巴的动作。

    她的眼睛黯然失色,罗奕也不再讲话。

    我很爱恬恬,很爱悄悄,很爱你们每一个人。真的。过了会儿,柳惜的声音像旁白,又轻又柔。

    我知道。罗奕偏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心里一叹气,抱歉。

    我懒得跟你计较。柳惜拍了下罗奕的肩膀,很快就收回手,看吧,你衣服干了。

    罗奕一愣神,瞧着柳惜这模样,笑着摇了摇头:你忽然这么乖,真的好奇怪。

    柳惜连续吞下不安分的心跳,认认真真地说:罗老师,感谢你去年冬天给我上了人生一课,这半年来我受益匪浅,从此以后,我会一直乖下去的。

    罗奕懒得再搭腔,他的常规认知里,她一般讲这种话,都是在演戏。

    -

    柳恬一直陪罗悄悄玩到她睡觉。挡箭牌睡着了,她立刻被柳艾珍拎到书房里问询一通。其实她成绩一点也不差,甚至比柳惜当年还要好一些,但正因为这样,家里人对她寄予的希望也更大。

    从书房里出来后,柳恬独自窝在儿童房里吃冰激凌。她刚想给外出约会的柳惜发微信问她几点回,一刷朋友圈,柳惜正跟几个小姐妹在夜店里嗨。

    我姐最近玩得可真疯。柳恬看着倚在门框上的罗奕说,她读书那会儿就很会玩,可我妈从来都不怎么管她,真不公平。

    罗奕走过去坐在柳恬身边,她是会玩,喜欢玩,可你看她学习工作哪一样落下了?她从小身体不好,打不得骂不得,一惹就作妖,你妈那是不敢管她。

    哎哟,你怎么也替她说话了?柳恬嗤笑一声,大哥,其实你还挺了解惜惜的,对吧?

    罗奕拍一下柳恬的头:先把自己的事儿交代了?

    我没什么可交代的,我成年了,只要我成绩不下滑,你们谁也别想管我。柳恬说着话,柳惜发来一条微信你跟那男孩的事你自己把关,我知道你心里有谱。

    柳恬一字一句念给罗奕听。

    你有什么谱?你姐十八岁的时候就一点谱都没有。罗奕说。

    我姐很纯情的好吧。再说,她给我普及的东西可多了,我心里是真有数。我保证,很多事情我会等到毕业再去做的。柳恬说着话,还做了个发誓的手势,她又一眨眼睛,你还说我呢,你高中恋爱应该没少谈吧,不也有个女朋友一直谈到上大学嘛,我姐还见过那姑娘

    你知道的还真多。罗奕起身往外面走。

    看吧看吧,你就是忘不了你那女朋友,我一试就试出来了。柳恬目光对上回头看她的罗奕,又怂了,不说了不说了,谁没点绕不开的心事啊,我姐不也心里守着一个人死活得不到嘛

    小孩子家家的,少操心大人的事儿。罗奕将罗悄悄的一个毛绒玩具扔到柳恬的头上,你比你姐聪明多了,她当初能考得不错,你怎么说也不能比她差吧,千万别丢人。

    柳恬吃掉一勺冰激凌,对着罗奕的背影嘟嚷着:今天栽你们手上了,你们俩最好别被我抓到把柄

    瞎说什么呢?罗奕止步回头。

    哥,加油哦,争取别再分手。柳恬脸上笑嘻嘻的。

    -

    台风将至,晚风里透着一股微凉。罗奕快走到自家楼下时,远远看见花坛里坐着一人,那短裙和长腿,不是他那个糟心妹妹还能是谁?

    柳惜也老远看见罗奕,他走路总是能走出一阵风,仗着身材不错,模样不错,从不肯低头。

    喂,睡着了?罗奕走到柳惜跟前,手指戳了戳她肩膀。

    柳惜顺势一倒,只往面前的人身上靠。

    酒鬼的残局,罗奕也不是第一次帮她收拾了。扶你上去?

    结果罗奕一起身,柳惜直接趴在他背上,好冷哦。

    罗奕只好背着柳惜上了楼。他有好几年没背过她了,只觉得她比从前还要轻。她在背上一阵咳嗽,他听着,皱起眉头:下回喝醉了就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