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惜:她默默将塑料袋藏在了身后。

    我也想好好画呀老师,像我这种没天赋的,是不是考不上了啊赵嫣嘴上叹着气,脸上神情却丝毫不着急,她轻轻踢了踢柳惜的凳子,把自己的手机塞到她怀里。

    努力和耐心都比天赋重要。罗奕给画面上的几颗樱桃亮部提了色,又补了几笔环境色,学会了吗?学会了就跟你朋友说,别拍了。

    赵嫣:

    柳惜:

    罗奕一回头,桃子脸拿着手机倒一点也不尴尬。他冲她勾勾唇角:这会儿怎么不咳了?要真为了你朋友好,下回就别来了。

    我不来,你也不会给她做示范呀。柳惜抽了抽鼻子,当着罗奕的面儿把刚刚偷拍的照片全部删掉,她调整着哑掉的嗓音,试图发出一个甜美的声音,老师,我也想学画画。

    画吧。罗奕把笔重新塞回她手里,随后找到地上他刚扔过来的橡皮,走了。

    他很快就被别的学生请过去做示范,他走到哪儿,哪儿就是一堆人。柳惜的眼睛很难穿过人群捕捉到他。

    啊啊啊,照片啊!赵嫣仰天长啸。

    柳惜收回视线,不慌不忙地把自己的手机从口袋掏出来,翻出收到的照片对着赵嫣晃了晃,嗯哼?

    干得漂亮!赵嫣拿着她的手机一张张欣赏,机智如你!

    至于嘛你们俩祝赟知道罗奕的名头,拿着笔敲了敲赵嫣的头,看看人老师画的这樱桃,多好看。舔人家的颜,不如舔人家的画

    是啊,他画的樱桃真好看。柳惜对着樱桃拍了一张,立刻做了头像。

    那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冬天。从那天起,罗奕但凡去画室上课,都能看见柳惜。

    可惜的是,柳惜病了一整个冬天,没能拿出最好的状态面对她人生第一次喜欢的人。更可惜的是,罗奕至今也无法理解她对他的一见钟情。

    柳惜家里的装饰画都是罗奕亲笔画的,罗奕挑选了自己最唯美最适合女性的作品摆放在她家里。

    其中有张画上有两个女孩,一个是柳惜,一个是柳恬。这是一幅水彩写生作品,当时罗家搬进了新房子,两个姑娘在院子里收拾花花草草,罗海生说画面瞧着好看,非得让罗奕记录下来。

    这也是柳惜唯一一次出现在罗奕的作品里。

    柳惜坐在餐桌上吞药丸,眼睛盯着这幅画,嘴里的苦涩又浓了些。她趴在那儿叹了口气,为了抵抗负面情绪,给赵嫣拨了个视频过去。

    赵嫣向来有摧毁人忧伤的能力,两人聊了会儿八卦,吐槽了会儿晚上蹦迪时遇到的猥琐男,柳惜很快又嘻嘻哈哈了。

    心情缓和后,柳惜开始做手工。想起送罗奕的那颗陶瓷白豆子笔搁,她用丙烯颜料刷了颗新的彩色豆子。

    这几盒丙烯是她去年从罗奕那儿顺过来的。制作颜料的品牌商经常会送罗奕画材画具,她顺的心安理得。

    罗奕以前看不上她做的手工,她送的笔搁他向来嫌丑不肯用。这回上课,他竟然用了她人生第一次做的笔搁。

    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呢。他每次惹了她,都会用自己的方式求和。

    柳惜通常并不能领悟到他的用心。

    唉

    柳惜把涂好的豆子扔进了垃圾桶里,想着,那些旧情绪也该扔一扔了。

    -

    洗完澡后,柳惜窝在床上看邮件,医生发来的一大堆资料里,她很快找到重点。她知道自己记性不好,又把这些重点一个字一个字敲在手机备忘录里。

    她的备忘录里存了很多很多东西,她不是文艺青年,文字表达不清楚感受,于是用一堆符号来表示。

    难过是云朵,开心是太阳,想念是气球,失望是魔鬼只有她自己看得懂。

    跟在罗奕两个字后面的总是云朵和魔鬼

    窗外迎来电闪雷鸣,鬼天气像极了她刚回国的那一天。她爬起来去关窗,一阵强风迎面吹过来,她又咳嗽起来。

    惜惜旁边阳台上的人叫了她一声。声音很柔和,带着试探。

    这人像是站在那里很久了。

    柳惜的记忆里,罗奕只有当着长辈们的面才会这样叫她。她佯装没有听见,关了窗,藏进被子里。

    罗奕看见她关了灯,回到房间里找到手机,给了她发了条微信。他从她朋友那儿得知她扭伤了脚,这会儿心情有些许复杂。

    她身体是真的不好,骨骼容易受伤,皮肤容易过敏,就连咳嗽这种小毛病也总是根治不了。可她偏偏又爱折腾。

    罗奕当然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那天她穿着橘粉色的大衣,大概是发着低烧,脸红彤彤的,是真像颗桃子。

    可惜,桃子太甜了。他从小就怕腻。

    柳惜从里到外都不是罗奕喜欢的类型。不喜欢一个人当然没有错,错的是,他们偏偏又成了这辈子都分割不开的亲人。

    柳惜不一会儿就回复了他的消息拒绝看医生。整天生你气不利于身心健康,我还想多活两年,姑且原谅你吧,晚安。